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青铜火炮出产

第一百二十五章 青铜火炮出产

  吴大鹏天天训练二十个半大小子和二百个挑选出来的杂役厢兵,以期能让他们快速成军。

  六名时空走私者谁也没有军事经验,但是,就算有了军事经验也没有用,谁有见过这样的奇怪组合?所以,任谁来都是新手,摸索着来吧。

  但是好在大家可以商量着来,甚至,二十个半大小子还有过一些实战经验,可以提出自己的见解。

  先前在大家商量的时候,吴大鹏说:“我们的核心力量除了自己外,就是那二十个半大小子……第二力量是那两百个外围人员,所以他们的忠诚度和能力是安全问题的关键!”

  万士达这时也是刚刚从深山里找矿回来,他说:“二十个半大小子没有问题,关键在外围人员……不如这样,把他们的服饰都改成和半大小子们一样。”

  大家一下子明白了,服装的统一性,往往会让个体人员的行动、思想和习惯产生某种共性,不要小瞧制服的力量。

  这是一个好办法!

  宋子强说:“只有二十个火绳枪手,人也太少,把我们库存的火绳枪都拿出来吧,组织成一百个,我们走后才放心……”

  大家也能理解现状,于是在围绕以火绳枪手为核心的所谓阵法上商量了一下,最后搞出了一个一百个火绳枪手,三十个弓箭手,三十个刀牌手,六十个长枪手的组合,他们称之为一个连。

  这种组合的好处在于,他们可以根据河岸战、海战、丛林战的不同要求,随时拆开或者重新组合。

  宋子强还提议要增加一个掷弹兵兵种!

  大家一想,历史上确实有过这个兵种,但是它后来不怎么流行了,就一定有不适合的原因。

  宋子强当时说:“不用新增人员……让刀牌手兼职,在他们抡刀上阵之前,还有一段距离呢。炸/弹我来搞,能够保证安全的,多练一练手,肯定能增加准确性。”

  嗯,这个可行,先不说进攻……比如要是守卫战,甚至于是船战上,弄不好都有用处。

  万士达想了想也只能说:“在海上开弓射箭都难……掷弹也难,总体上,这个时空还是以跳帮战为主的,所以也许真有用处。”

  至于他们将要铸成的两门青铜火炮,他们准备先是以炮台为主,将要在河口修一个军事要塞,那时不再以竹木建筑为主,而是一种要塞式的堡垒建筑群。

  现在看来,危险主要来自海上了,所以,守住河口,就守住了这里。

  宋子强又说:“那帮半大小子们都是我们辛辛苦苦培养的,就算是先军政策,也不能全从军吧?”

  王德发说:“这样,半工半军吧,军事上咱也是二把刀水平,从科技上帮助他们提高水平,补上短板吧。”

  吴大鹏笑了,说:“确实是二把刀水平,但是呢,这个时空的水平更烂……咱又不去平原和鞑靼拼刀子,顶住他们骑兵,但是,叫他们来两个死一对的能力肯定能有!”

  说到这里大家都是信心满满的,安全感,从来都是自己建设出的,谁也给不了!

  接下来的军训任务开始半正规化了。

  火绳枪手,长枪手都必须学会走齐,这是第一步……掷弹兵先自己找石头练膂力去。

  弓箭手,人家根本没有用别人操心,他们几十个人自己找地方练了。

  大家的热情都是高涨!

  这里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都加月薪了。

  现在,六名时空走私者还感到欣慰的是,这个厢兵制的好处之一就是抹杀了特性,加强了共性。

  他们中出力干力气活的和会一些手艺的,他们之间没有一点不平衡的感觉。

  大家都是十贯纸钞,没有人挑的……

  但是,六名时空走私者们也知道,一但建设开发进入到更高层次了,那么可能特别的要求就出来了。

  所以,他们要慢慢地做好针对不同情况都要有快速反应的准备。

  站在历史的高度来看待这些古人,他们内心里也确实是有优越感。

  但是自认为是有才华的胡镇北铁匠一点也不服气宋子强的安排。

  他说:“为何不让某去铸青铜火炮?某可是铸过大钟的……”

  宋子强这时正和他在一样,加紧打造火绳枪。

  他们把所有的家底都拿出来了,包括先前的在红河溪打造的,不过一百余枝。这个没有办法,好铁,他们暂时是不缺少的,铁匠也有几十个了,只是活计还是太多,单单一个打造劳动工具,就费了他们不少的时间,有时候还要派出人去到上工地维修,上次鞑靼水军偷袭时,胡镇北铁匠就去了工地。

  当时,那些工匠们被宋子强责骂了后,驾着小船去抓鞑靼跳河的战兵,果然那些水里的战兵没有人敢反抗,他们去的那些人也没有人受伤……所以先前的害怕可真有一些那个啥了。

  再加上他们看到了宋子强船首的威武,工匠们个个都对他更尊重了。

  只有胡镇北不服气,他认为自己是没有遇到,遇到了,怕是比宋主家还英勇!

  宋子强没有稀得搭理他,只是决定在临走前必须多准备出四五十枝来,以防有意外。

  宋子强和胡镇北铁匠都在裹着铁棍,悠悠地打着一根枪管,他们手里的铁锤子都有一种节奏感。

  宋子强说:“铸青铜是一个细致活儿……再说了,现在打造火绳枪才是最紧急的事情,要分轻轻重……”

  胡镇北铁匠这时却叹了口气,说:“真想还能抽上你的烟卷……可惜没有了。”

  这个没有办法,他们也没有想到在大宋的时空下也能有烟鬼,几根就能上瘾,带少了。

  不过,他们带了烟草的种子,在临安县城那里有种的,在八道河也有种的,再等几个月吧。

  这个时候,铸青铜炮的工匠来了,非常恭敬地说:“宋船首,我等要起模了……”

  宋子强抬手看看表,别看人家古人没有手表,这时间还卡得很准,正好是浇铸完的十二个小时。

  起模是在铜液冷却后在将外层陶壳震破,直接剥离出来青铜火炮的粗胚体。

  下一步就是要对铸造出来的青铜火炮进行研磨表面,去掉毛刺,然后再把炮筒内简单铣圆,让它更光滑一些。

  最后再简单回火处理一下,增加它的韧性。

  青铜火炮的另一个好处就显示出来了,它不需要进行严格的回火处理,要不然还要专门为它建一个热处理车间……

  宋子强和那个工匠赶紧去看看,胡镇北铁匠也想去,被他制止了……工作时间不能看热闹!

  铸造车间,其实就是离他们铁匠大棚不远的另一个大竹棚子,原先铸造大铁锅用的。

  现在大铁锅已经够用了,也正在升级呢,开始铸带盖子的铁釜,这是搞化工用的……

  宋子强到了后,命令起模,工匠们开始细心敲碎那陶壳,这时,泛着青黄色的青红铜炮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宋子强蹲在地上查看了一下,发现筒壁还是蛮均匀的,又伸手进去摸了摸,还算光滑,火药室的厚度也不错。

  青铜火炮的又一个好处是,它不会出现突然性的炸膛,而是事先会出现明显的变形,告诉炮手,再要是来一次这样份量的火药,它可就要炸了!

  宋子强开始领着工匠们做后期的处理工作了。

  但是,最后首先完成试炮工作的,却不是青铜火炮。

  先前,万士达进到深山里主要是要找铝土矿,这个是要为加工高强度耐高温的窑体服务的。

  从那面世界带过来的资料,这里和福建的龙岩地区一样,都属于铝士分布带,都是红土型矿床成床区。

  中国现代红土型铝土矿主要形成在低纬度地区,如福建、海南及广东一些地区。

  这些地区天气炎热、雨量充沛,又有易于风化的玄武岩,故能形成现代红土型铝土矿。

  但是不幸运的是,万士达有找到铝士矿,他们不求要按照那面世界的成矿标准,只有有一些就可以了,然而没有……或者有了,也是深埋型的。

  大家只好决定等去福建的龙岩地区弄来一些了,因为那里是难得的露天型铝土矿,就算是道路可能还没有开发出来,但是可以用人背驴驮的。

  万士达回来后也是被鞑靼水军的来袭吓了一跳,这太出意料了。

  他也赶紧投入到军工生产中,马上把木器生产抓起来。

  火绳枪需要的枪托和枪柄都好说,这个可以送来一枝,他们就加工装配一枝。

  床弩也好说,他们通过加工英格兰长弓时发现,同其它硬木类比较,紫杉木也更适用于床弩上,于是他们把紫杉木列为有弦类武器的专用品,其它行业,一律让步。

  现在开始,几个不同的木料干燥窑里可以轮流出来合适的木材了。

  万士达的主要任务是造木炮!

  一开始时,他真吓了一跳,王德发说:“真的,在那面的世界里,在抗战时,还真用过这东西,十发之内吧,绝对没有问题,主要看装药量了。”

  万士达还有是些担心,于是他组织人手开始反复穷举式验证。

  由于一直是小心谨慎试制着,最后在没有伤着一个人的前提下,拿出性价比最好的一个数据。

  材料上他们选了以相思木的中段为炮身,靠近根部的地方为炮筒,利用它的纹理细密而不易变形,很少翘裂的特点。

  制造方法上,采用了剖开后加工炮膛,两片再重新对箍的组合方法。

  宋子强不明白了,你何不直接掏空?想要口径一样也可以啊……

  万士达无奈地说:“试过了,那个装药量没有办法统一……只要多箍几道铁片子,效果是一样的,而且我还可以更容易加工炮膛。”

  选择相思木还有原因就是它极其耐潮而且不怕虫子蛀,虽然木头炮打不了多久的,但是你还是要先存放一批,以备连用吧?

  炮弹好办了,直接用石灰岩质的石弹!

  让石匠雕刻得圆圆的,涂上鲸鱼油,减少与炮膛的磨擦!

  最后定型时要最后试炮了。

  这一天是十天有一次的休息天,围观者甚多,但是都被拦在三十米外。

  万士达同样也给它设计了一种四轮炮车,拉着到了河口,将要冲着河面开炮。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