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人性中的善良与邪恶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人性中的善良与邪恶

  石灰岩的密度一般为93g∕cm3,直径为十二厘米的石灰岩石球的体积约为900cm3,那么他们现在用来测试的石球大约为6公斤。

  6公斤的石球如果以每秒五十米速度飞行,那么它产生的打击力是二分之一的质量乘以速度的平方!

  那么这个打击力是可观的,甚至可以把它用在青铜火炮上。

  对他们来说,铅现在还是一种宝贵的物资,不可以轻易浪费,除非对手来了大型海船。

  万士达让人推着标准型相思木火炮来到了八道河河畔,把它固定好。

  然后万士达调整了一下起落架,他把炮口调整成四十五度,大致看看最大距离能达到多远……毕竟不能一切都靠纸面上的计算。

  他先让人放进红丝绸药包,这个药量是固定量的,他可不想让以后的炮手凭感觉添装黑火/药……

  当用炮杆压实了后,再用力推进用鹿皮包着的石球,感觉差不多后,他用长铁锥子,通过炮眼,在那个红丝绸包上扎了一个眼儿,塞上了引火索,当然,如果这种类型的火炮足够安全的话,到时候就可以用烧红的长铁锥子直接引燃药包!

  点燃引火索后,他带着炮手退到二十米外……“咚”的一声,那木头火炮跳了一下,一发石弹随即飞了出去,虽然肉眼可见,但是仍飞速落到了八道河的左岸上,在那里激起一片沙土!

  噢,围观的人乐了,真没有想到这也可以!

  此物是好武器啊!

  万士达没有理会他们的兴奋,马上认真查了一下充当火药室的尾部位置。

  他看到炮眼的位置有些烧糊了,下一次打个铁嘴?看看最后的极限测试吧……

  整个尾部的木料表面上没有变化,没有任何的裂痕,然后他伸手摸了摸炮膛,有些热了,但是里面没有什么变形之处……

  试射第二炮时,他调低了炮口,看看平射时效果如何。

  他让炮手清除炮筒里面的残渣,这里面有一股皮子烧着的臭味。

  清除干净后,他让人再一次装上石弹。

  这一次发射,那石弹直接打到了河中心,激起了一串长长的水花!

  万士达想,好,这东西对半米到一米厚的海船也许无效,但是对小船或是对海船上的人,打中了,也会是重大的伤亡。

  说到对人员的伤亡效果,还得是霰弹!

  第三发石弹,他稍微调整高了些炮口的角度,又让人装上先前铸好的铁碗托,里面装了简单挑过的,大小差不多的鹅卵石……

  一炮打去,那河中心处,激起了无数的浪花。

  万士达点点头,好样的,别看在空中那一群石子是慢悠悠的,但是只要击中了身体,非死即伤!

  下面是极限测试了,他一直命令要插引火索,那个是他亲手搓成的,绝不会有速燃的现象。

  最后的结果是,足足二十炮后,那一直充当火药室的尾部终于承受不了火药的爆燃了,最后在第二十炮后,破裂了,木头茬子四处迸飞,还好没有伤到人。

  万士达对鲍威队长说:“你看到了什么?”

  鲍威队长这时满脸通红,说:“万主家,若是早有这个……就算来成千上万的人,我们也不怕的!”

  万士达说:“傻孩子,材料的进步,才是人类的进步,不久后你再看青铜炮吧……这个毕竟是暂时用的……”

  鲍威队长争着说:“万主家,也不能说是暂时用的,若是几十门这样的火炮一起打去,用不上连续打上二十次!”

  万士达笑了一下,这个半大小子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呢,但是也不用现在就明白,等看看铜炮再说了。

  黄祖厢首当时一眼都不眨地看完了所有的试炮过程……他当时没有像别人那样表现激动,但是,他的内心里是翻江搅海了。

  在他的脑子里,他一直在研究的所谓阵法,他感觉终于找到真正的方向了!

  火炮,只要有了这种行动自如的火炮,什么长枪短刀、梅花鱼鳞、天罡八卦的,都是白扯了……他在地上用树枝画了画,感觉思路越来越清楚。

  最后,他实在是沉稳不下去了,这个晚上他就去吴大鹏市舶的竹楼了。

  黄祖厢首说:“市舶大人,防海大堤已经建好,先前大人说过,完成这件事情,便是完成了总体上的八成工作……而且一级盐田马上开挖完毕了,至于二级盐田嘛……在下不太通那骡马水泥的用法,派不上什么用场的,不如另让人来做,在下想现在就练一练阵法……此乃大事……”

  吴大鹏市舶一直在看着年轻的黄祖厢首,说:“你先让那个什么娜娜进来,别像是堵我家门口似的!影响多不好……”

  好吧,黄祖厢首召进来娜娜,让她找个地方坐下。

  吴大鹏市舶盯着黄祖厢首的眼睛说:“人才,一个真正的人才他自身需要什么?”

  “当然是才华了!”

  “屁!有才华的坏蛋我看多了……你再说一次。”

  “德字为先!”

  “屁!越强调别人要有德的人,越是缺德之人……再说!”

  “仁义礼智廉耻信……”

  “黄厢首,不如把那个仁字改成人性的人……”

  “……”

  吴大鹏市舶看到他的尴尬后笑了,说:“我说的都是简单的常识,一点也不高深……一个人才,他要在比不上别人时,把自己当人看;在比得上别人时,把别人当人看……”

  黄厢首喘了一口气,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定然……”

  “但是,它要排在第一位才行……比如你能让那个娜娜活下来,我很欣赏,有人性,才是一个人才最重要的……”

  黄祖厢首当时做了一个我受教了的表情,马上说:“在下想说的是……”

  吴大鹏市舶知道他是伪做,马上打断他的话,说:“还有第二条,那就是信,这个要排在第二位的……我们以前达成过协义,一切等你建完盐场再说了……”

  黄祖厢首说:“确有此事,但是事有大小轻重……若是我设想的阵法有用了,不好说市舶大人可以名垂青史的……”

  吴大鹏市舶笑着说:“没有真正的人性文明,没有真正的契约精神,一切历史都会被修正的……名垂青史那就是一个笑话,一切都会有不断的争执,不断的改变……”

  黄祖厢首无语了,他第一次见吴大鹏市舶这样激动……

  “所以,你还是要把你的工作做好做完后,我们再谈其它的,事情重要不重要,还真不能由你来判断……”

  黄祖厢首看他坚决的样子,无奈地转身走了。

  那个娜娜马上小跑着跟上了,一秒钟都不想停留。

  万士达对吴大鹏说:“他的思维都定型了吧,好像很难改变……”

  吴大鹏说:“让时间去说服一切……不过这一阵子,正好要提高鲍威和郭勿语在连队里的权威……”

  万士达一下子明白了吴大鹏的真实用意,想了一下,这样做也对,但是他们两个不过还是半大小子,到时候可能力量上不足的。

  吴大鹏意味深长地说:“怕什么?他们指挥枪炮啊,而这枪炮是我们给的。再说了,眼上这个级别的水平真是太烂了,有了盐场我们就有了氯酸钾……它才是打败黑火/药的杀手……”

  现在,王德发正在教张国安两口子挂电话在用实验室法加工硫酸。

  他们当初带的硫磺虽然已经所剩不多了,但是,由于缴获了一批劣质黑火/药,如果加大用量,还是可以用来开石的,但是可不敢用在火绳枪和火炮上,对别人制造的东西,他们心里没有数。

  实验室法加工硫酸法可行之处在于,可以让张国安对硫酸生产有直观的认识,可以更能理解王德发设计的土法制硫酸。

  早在8世纪,中国道士就能加工出硫酸了。

  最古老的生产方法是用绿矾,也就是硫酸亚铁为原料,放在蒸馏釜中煅烧而制得硫酸。

  所以,古代炼丹士称硫酸为”绿矾油”。

  在煅烧过程中,绿矾发生分解,放出二氧化硫和三氧化硫,其中三氧化硫与水蒸气同时冷凝,便可得到硫酸。

  但是,他们只不过是用它来炼各种可怕的充满想象力的丹丸,而且还给人吃,自称能达到什么功力……这不是有意谋杀,是好心谋杀,因为所有人都相信它有用处。

  王德发直接给设计成接触法生产,一切都是土法上阵。

  具体的思路是在铸铁反应釜里直接燃烧硫磺,生成三氧化硫蒸气后直接通到高架的瓷罐里与水反应……他们没有催化剂,也没有办法保证充量反应,一切都在只明白原理的情况下操作。

  张国安在王德发的指导下,用少量的硫磺试了一下,然后脸色有些发白,说:“不行啊,没有人能受得了这酸雾……”

  王德发说:“没有办法,找不到更好的封闭办法,你到时候安排小流求岛上的那些人来具体加工吧,这个就不要教半大小子们了……”

  那些俘虏都送到小流求岛上了,给了他们劳动工具,然后又给了三天的食物,规定三天来送一次,而且这三天里还要干出相对应的工作,比如开采出鸟粪石,比如烧制石灰,比如照顾原本是由土著种植的花生……土著们则抽调了回来,因为发现他们在加工竹器上还是有一定的能力。

  宋子强担心他们能跑了,比如扎制了木排什么的……

  吴大鹏保证说:“不可能跑掉,土著能扎成竹排跑到平湖本岛偷旱稻,那是有利益的驱动,但是他们无路可逃……乘做木筏子跑回黄岛?就算实现了,他们怎么解释那些鞑靼军官的去处?他们互相不怕有告密者?一个人跑回去?笑谈了,我会让他们把彼此看管得死死的……”

  吴大鹏微微一笑很阴险。

  吴大鹏对他们下了命令说,如果少了一个人,他就选出十人来吊死!

  小流求岛上的负责人还是姚麦……让他找几个助手,并给他们配了几把刀。

  后来果然证明了吴大鹏的判断,他们真的把彼此看管得很紧。

  吴大鹏评价说:“人性中的善良,可以利用;人性中的邪恶,也可以利用。”

  宋子强说:“你真是太坏了……”

  吴大鹏说:“不是坏,我们不是想达到一个坏的结果,这就行。”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