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们不出去打仗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们不出去打仗

  吴大鹏慢慢发现,当二十个半大小子们和那二百个挑出来的队员们服装统一了后,他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特别是那二百个挑出来的队员,他们明显表现出一种新的精神气质,就是他们与这里一般的人不一样的,他们和那些少年小哥们一样,是吴大鹏市舶和船首们的人。

  他们住的地方是和其他人分隔开的,晚上还有人站岗,因为他们开始有军火库了,不适合住大杂院子。

  他们的穿着和其它人不一样,工资也不一样,甚至吃食也不同------这种不一样让他们在平常中面对其他人时,慢慢开始有一种威严感。

  他们的衣服是安静专门设计的,样式是大宋风格和那面世界的风格结合起来了。

  穿着松垮,不利于用火器,所以他们的新式军服是小緬斜领,紧衣袖,紧下摆,裤子也是紧身,但不至于夸张到紧贴腿上了。

  小鹿皮鞋身,鲸鱼皮鞋掌。

  军帽,就直接包头巾了,以后再换!

  当然,这种威严感也是他们在平时军训中得到的。

  他们的训练很艰苦,原因在教官身上。

  吴大鹏对军事的所有理解都来自于电影、电视和小说。

  怎么训练火绳枪队?他真不知道,但是,最起码的他明白,一个是军姿,一个是整齐。

  军姿的作用之一是让军人学会遵守纪律,也能产生一种认同感。

  这个好办,二百二十个人就头顶着砖头练吧,而且要五指并拢紧贴住大腿。

  吴大鹏拿个竹鞭在几排人中间悠悠地走着,看见哪个把背驼了,就是给一鞭子。

  然后就是齐步走,不管横排或竖排都要整齐。

  他没有想到的是,不管是半大小子们还是后来挑出来的人,他们对横竖排整齐要求非常理解,甚至主动要求这样。

  现在连队里的连长鲍威就说:“吴主家,还要多练,特别是举火绳枪时,那枪管要一样齐整才好,那样铅子打出去,才会更齐整!”

  吴大鹏当时没有想到这一点,他装作早就有计划了一样,说:“嗯,我自有安排,现在还不是时候!”

  火绳枪填装子弹是大问题,除了军姿和齐整外,他们就加紧练习这个,然后就是射击。

  吴大鹏自己还不太明白火绳枪的用法呢,他也只能假装是行家里手,监督火绳枪队的练习。

  他都想明白了,不管懂不懂,只要让他们勤练苦练,熟能生巧!

  八道河河畔每天清晨都会发出跑步声,不久后还会再发出火枪声,已经成为这里的新常态了。

  其它的刀牌手、长枪手还有弓箭手,吴大鹏也把他们集中起来了,不再让他们处于散放式训练,这个训练就由黄祖厢首一手抓起来。

  吴大鹏也只能监督,对于冷兵器的使用,他更是一窍不通。

  在黄祖厢首的督工下,八道河盐场的一期工程终于完工了。

  王德发算了一下,这里的盐场一个周期也就能出产个几百吨,一年下来,八千吨没有问题,足够临安城全城人用一年的了。

  但是还不够用的,二期计划里,这要再扩大两倍。

  不过,这里的一期工程把他们所有加工出来的罗马水泥用光了,而且很多地方还是先用木板对付着,到时候再换。

  当海水从闸门口涌进了一级盐田里时,两千多人都欢跳起来了。

  海水滚滚而入,这时,空气中海水特有的咸味更浓了。

  他们没有见过这种分级晾晒制盐的办法,但是,完成了这个所谓的大盐田却实在是让人高兴。

  王德发和张国安都来看看,这里不仅是要挣钱的地方,而且更是一个化工行业的开始。

  张国安说:“我明白这个盐场的建设流程了,以后等罗马水泥再生产一些,我就扩建它。”

  王德发一想到很快要回去了,心里别有一番滋味,说:“这个就不急了,你还是先培养一批合格的盐场工人,先把城堡建起来吧。”

  张国安点点头,总是住大竹寨子,还真不放心呢。

  计划是这样安排的,在他们走后,张国安要建设的城堡是六棱型的,一期要求是能住进五千多户人家,城堡内的各种功能区齐全,城墙不用太高有五米左右就可以了。

  外形是六边形的原因是,他们随时可以扩建。

  这个城堡与其说是主要用来防守,还不如说能让大家都住进砖瓦房子,房子紧凑一些,还能省一些建材。

  它不同与西方主要由巨石垒起的城堡,也不同于东方的县城样子。

  总之它将是一种集合体,怎么适用怎么来,这是特殊时期嘛。

  但是现在不急,准备建材就要好一阵子了。

  张国安一直非常感谢这几个朋友,没有他们的帮助,想要打开这个局面,那真是妄想了。

  一个人的能力绝对不够的!

  张国安说:“发仔,基本差不多了吧?”

  王德发说:“就等着强子那面了------我们的武器都留给你,再加上现在打造的,应该没有问题了------”

  本来回到那面的世界是享受的事情,但是王德发的表情却很复杂。

  大家都是多少年的朋友,明白他心里有事,也不能多问了。

  现在的春耕生产基本完成了,一些田间管理的事情,上点心就行,大宋农民,包括日本农民,都会做。

  当然,安静也要亲自指导他们喷洒用木焦油配制的农药。

  有关农药,还要插一句,安静还领着她的女生们用铁锅,调了一下石灰和硫磺比例,精心熬制了一些石硫合剂。

  安静知道石硫合剂是一种广谱杀虫、杀螨、杀菌剂,对防治作物炭疽病、穿孔病、缩叶病、白、粉病、黑痘病以及红蜘蛛、介壳虫等都有很好的效果。

  同时,石硫合剂是无机农药,具有药效长、成本低的优点,既杀虫又杀菌,而且其中所含的硫和钙还是作物所需营养元素------

  安静还给了兽医一些,说这个可以治疗牲畜身上的皮肤病,那兽医用了,果然有用。

  但是医疗保障船上的医生也来讨药,安静医生没有敢给。

  那医生说:“牲畜可用,人亦可用------”

  安静想了半天,只好给了一竹筒调成浓度低的石硫合剂,后来也没有见到出什么问题。

  王德发心情复杂,宋子强现在却眉开眼笑,真的,可算要回去了。

  他在试射完两门青铜炮后,表示自己的任务完成了。

  青铜火炮的试射更是震惊了全体大宋人!

  它装的**更多,自然发射的石弹更远了,足足有三百米!

  其直射时,一发石弹直接将八道河河对岸上插的一排木板中的几块打得粉碎,碎木四飞,气势惊人!

  当然,宋子强也明白,那都是两厘米厚的松木板,谁也不会用它来造船身,就是图个气势!

  发射霰弹时,那些石子也把那一排木板打得七零八落!

  他们没有舍得试用铅弹,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不行。

  铸铁炮弹也可以,但是还要精磨,还要防锈,暂时也不用了。

  当时张国安拍着巴掌表示感谢,有这两样,他在这里就绝对能保证了安全。

  宋子强反而不急了,说:“等着,我再给你弄个杀器出来!这个更简单!”

  他精心铸了一个木柄手榴/弹的铸铁壳,铁壳的表面是三十二瓣的。

  他对大家拍着胸脯表示,绝不会一炸两瓣的!

  这个木柄手榴/弹最后装填了足足100克的黑火/药,全重差点到了七百克!

  这好像比67式木柄手榴/弹还重啊!

  “没有事吧,我们只是防守------从高处往低处扔,省事!”宋子强当时笑着说,“这个一般的黑火/药的爆速约500米/秒,爆轰气体体积是280厘米/克,产生的爆热是3015千焦/千克------所以,一百克呢,不同寻常。”

  试验一下吧,大家用木板围了一个三米直径的圈子,然后点燃了引火索跑开了。

  大家在躲藏时,张国安问道:“要是敌人捡了起来,再丢回来怎么办?!”

  宋子强想了想,说:“没有办法了,只能晚一点投过去------再说了,他们只要是第一次见过这玩意,肯定不会用!”

  这时,轰的一声,真炸响了------那些木板子,有倒地的,也有站在原地颤动的。

  大家围过去一看,还真有几个洞穿的眼子,也有扎进板子里的碎片。

  王德发摇头说:“67式木柄手榴/弹里才38克梯恩弟,伤亡半径就是七米了------**还是远远比不了啊。”

  宋子强不服气了,说:“你说用来防守有用不?”

  大家只能同意这一点,以后就叫它防守式手榴/弹了。

  最后,王德发建议说:“以后制取出氯酸钾后,填加一些威力就更大了!”

  正好,大家就把它叫做进攻式手榴/弹了。

  盐场的建成是八道河地区的一个新发端,但是黄祖厢首则认为这其实是自己的新开始。

  那一天晚上,他又跑到吴大鹏市舶的竹楼里了。

  两人借着鲸油灯的光亮商谈了很久,那个跟腚虫娜娜,自己在那里打盹呢。

  黄祖厢首在白纸上像是用树枝一样用铅笔给吴大鹏画来画去的,说明自己的阵法。

  有了相思木火炮和青铜火炮后,这家伙顿时更有办法了,一会说火炮置于阵前如何,置于阵后和两边又如何,火炮如何推进,各个兵种如何配合,又如何跟进,又对应了什么天上的星宿,暗合了阴阳五行的运行!

  总之,说了一大堆。

  但是吴大鹏市舶一句话差点没有噎死他。

  吴大鹏市舶风轻云淡地说:“我们不出去打仗,就是守住八道河口,这就是咱的家了------”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