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临行之前有交待(一)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临行之前有交待(一)

  黄祖厢首不得不听从吴大鹏市舶的安排,他要把那些刀牌手、弓箭手和长枪手好好训练一下,目标是在可能的阵战中能保护了火绳枪队。

  他其实也发现了火绳枪队的不足,就是在填装铅子时他们的速度太慢了------其实他看到了吴大鹏市舶们的武器,那是神器啊!

  但是吴大鹏市舶却摇头说:“不能指望那东西------殷地安国离这里太远了,再说那里还不让往外运,我们只能越用越少------”

  黄祖厢首表示理解,无论是哪里,也不会让这样的神器任意外运。

  他只好去老老实实地训练了。

  因为有训练的明确目的,他还设计了几套阵法,让长枪手和刀牌手能护住火绳枪队。

  他对所谓的英格兰长弓本来不感兴趣,但一看到所需要的材料极为简单,几天就能制成一把,便又感兴趣了。

  他找到了吴大鹏市舶,要求组成一个弓箭社团,要不然弓箭制成那样多也无用。

  吴大鹏市舶马上想起来了,大宋的民间现在仍有喜欢结社组团的行为!

  这个时候就是写诗的,蹴鞠的,甚至是杀猪的也喜欢聚在一起,起个名字啥的。

  当然后来的鞑靼人绝对不喜欢他们这样,一切都要以他们为中心嘛,才给严禁了。

  吴大鹏市舶公开这样组织武装力量,他一点也不担心。

  在大宋皇室南渡后,在金蒙入侵与内乱频仍的局面下,为消除外患、巩固政局,宋廷承认地方武力的地位,并积极团结、整和民间武装力量。

  这有是别于中央正规军的地方武力。

  它们分为两类,一类是由地方官员筹措财源、枪械、招募当地民众,加以组织训练的地方军,如广东摧锋军、福建左翼军、湖南飞虎军等。

  另一类就是由地方民众自筹财源、枪械,组织而成的地方自卫武力,如镇抚使、两淮山水寨、茶商武力等。

  所以,他们这些武力不算啥,黄祖厢首还能主动为他们献计献策。

  吴大鹏市舶马上赞同地说:“好,好,不如建两个,一个是火绳枪手社团,一个是弓箭手社团------连队里的人不加入,全是业余爱好者,让他们在业余时间里也有个好快活处。

  我们提供十几枝火绳枪和几十把弓箭,提供专门的地方,让专人负责!”

  黄祖厢首说:“某去办吧,------可不可以再弄个火炮社团?”

  吴大鹏市舶马上说:“不行,现在搞它就太危险了------每个月我们会组织一次比赛,奖励前三名钱钞!”

  黄祖厢首高兴了,说:“甚好,甚好!”

  他对火绳枪情有独钟,他认为这种武器好用,连大水鹿都能一枪毙命!

  他也试图研究出一个什么阵法来,结果去的鲍威商谈时,人家鲍威早都开始动手安排了。

  很简单,就是五轮连射。

  一开始时大家跟不上这个节奏,场面有些乱了。

  鲍威第一个想到了吴大鹏,跑去问怎么办。

  吴大鹏这个时候严肃地摇摇头,说:“你是这支连队的连长,你说的话在连队里就是命令,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不过需要什么物资倒可以找我。”

  鲍威连长没有想到吴主家这们回答,只好练吧。

  一时间他们的靶场枪声大作。

  火绳枪有一个缺点,就是枪筒壁上挂铅严重,不出十发后,就必须要刮掉。

  每当这个时候,原先的半大小子们就喜欢围坐在一起,一边刮着铅,一边商量着火绳枪的事情。

  在七嘴八舌中,大家也有了办法,那就是增加瞄举时间,每一排的排首喊“废尔”时,都要在心中默念五个数。

  鲍威连长高兴了,说:“甚好,虽然主家说是概率问题,但是准确一些定有好处!”

  黄祖厢首看见了这支火绳枪队走马灯一样的换着队型,举枪瞄准。

  他们面前三十步开外,并排立了二十根大木桩子,那木桩子上还扎上了干草,捆绑成人形!

  他们一次二十发子弹打去,十之六七的木桩子都在颤动!

  第一个轮次时,一百个人都能顺利开枪,因为他们这时枪中皆有子弹,但是第二轮次行进过半时,又有些乱了,几个火绳枪手没有跟上,正在那慌乱!

  黄祖厢首这时已经看明白了,他大喝道:“休要惊慌,直接到后排去再装子弹!”

  这样,虽然有时一排有十几个人,有时有二十多个人,但是,这枪阵却没有停下枪声------

  后来,鲍威连长也明白了,何必一定要一排二十个人?跟不上的,自动跑到后面去就可以了。

  鲍威和黄祖厢首还交上了朋友了。

  吴大鹏看见那些半大小慢慢成了连队里的绝对力量后,便不管他们了,只要练下去,无论是身体还是技战术,都会越来越成熟,而且,他们同样还要上课,也还要指挥工匠们和杂役厢兵们做活。

  在他们集中力量完成了春耕,盐场建设后,下一步的工作将会是更加琐碎而又全面的,这个可能和另外四个时空穿越者关系不大了,需要张国安两口子自己来解决了。

  张国安和安静两口子对于那面的世界毫无流恋之处,这个大家能理解。

  这一天晚上他们在一起吃了一顿饭,还喝了点三十度左右的御酒。

  它是赵家人赏赐的,不要白不要。

  宋子强从来都是自认为他的行业是最重要的行业,他首先就给大家看了一份账单,那上面全是关于他主持的几个行业的成绩。

  宋子强说:

  “国安,你现在有全世界最先进的木材加工厂和相应的技术人员,别的不用说,就是弓箭一项,你的生产能力就是相同规模作坊的二十倍!

  你不要小瞧这个,不管是你卖,还是打架,不要钱一样的洒出去,就这个时空,你的战斗能力想不强也不行!

  关键是你能标准化的生产和加工。

  机加工这一项,更不用提了,不管这个时空还有没有火炮,咱的青铜火炮就是最好用的,你也看到了,来敌人了你就用火炮轰他!

  木头炮也上,能找到这里的,估计规模也不能太大了------

  但是好铁不多了,我们走了后,你还得再去和大宋的赵家人要些货------”

  吴大鹏这个时候插嘴说:“这样的生意不能断,贾似道那个老家伙还有十二年的蹦跶劲儿,你呢,还要从侧面帮助他蹦跶欢一点儿!也不知道给他的技术,他能不能用这个做文章?”

  王德发说:“肯定能!我们也调查了,十几年前的鄂州保卫战真的是他带人打的,只要他有过做战的经历,不是嘴炮,他一定能看明白!弄不好啊,他还能趁机扩大自己在军队里的影响力呢!”

  吴大鹏说:“肯定会了。他现在正和吕文德吕氏军氏集团走的近,不太搭理李庭芝这样的将军。

  我建议国安,你侧面还要帮助一下李庭芝------也别让贾似道一个人把好处都占了,让大宋的军队里面实力上平衡一下。”

  大家这时都认为有道理。

  现在,李庭芝正在扬州。时空走私者们选中他是因为他一是够聪明,接受能力强,二是他对大宋确实是够忠诚。

  当然,这一些都是从历史资料上找的,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死于国难。

  据说了,李庭芝出生的时候,在他家的屋梁上生长有灵芝,同乡里人聚集观看,以为是生男孩的吉祥之兆,于是以它作为名字。

  他少年时特别聪颖,每天能诵读数千个字,而其智慧知识常常出于长者、老者之上。

  有一年王旻任随州知州,李庭芝当时十八岁,告诉他的各位叔、伯与父亲说:“王旻贪残而不抚恤下属,下属多有怨言,随州一定会出祸乱,请把家迁徙到德安避祸。”

  他的叔、伯与父亲勉强听他的话举家迁徙,迁后不到十天,王旻果然被他的部曲挟持着发动叛乱,随州民众死的很多。

  现在,李庭芝正在淮南,镇守扬州,但是如果没有时空走私者的干涉,几年后,这里会出现一场人间的惨剧。

  不过也许没有了。

  李庭芝初到扬州的时候,扬州刚刚遭受水灾,房屋全被烧毁,扬州本来是依靠盐业获得利益,而制盐亭户大多逃走,公私盐业都很萧条。

  李庭芝全部贷给民众所负的欠款,借钱给他们修房子,房子做成后又免除了他们所借的钱,共一年,官府民居都修好了。

  开凿运河四十里到金沙、余庆盐场,以节省车费运输。

  同时还疏浚其他运河,放免亭户负盐二百多万。

  产盐户民众没有车运的劳苦,又能够免除所负的盐债,逃出去的人都跑回来了,这时候的盐业之利正在迅速兴盛,所以,如果张国安将来卖盐,这里也可以是一个倾销点。

  李庭芝现在还正在大搞城建。

  比如那个城内的平山能鸟瞰扬州城,先前元兵至时,就构筑望楼在其上,摆开车弩以箭射城中,扬州城苦不堪言。

  李庭芝于是就修筑了更高大的城墙,同时又募集汴京以南的流民二万多人充实城中的人口,有诏令命为武锐军。

  同时又大修学校,教以《诗》、《书》,做俎豆,与士大夫们修行习射之礼。郡中发生水旱灾荒,即命令打开官库,库藏不足就以自己的私人财产来赈济灾民。扬州的民众感恩戴德,敬之如父母。

  吴大鹏说:“国安,适当的时候,你把黄祖这个小子推荐给他吧------不过现在,他还要多给我们出力。”

  张国安说:“还要明晰与大宋的关系吗?”

  吴大鹏严肃地说:“当然,我们是我们的人,他们是赵家的人,流求之地是我们开发的,所有权还是我们的,至于他们先前的帮助,也是有求与我们,再说了,或许我们的帮助还更大呢!”

  张国安想了一下,说:“那这里的人算是哪里的人?”

  吴大鹏想都不想地说:“让老百姓用脚选择呗,多简单的事情,不用翻墙。”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