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临行之前有交待(二)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临行之前有交待(二)

  万士达接着对张国安两口子说:“那种刀鱼船,我给改动了一下,你还需要让工匠们再生产出来十几条,那种船在河海里都通用。”

  万士达说自己只是改动了一下,也许是谦虚了。

  他其实改动了很大。

  他大胆地给这种刀鱼船加上了三角形纵帆和可以提升的尾舵,以期它在可以划行的时候,又可以借助上海风的力量,改变原先只是人力划动的方式。

  这种船只需要两个人操纵,一次可以运送二十五个人,在全顺境中,可以有每小时十五海里的航速,特别适合近海航行。

  而且因为它操纵简单,甚至可以用来训练水手。

  万士达一直有一个梦想,他能建起自己的一支大型帆船队,那上面要有舒适的环境,良好的设备条件,不为别的,只为能周游世界,看到哪里景色优美,就停下来玩几天,没有任何为生存而发愁的烦恼------这才是人的生活!

  好吧,回到了那面的世界,他肯定有钱了------但是呢,二十多年的青春又都不在了!

  宋子强还好心安慰过他呢,说:“知足吧,那些白蹲监狱十几年的,才赔了多少钱?咱们就当白蹲监狱了------好多亿啊!”

  万士达当时能说什么?一声长叹。

  万士达还给张国安留下了一支这个世界最专业的捕鲸船。

  前不久他们又捕到了一头座头鲸,几头鲨鱼。

  这是让八道河的人们非常高兴的事情,也许是有人看中了它的肉和油,但是在万士达看来,他们捕鲸的手法是否成熟更重要!

  单单就是这些捕鲸手们,就可以产出这个基地一大半的肉食品了。

  所有关于饥荒的可能性都降低了。

  当然,那鲸鱼皮也是重要的军事物资。

  借助碳酸钠,大宋皮匠们把它鞣制的更好,还能割出很多层来。

  这样,它就成了盔甲的重要部分,皮甲衬的原料了。

  或者把大块甲皮用皮条缝缀在一起,这就是一种防护力很强的铠甲了。

  为提高防护能力,再用多层皮革连缀在一起,表面涂漆,以增加耐久性,这就成了合甲。

  其实铠甲材料最好是使用皮革,因此皮革铠甲的使用年代久远,即使后来出现了金属铠甲,但是由于皮甲轻便、价廉,所以在现在的时空仍被普遍使用。

  大宋急需要这原料,而八道河地区一时间还用不了这么多,所以正好可以用来交换。

  万士达说:“我们走后,你加大捕鲸的力度,再组织几次大型的围猎,再存些鹿皮、鹿筋和鹿茸。我估计现在大海里的鲸鱼可能有上千万头了,流求岛上的水鹿也有几百万头了。”

  张国安说:“这是个好办法,等到出第二批次盐的时候,我就组织人手回去一趟------”

  吴大鹏笑着说:“要不说咱们还是没有经验啊,带少了家禽,也叫人多带一些。

  还有红水溪那里种的一些植物,可能都要成熟了,也要去取回来。”

  张国安和安静两个人听着朋友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嘱咐,心里充满着温暖。

  这就是友情。

  大家最后商量了一下水晶球的事情。

  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要从那面的世界带几千个水晶球过来,太浪费能源了。

  在现在的历史时空下,意大利地区已经开始批量生产玻璃了。

  大约在3000多年前,一艘欧洲腓尼基人的商船,满载着晶体矿物“天然苏打”,航行在地中海沿岸的贝鲁斯河上。

  由于海水落潮,商船搁浅了,于是船员们纷纷登上沙滩。

  有的船员还抬来大锅,搬来木柴,并用几块“天然苏打”作为大锅的支架,在沙滩上做起饭来。

  船员们吃完饭,潮水开始上涨了。他们正准备收拾一下登船继续航行时,突然有人高喊:“大家快来看啊,锅下面的沙地上有一些晶莹明亮、闪闪发光的东西!”

  船员们把这些闪烁光芒的东西,带到船上仔细研究起来。他们发现,这些亮晶晶的东西上粘有一些石英砂和融化的天然苏打。原来,这些闪光的东西,是他们做饭时用来做锅的支架的天然苏打,在火焰的作用下,与沙滩上的石英砂发生化学反应而产生的物质,这就是最早的玻璃。

  后来腓尼基人把石英砂和天然苏打和在一起,然后用一种特制的炉子熔化,制成玻璃球,使腓尼基人发了一笔大财。

  现在,意大利的玻璃工匠都被送到一个孤岛上,他们终生生产玻璃,终生不能离开。

  中国早在商代时就能生产琉璃,但是那不是玻璃,只能称之玻璃体,那时古人还没有能力达到一千五百度以上的高温,后来能达到了,但是又没有人想到用在烧制玻璃上。

  烧制玻璃的碳酸钠他们有了,石英和石灰石也容易准备。

  宋子强说:“大家都没有从事过烧制玻璃这个行业,反正也不急,坩埚窑我给你建好了,畜力风箱我也给你建好了,压制水晶球的模具我也给你制成了。

  相关烧制玻璃的各种资料手提电脑里都有,慢慢摸索吧,有的是机会。”

  王德发有些担心地说:“国安可能很不容易,千万不要心急。”

  宋子强说:“总比意大利孤岛上那些工匠的水平强吧?!”

  王德发说:“现在的玻璃都是绿色的,我们带了磁铁,是应该比他们水平更高-----流求的北部地区这里还有硫化锰矿,你到时候找一找,烧制成二氧化锰也可以调色。”

  吴大鹏这时笑了,喝了一大口酒,说:“不要担心颜色,就是绿色的我看也可以,特色嘛,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大家这时候情绪好了一些,还拼了一下酒。

  他们最后定下来三天以后出发回到那面的世界,什么时候再回来玩就不知道了。

  最后这三天,大家抓起时间多干一点活儿,好让朋友能把这里建得更好。

  现在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建材的加工生产。

  罗马式水泥窑、白灰窑、砖瓦窑都在扩建,甚至河滩上筛沙子的沙堆,都一天天地长高!

  吴大鹏对所有说:“今年入冬前全都住上砖瓦房!等过两年,一人三百亩高产田,一人一头牛!没有老婆的,一人一个!有老婆的,接过来天天吃肉吃米!”

  这是大家商量的结果,人均三百亩田对于这个时空来说,太容易了,这只不过是一种奖励手段罢了。

  一人一头牛也好办,养牛场他们是必须要建的。

  一人一个老婆也好办,他们准备去高丽那里看看,日本那里也看看,用皮革,海盐,鲸鱼肉换呗。

  吴大鹏把连队的全体成员都集中了,告诉了他们,自己将要和其它三位船首回殷地安国办大事情,大约要两年后回来,现在要他们一切听从张国安船首的命令。

  吴大鹏满意地看到二十个半大小子们露出伤感的表情,嗯,这还是对我有感情的。

  但是他发现黄祖副连长却面露喜色,这小子对自己有仇?

  吴大鹏私下里对黄祖副连长说:“我看你听说我回去后,两年后才回来,你挺高兴?”

  黄祖副连长笑着说:“是啊,你一定会带来更多神奇的物件------两年,不算何事。”

  吴大鹏点点头,这个时空对一次是两年的行程不当回事情。

  “好好在张国安手下做,到时候,我回来了,定要你再见见世面!”

  黄祖副连长咧着大嘴笑了。

  他的跟屁虫娜娜也在远处笑了,好像是能听到他们说了什么一样。

  吴大鹏又招来鲍威连长,细细叮嘱了他,他拍了拍这个半大小子的肩,几个月下来,身体又壮实了。

  鲍威连长说:“我们都跟吴主家去看看殷地安国可否?”

  “不行,道路太险恶了------好好在这里听张主家的,说不好他能在这里建成一个殷地安国!”

  “真的能?!”

  吴大鹏认真地说:“只要一切听张主家的,一定能行。”

  最后,他又背着手,看着他们操练起来,动作越来越熟练了。

  万士达找到了蔡二郎船长。

  蔡二郎船长现在正高兴呢,前几日他和水手们又打上来一条大鲸鱼!

  那鱼身子不比万士达船首打上来的小,足有二百多石了,他心里正核计着三年以后,自己要不要组织人手,自己来干这一行,别的不说了,光是那鲸鱼一身出产的油料就能卖出好价钱!

  万士达船首找到他,让他想办法组织出成一个专业的捕鲸队。

  万士达船首说:“不同于其他捕鱼的人员,就是专门要抓捕鲸鱼的水手!”

  蔡二郎船长挠着头说:“万船首,若是打得多了,如何能食用了?怕是连腌制也腌制不过来吧?”

  万士达船首说:“腌制不过来就熏制,还制不过来就沤肥来肥田!总之,要让以它的皮子为重!”

  蔡二郎船长一下子明白了,这是看中了它身上的皮子啊。

  他马上拱手道:“在下明白了,若是再配上一门捕鲸炮,就更方便了。”

  万士达船首点点头同意了,远比捕鲸炮更难的青铜火炮都铸成了,若是改成青铜捕鲸炮,一定更容易。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