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临行之前有交待(三)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临行之前有交待(三)

  就在一个平平常常的夜晚,四个人离开了这面的世界,他们选择回去了。

  除了张国安和安静两个人,没有人看到吴大鹏市舶等四个人是怎么走的,这在八道河地区的人们心里增加了一种神秘感。

  张国安笑着对二十个半大小子们说:“这是一种能力,只有殷地安国的人才会的------”

  鲍威说:“我们何时能会?吴主家说过,只是我们好好学习,我们也会成为新殷地安国的人------”

  张国安认真地点头认可,说:“是的,只要认真学习,你们从里到外都会变成新殷地安国的人!”

  二十个半大小子高兴了,他们还要加紧军训,这是吴主家临走时吩咐的

  其实,张国安和安静夫妻现在心里有一些失落,他们不是因为选择留下来,而是因为四个朋友离开他们了。

  他们现在感觉这个八道河口大寨子好像空荡一半了。

  两个人在这个基地里四处走了走。

  他们种下的几千亩水田、旱田长势良好,特别是那个他们带过来的优质高产稻种,这不是杂交品种,亩产也不会高得离谱。

  张国安当初选它就是看中它能在六十日内成熟,而且味道还好。

  杂交水稻的味道,他们实在是吃得够够的。

  在旱田中,他们看到那地瓜、土豆和木薯都长势旺盛!

  两个人心里舒服一些了,这个世界上三大薯类只要一起出现,饥荒就不太可能有了。

  至于木薯嘛,他们带的是无毒型的种子。

  他们带的玉米种子也是优质品种,也是可以留种的。

  那几百株的玉米在微风中轻轻摆动,自有它们的快乐。

  至于一些蔬菜种植,张国安交给了日本农民,他们远比东非黑人有耐心。

  东非黑人则安排到山上种黄麻去了。

  他们在山区里找到了黄麻,这个在流求岛上很常见,于是就在山坡上开了地,让那些东非黑人去山区找黄麻植株,然后挖回来种上,这样有利于集中施肥。

  安静走着走着,便对张国安说:“国安,你看,什么都挺好的,没有变化啊,我再也不随身带手枪了,死沉死沉的。”

  带手枪是张国安要求的,他现在也感觉到有些多余了,不管是哪里,同往常没有什么变化。

  吴大鹏在临走时,让他们小心民变,看来是多余了。

  只要温饱能解决了,只要按时发工钱,想让他们有民变都是扯蛋的事情。

  张国安说:“小心一点也好,你不带就不带吧!”

  但是他会一直带的,他知道安静本来就不喜欢枪。

  那么下一步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建筑城堡了。

  张国安召来工匠们一同商讨。

  泥水工匠们对着张国安船首的所谓图纸大发议论。

  “张船首,这城墙内的房子为何大多是连在一起的两层楼?”

  张国安船首说:“节省建材,增加强度。”

  泥水工匠们马上明白了,节省建材是肯定的了,增加强度也是一定的了。

  来流求这段时间,他们就感觉到地下震过了几次,吴大鹏市舶当时说过,这不是什么巨鱼翻身,就是普通的地震,人在地面走多了,当然最后会引起大地的震动了------有人信了,也有人不信,但是增加房子的强度也是有用处的。

  “张船首,那城墙竟是中空的?或许还矮了甚多------”

  张国安船首说:“我们有预制板技术,不算矮了,我们还有火绳枪和火炮!”

  工匠们一想,这还真是有道理!

  张国安船首让他们用树胶和砂石拌在一起,制造了一个模型,增加立体感觉。

  如果那些工匠们都弄通了,剩下的工作就好办了。

  八道河盐场出盐了。

  张国安马上又跑过去看一看。

  先前,这里的盐工听从王德发船首的安排,当两架风车把一级盐田的盐卤水汲到了二级盐田后,每天都要分成上下午两次,用大竹篱子搅动一下二级盐田。

  据王德发船首说,这样会使盐粒更加均匀、洁白。

  盐工们不懂,但是他们从没有见过船首们说错了的,于是他们就老老实实照做了。

  这一天,他们看到那浅浅地二级盐田里竟然真结出了如黄豆大小的盐粒,而且还是无比的洁白,马上派人飞速地报告给张国安船首!

  张国安船首赶过来了,他看见盐工们正在二级盐池里拖着沉重的大木头扒子,一点一点收集着盐粒。

  他感觉那就是那面世界里的所谓洗盐的水平,用来腌制咸菜倒是不错。

  盐工们反倒是乐坏了,他们把盐推成一堆后,纷纷尝了一粒,大叫着,全是好盐,全是好盐啊!

  他们拿来竹筐,用木铲装了运到岸上,让大家观看。

  张国安船首弯腰拿起一粒,舔了一下,咸度够了,还是有一些苦。

  于是他想起计划里的精盐制法了。

  他们准备用煎熬法来加工。

  煎熬法就是将饱和的原盐水先漂洗过滤泥沙等杂质后,分别加入碳酸钠和氢氧化钠以沉淀物的形式去除镁、钙离子,然后再送入煎熬锅内蒸煮成精盐。

  至于氢氧化钠想得到也很简单,用石灰乳和碳酸钠溶液制取就成了。

  那个方程式一眼就能看明白:ca(oh)2+na2co3=caco3↓+2naoh。

  这个精盐制造过程就是这样简单,但是恐怕这个大宋的皇帝现在都在吃那种土盐吧?

  所以,古代的菜肴他们并没有感觉如何好吃,盐不好,白瞎了天然食材了。

  张国安决定还是按照朋友们设计的计划办,一部分出卖那种粗粒盐,一部分用精盐来换高档货物。

  宋子强临走时已经给他留下了大小十来个反应釜,好吧,最大的也就比铁锅大一些,还带盖子,虽然已经经过精心打磨了,但是密封效果还不算好!

  宋子强当时脸有些红,说:“不怪我,这反应釜体积太大了,小一些的我敢保证精密度,太大的,就精铸设备来说,要求太高了。

  如果,你实在想要完全密封,也有办法,你可以让工匠用锡铅给你灌封上,我留了一道槽!想打开,再烧化呗------”

  张国安当然只能表示感谢了,总比用大铁锅方便吧?!

  而且那个大反应釜内有刻度,最起码不用称水的重量了。

  张国安让人投放了一百公斤的水,命令一个盐工烧开它,然后称出三十九公斤的粗粒盐,告诉盐工一会水开了后,就投放这些盐,一点也不能多,一点也不能少------因为水在一百度时,粗盐的溶解度为39,当然,这个不必要对盐工们讲,照做就成了。

  他自己则去制备氢氧化钠了。

  他让人给他送来一公斤生石灰,然后让人用三公斤的水搅拌好,然后制成石灰浆。

  用500克的碳酸钠兑上一公斤的水,小火加温,碳酸钠在水温是四十度时,溶解度为50,所以一会儿就全部溶解了。

  这个时候,他自己动手,轻轻把碳酸钠溶液倒入石灰浆中,然后反复搅拌,最后澄清后,可以观察到明显分为三层,沉淀层,渣水混合层,清水层。

  他小心把清水层舀出来,称重为一千一百克,然后再向里面洒了一些碳酸钠,发现没有沉淀产生,感觉差不多了。

  这时候再用一张ph纸测了一下,蓝色的,大约ph值大约十二左右。

  他带着一罐子氢氧化钠溶液来到了那个大型反应釜,见那个盐工正在用力搅拌,整个大竹棚子热气腾腾的,水开了。

  那个盐工见他来了,说:“张船首,这盐刚刚溶尽了------”

  张国安满意地点头,说:“好,停了火吧!”

  另一个盐工马上把反应釜下的火压死,关上了火门。

  等蒸汽刚刚散尽,他轻轻把氢氧化钠溶液轻轻洒入了盐水中,这时,又让那个盐工搅拌。

  不一会,那个盐工喊道:“怪事,怎么只有这一点点盐出来?!”

  张国安明白那是钙离子和镁离子的沉淀物。

  他说:“再搅拌一会儿!”

  又过了一会儿,那人说:“不好了样,还是不多的!”

  这时,张国安估计是反应完毕了,他开始探头看了看,果然能在反应釜底部看到有积淀物,貌似食盐,而且不太多。

  他又让人把这些盐水舀到铁锅里,然后再进行煎煮,千万不能碰到那个沉淀物,甚至底层的盐水弃用了------

  这样出产的盐可能称为精盐了。

  张国安看到那两个盐工再品尝盐时,都呆住了,这果然是精盐啊!

  张国安尝了尝,果然好多了,没有苦涩之味了------或者还有一点点,尝不出来罢了。

  两个盐工说:“张船首,这盐给您单独用吧!”

  “我哪能用了这样多的盐,这样吧,我让大家都尝到精盐的滋味。”

  说完话,张国安让人称了一下那盐的重量,然后按照一比一百份的比例,重新融化成水,然后去给那些工地上的人们喝!

  这其时就是当成夏天工作时用来解渴的盐水了,可惜没有糖,但是不急的,以后会有的。

  但是两个盐工不知道这些,还以为是让所有人尝一下精盐呢,还有点小感动。

  张国安没有搭理他们两个,他正想办法把这个加工精盐的过程好好设计一下,现在这样加工,有些费事了。

  很快,全八道河基地的人都喝到了精盐水,纷纷表示感谢张国安船首的好心。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