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三十章 游牧与围猎

第一百三十章 游牧与围猎

  这个时空的水热条件确实非常好,中国大陆北方大草原的水草茂密。

  这是一个适合游牧民族大发展的时期。

  鞑靼人的势力不断地在增强着,张国安知道,再有两年,他们就开始向着南方伸出了魔爪。

  实力增强的标志之一,就是他们最有利的做战武器,马匹在不断地增加着。

  马不仅是他们的武器,而且马的奶也是他们在作战期间的粮食。

  最重要的一点他们从来都是采用就食于敌的方式。

  前文说过,这种只破坏不建设的好处是,他们有了大量的随从军,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的,鞑靼人已经唤起他们身上的恶来了,只能跟着鞑靼人走下去,只能去抢,去杀人,要不活不下去。

  这也许这就是极少数鞑靼人可以领导几千万人,如果四大汗国加起来差不多有几亿人的原因了。

  但是,无论再怎么喜欢运动,最终还是要静止下来,现在鞑靼强盗集团就在北方休生养息,不管是大头领忽必烈也好,还是平章阿合马也好,都努力在让整个集团恢复元气。

  他与自家弟弟争夺头领位置的大战,与北方境内的不合做分子的做战,确实耗费了许多元气。

  最重要的是先前南下的抢劫行动,没有太成功,想勒索一下小流氓一样的贾似道吧,那个家伙还不上当,啥也没有给!

  其实六名时空走私者还真心探讨过,如果这个时候大宋对鞑靼人施行对辽、对金的办法,能不能避开灭亡?

  讨论的结果是不能。

  第一,鞑靼人不是汉族,他们看到了辽和金的下场,不可能不吸取教训,所以他们一定要弄死大宋。

  第二,鞑靼人的信念不同于汉族,他们必须抢下去,直到因为自然原因不能抢了,甚至如果没有别人可以抢了,他们就开始抢自己人的!

  所以,大宋无路可逃。

  所以,大宋不管怎么做都不行,他们想抢劫你,借口太多了。

  除非他们实力还不足时,双方还是能平静一下的。

  这个时空的水热条件确实非常好,这才刚入夏,流求岛南部地区的气温就像是盛夏了。

  连续几天,均超过了三十度,还好时常有小雨,要不然真能热死人了。

  张国安在八道河盐田建成了两个个加工车间,都是木板房式的,以后再换成砖瓦的。

  这里一个是氢氧化钠,也就是烧碱加工车间。

  他手把手地把加工氢氧化钠液体的方法教给了三个盐工,让他们自己加工,除了用来煎熬精盐外,多余的氢氧化钠液体就用蒸煮法来加工成固体烧碱,数量少一点没有关系。

  他们现在早就加工出肥皂了,正在八道河地区推广使用。

  由于肥皂的工艺实在太简单了,写的人也太多,这里就不讲了,以后重点放在硝化甘/油,最起码它也是一种治心脏病的药吧?

  当然,张国安还教了一些简单防护的知识,虽然加工烧碱死不了人,而且比在小流求岛上加工硫酸更安全一些,但是,至少要有棉布口罩和棉布手套。

  另一个就是精盐的煎熬车间,专门用张国安的办法加工精盐,一天能出产几百公斤。

  张国安为大家配制的浓度为百分之一的所谓生理盐水,主要用来防暑,但是所有的大宋人都误以为是让大家都尝到精盐,这是一种让大家来分享的举动啊,还都挺开心的。

  但是整个夏天大家都喝这个,后来所有人都养成了习惯了。

  建设工作没有一处是停止的,干得时间长了,是人都烦,好在他们还有业余时间,可以练一练射箭和放一放火绳枪。

  说好一个月后比赛了,他们两个社团就排着队开始比了。

  射箭场地很简单,就在四十步外立着一个稻草人,一人射三箭,中的箭数多者为胜。

  若是有相同箭数的,则再把稻草人向远处挪十步,直到最后决出一二三名来,张国安船首有奖金发。

  火绳枪也是这样,不过是比打椰子壳了,距离上开始要比弓箭近一些,不过是从二十步远开始的。

  他们也时常发生加距离了后,谁都打不中了的情况,又不能有并列,于是他们采用了大宋人最喜欢的解决方式,扑钱!

  张国安见他们认真地抛出铜钱来,而且输赢还都很认命,只能笑而不语。

  大宋人的好赌真是无所不在。

  像这样的比赛场合,场下赌得最凶了。

  就连安静带的那些宫女们也明目张胆地和男人赌。

  这样的比赛场面成了所有人的节日。

  张国安和安静甚至也不得不押上了几手,大家一起高兴嘛。

  有才华的铁匠胡镇北找到他们两个人了,说:“张船首,好铁不多了------”

  铁匠胡镇北现在不太高兴呢,他押自己能得第一名,但是结果连第三都没有得到,本来嘛,火绳枪射击还是有一定运气的。

  他把这个失败的责任推给了火绳枪还是太少了这一点上,本来嘛,所谓的火绳枪社团就那么十几条火绳枪,想练一练的话,好几个人用一把,要等上半天呢!

  原因很简单还是好铁太少了,没法子多多打造!

  事实上,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打造火绳枪的,那射击还能差了?所以,平常嫌人多也不去练习!

  但是好铁确实是开始少了,而且比如铅、锡和铜之物也开始缺了,还要有一些棉麻布。

  他们还需要和大宋作一些交易。

  硫磺,现在不缺了。

  派去流求北部山区的土著回来了,他们人人都背着二十多公斤的硫磺,听他们的描述,这都是火山硫磺,纯度很高的。

  张国安大喜,赶紧让黄祖副连长带着一部分武装力量和劳动力从海上出发去那里,到时候再让土著带队去开挖。

  流求岛处于太平洋版块和亚欧版块的消亡边界,形成初期,此处多火山、地震,地壳活动频繁,地质不稳定。

  每当火山喷发时,会释放大量气体与尘埃还有水蒸气,其中就含有大量二氧化硫,经过长时间的堆积就会形成天然硫磺矿。

  张国安实际上已经把硫磺当成一项重要的交换物资。

  他手里有流求岛北部的硫磺矿地图,比如大屯火山区,龟山岛,甚至是台北河两岸、基隆等地都有。

  但是,如果不是自己出手,由当地的土著就能解决了,岂不是更好?!

  所以,这一次黄祖副连长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还要招募劳工,要是能找到大宋移民更好,就算是土著也可以。

  黄祖副连长对吴大鹏市舶等人的用人方法真心服了。

  他们能让所有人用上自己的力气!

  在他们的眼里,就没有没有用的人------那些行为怪异,说话不清楚,嗑嗑巴巴的土著也能做许多活计,他们能摘捡椰子、编织竹器,甚至能纺织麻布,连烧制黑陶也会。

  张国安别有用心地笑了一下,说:“你还带上一些土著,再去招一些人吧,如果不愿意来就算了,不过你要小心自己-----”

  黄祖副连长当时脸就红了,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不好意思地说:“在下绝不会再犯上次的错误了!”

  本来嘛,谁想到丛林里会有这样大的变化。

  这一次他们可是准备充足了,带了一批人手不说,还有三条船!

  随后,张国安又让鲍威连长带着那帮子半大小们,和剩下的一部分武装力量,再搞一次大型的围猎水鹿的活动!

  张国安对组织这个围猎活动那是大加赞赏的。

  游牧民族,哪怕是半游牧民族,为何在作战上,经常能打败更文明一些的农业民族?

  当然,这里除了马匹和冷兵器时代的原因外,那就是游牧民族在长期的游牧过程中,他们不管是集体放牧,还是集体围猎,都慢慢地形成一种互相配合,遵守命令,随机应变特点,这个都印到他们骨子里了。

  哪怕是在长途迁徙中,他们人人都学会了遵守纪律和适应环境。

  这都是他们的优点。

  当然,无法定居,他们就没有法子建设,只能破坏;也就没有法子进化,只能无限地循环发展。

  至于守信和礼节,那是他们最不需要的,因为天气的变化是最不守信用的,所以依靠天气变化来生活的他们,也不会守信的。

  至于礼节,那个与能生存下来一点关系也没有。

  所以说,当一个社会中,语言变得猥琐而下流时,行为变得野蛮而可怕时,那就是这个社会的生存系统出毛病了。

  张国安坚决支持围猎水鹿的行动,如果渡过眼下建设的瓶颈期,他一定会分批次让所有人都多多参加这样的活动。

  这个时候,流求岛是水鹿的天堂,一时间足够他们捕杀的了。

  而且,现在还有吕宋岛上的大量水鹿在等着他们。

  所以只能等着这一次各项准备工作完成了后,再去和大宋联系一次。

  他们不想直接再找平章贾似道讨要,而是直接以奉献的方式交给他,而且还要他拿出他们需要的回馈。

  张国安知道,平章贾似道还正为巩固自己的专权而与他人拼争呢,送上这一批次军需之物,可以给他加分的。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