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减少以后的杀戮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减少以后的杀戮

  到了1265年的7月份,八道河地区迎来了双抢任务,所有人都要参与抢收和抢种。

  先前,他们从那面的世界只带了一斤的优质的传统水稻种子,育秧后只能种上半亩左右的水田,但是,它却是最早成熟的,因为这种六十日成熟的品种,要比大宋时空的品种早熟一些。

  它的产量让宋人们惊奇,这才半亩就有两石多?!

  张国安说:“这是殷地安国的良种,其实还有产量更高的,但是毫无味道------”

  那个农民又指着远处的玉米说:“那个玉---米也是殷地安国的?”

  “对,还有一些你没有见过的蔬菜都是!”

  那个农民笑了,说:“小的最喜欢那西红柿了,酸甜可口。”

  他们带的蔬菜种子,都在这面的时空发育良好,经过一个轮次的种植,现在基本都可以上了食堂的饭桌。

  大食堂是无奈之举,但是,这种形式对大型集体活动是必须的。

  在双抢时期,这种形式有力的支持了工作。

  由于一直坚持三餐制,所有人的体力都得到了增加,特别是在他们只能以肉食为主菜的情况下,这是他们过去不曾有过的。

  他们的身体由于摄于了大量的蛋白质,确实比过去要好很多。

  或者说,不管是游牧民族还是海洋民族,他们的身体基本上要比农业民族好一些。

  他们一共开垦了三千多亩的水田,在这个时空里,那些水稻成熟了,连续放水晒田,再重新泡田插秧,这可把大家都累坏了,但是人人都是开心的,这一次丰收表明,他们再也没有关于粮食的担忧了。

  还有几百亩的小麦,也一起收割了。

  二十个半大小子还没有从组织了大型围猎的乐趣中走出来,就又一次轮回做以前的事情了。

  他们不得不又在育秧基地里忙碌起来。

  王征相当不满地小声说:“我们是军人啊,吴主家经常这样说------”

  鲍威连长也小声说:“所以我们一切行动听从指挥!”

  王征一时无语,他们只能听从张国安主家的命令。

  在这个炎热的七月里,所有的人都在挥汗如雨,这里也包括张国安和安静两口子。

  他们带头去劳动,却没有一点点做秀感觉。

  因为这一切都是在为他们自己做事,不是为别人,没有大量的粮食,就算手里有大量的鱼干,他们也是总有一丝不安。

  这也许就是农业型民族的常态吧。

  但是,张国安也有办法做一些防暑降温的工作。

  他利用硝酸/钾溶于水时大量吸热的原理来制冰。

  他找了一个背阴的山洞,用罗马式水泥建了几个一个长两米,宽一米,深二十厘米的池子。

  他在池子底部铺上硝酸/钾,然后放上铁锅,先在铁锅里加上水,盖上盖子,最后再让人往池子里注水,直到完全溶解硝酸/钾。

  大约三个小时后,铁锅内可成冰,取出即用。

  硝酸/钾可以再生,最后将溶液用手摇抽水机吸到反应釜内,反复用温火蒸煮,然后再降温结晶重新得到硝酸/钾。

  一日可产冰块数百斤,后来人们把这里叫制冰洞。

  张国安的冰镇生理盐水也许真能帮助大家防暑降温,整个双抢工作结束后,也没有出现几例中暑的。

  当然,他们也会早起干活,中午避开阳光最足的时候。

  黄祖副连长也回来了。

  他找到了硫磺矿,一次就挖了几十吨的硫磺回来,他说,那里所见皆是也。

  张国安非常高兴,他知道,整个流求北部就能有几千万吨的矿藏。

  硫磺矿他是不愁的,实在不行就去硫磺岛,海上两千公里的距离不算啥。

  那岛上全是厚厚的一层,就像是鸟粪石一样,随便挖。

  但是,张国安问过号称去过波斯国的蔡二郞船长,他不知道东方有这样一个始终冒着烟雾的岛屿。

  当时张国安也不在意,算了,以后再说了。

  更让张国安高兴的是,黄祖副连长还带回来了一批人,有意思的是,他们竟然是大宋的人!

  黄祖副连长说:“我对他们说跟我走吧,明年给你们一人三百亩上好的水田,一家一头牛,不比在这里开垦几十亩旱田强?还要防备土著的偷盗?结果他们一听就来了------呵呵!”

  来了能有一百多户人家,张国安高兴的是,他们是一百多户!

  除了自己,也就是说,这个基地开始有以家的形式存在的人口了,这才是真正的开始发展。

  张国安细细地了解了一下,原来他们是从北方逃难时跑到这里来的,大概位置是在一道河和二道河之间的山区,以种旱稻为生,平常也在河里打鱼。

  他们也挖过硫磺,但是由于缺少大型海船,运回大宋有难度。

  先前也安排过人送出去,但是没有了下文,怕是遭了海难。

  所以他们的日子过得很苦,但是也就是能吃上饭------还要抵抗土著们的偷抢!

  张国安对着二十个半大小子们说:“现在我们看到了,没有了集体的力量,个人在这个大自然面前是多么无力啊!”

  鲍威队长真诚地说:“张主家,若是没有我们这些同伴们互相配合,哪里能打到这样多的水鹿?!”

  张德培马上插话,说:“就是,我们分成了几个小队,配合着枪杀,绝对比几个人有用------最后连刀枪棍棒都用上了,一只水鹿都没有逃掉------”

  他们的围猎确实是一个大丰收,几百只水鹿到手了。

  但是,没有想到回来后,他们竟然还要干农活!

  好在那一百多户人家的到来还是解决了一些劳动力的问题。

  这一百多户人家一看到那盐田大棚子下堆得像房子一样的盐堆,当时就乐了,这要是运回大宋去,都是钱钞啊!

  他们早都看到了那些大海船,要是没有这个,他们或许还不会相信黄祖副连长的话------他们实在是让土著们欺负够了!

  在这里,他们当时就不再担心了,因为他们竟然看到还有土著人也在劳动。

  张国安船首给他们安排了竹楼,男的去农田干活,女的去安静的育秧基地做事------至于报酬的事情,先前黄祖副连长的许诺有效,现在呢,一顿三餐也去食堂吃,每一个成年男人的工钱与别人同样,女人减半。

  就这样,当他们的收获进了这批次的粮食,又种下了新的秧苗后,这个双抢时节算是告一段落。

  他们的粮仓也都是竹楼式的,有利于保存。

  张国安决定去一趟大宋了,各种金属都要用光了。

  关于铁矿,宋子强作过计划,他建议张国安直接用铁矿砂。

  在那面的时空里,大概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吧,流求北部溪河里的河床铁砂矿曾经非常有名气。

  日本人在北部地区的各条主要溪流的河床上采用磁选法,生生捞走了三百多万吨的高品位铁矿砂……

  河床铁矿砂经由溪流的冲刷作用,一般含量较天然铁矿品位高。

  最高的品位可以达百分之七十—!

  这算是现在,一些土著就在河滩上捡集铁矿砂,然后进行简单的冶炼,当然那产品的品质可想而知。

  但是,这也算是一种迈向文明的标志了……在那面世界里的考古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当地的土著现在也大都采用这种方法来得到铁器,但是这个产量就不要提了。

  此地的河床铁矿砂一般有两种颜色,黄色的一般是三氧化二铁,黑红色的一般是四氧化三铁。

  在河床、河滩上同河砂相比还是比较好认的。

  捡集河床铁矿砂最好的办法是吸泵吸取,然后磁选,但是,他们没有,只能用木槽重力法。

  用水冲吧,重一些的铁砂自己就沉落下来,相对轻一些的河砂就被冲走了。

  这样的产量低了些,但是总好过没有。

  河床铁矿砂一般都在河口、溪口地区,特别是流求北部的东部沿海。

  这个事情,还是要交给黄祖副连长来解决。

  这个木槽重力法还是需要人力往木槽的顶部来运送河砂,但是他们现在还缺少人力------黄祖副连长出去一趟,竟然没有招到土著,那么这个简单的体力活儿只能让他靠着自己人解决了。

  黄祖副连长听了这个安排直咧嘴,他看着他要运用的高大木槽,说:“张船首,这个木槽一天能选出多少铁矿砂来?!”

  张国安估算了一下说:“最好的结果是一天选出四五吨来,这个得看你找没有找到富矿区。”

  黄祖副连长又咧了咧嘴说:“才这么少啊?!”

  张国安说:“不会的,等你开始干了,我送补给给你时,多送一些木槽给你!”

  黄祖副连长提要求了,说:“那我要用上小流求岛上的俘虏了------”

  “好吧,不能超过一百个------”

  黄祖副连长高兴地说:“当监工也比筛砂子强!”

  小流求岛上的俘虏工作也很重。

  他们现在不停地烧石灰,还要不停地烧制硫酸。

  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换回来他们的补给。

  吴大鹏先前的判断是正确的,他们没有人敢跑,而且还是互相监督。

  张国安还是按照吴大鹏先前的做法,明显对姚麦那一群人的补给要好过其它人。

  这样做的好处是,姚麦更用心了。

  他们这一群人里,由于没有了鞑靼人,汉人成为了主体力量,那些阿拉伯水手又处于最低层了,什么脏活儿、累活儿都是他们做。

  张国安明显看到了小流求岛上形成了上中下三股势力。

  这种结构是最有利于被管理的结构,具有稳定性。

  所以,他还会用提供不同的补给来加强这种结构的稳定性。

  当然,他也可以从中间抽出一部分人,以防止某个层次的人员占绝大多数。

  黄祖副连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人手了,但是张国安还是认真地对他说,一定要想办法让土著们也来干活,只要给正常的报酬。

  一个学会了用劳动来换回报酬的土著,可以带动一个部落;一个部落带动了,可以带动一个地区。

  这样,一定会减少以后的杀戮!

  张国安最终还是要再去一趟大宋------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