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谁比谁傻一点?

第一百三十三章 谁比谁傻一点?

  平章贾似道对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说:

  “程元凤出生于书香门弟,精通诗词,他也忠诚正直------但是,此人却不是一个好丞相。

  一个好丞相,定要在大是大非上有洞察之力,而不是纠结于旁枝末节。”

  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心里明白,左丞相程元凤确实对在推行公田法的过程中,一些恶吏趁机敲诈勒索的事情屡屡有过非议,同时还恶毒攻击在军队中的打算法,认为正是此法逼反了刘整。

  平章贾似道对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说:

  “做人也是如此,要看到为人的主流,休要提些日常小事情------”

  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心里明白,左丞相程元凤确实经常强调为官者以德为先,慎独为正,这里有影射之意。

  平章贾似道对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说:

  “为官者只知反对,却从无建树,可乎?若是说些虚无飘渺之语,只会做表面文章,天下之人,谁人不会?

  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心里明白,左丞相程元凤先前在升任右丞相兼枢密使时,提出过"进贤、爱民、备边、守法、谨微,审令"12字方针作为施政纲领。

  而先前为地方官时成就不过尔尔。

  平章贾似道对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说:

  “有人自称以进贤为首命,然而其所举荐之人,无不是外表彬彬有礼,写得一手道德文章,然而为官之能力,呵呵,都是泛泛之徒,怎可能与老夫相比?!”

  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心里明白,程元凤左丞相确实举荐过几十名道德君子,但是无一人有善政之名。

  相反,平章贾似道所举荐之人却屡屡有所建树。

  远的是李庭芝。

  当年平章贾似道镇守京湖,李庭芝起初担任制置司参议,后来,平章贾似道担任京湖宣抚使,留李庭芝暂时任扬州知州。

  不久,李庭芝在鄂州解围战中表现出色,平章贾似道极力向宋理宗推荐李庭芝,于是夺情让他主管两淮制置司事。

  现在,朝廷百官无不对扬州的管理大加赞赏。

  近的当然是自己和法可。

  法可所担任的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虽然现在人微言轻,但是直属官家管理,择日外放也是一定的了。

  至于自己嘛,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想了想,自己还是不能过早搅入朝堂上的纷争中。

  陈宜中这时进言说:“平章,某以为可以用丁大全做文章------”

  平章贾似道高兴了,孺子可教也!

  两人低语了起来,定下了借丁大全打倒左丞相程元凤的计策。

  唯有这个办法,才可以保证自己是独相的地位,以利朝政的推行。

  平章贾似道对这个年轻人很满意。

  他高兴地说:“办法真是好,你将来必会是前途无量!”

  陈宜中想了一下说:“平章,在下参劾完毕后,想外放为地方官,好好历练一番------”

  陈宜中考虑到自己如此做事,会在朝廷内积怨太深,而做地方官却有利于自己建立政绩。

  平章贾似道爽快地答应了!年轻人嘛,在外面做地方官来磨堪一番,当然有用。

  丁大全这个人不仅专权自恣而且贪财好色。当年,他任淮西知州时,淮西总领郑羽富甲吴门,丁大全见财起异,欲结交郑羽,郑羽深知丁大全为人,婉言相拒,丁大全恼羞成怒,竟令台臣卓梦卿弹劾郑羽,然后抄其家,吞并了郑家的财产。

  还有一次,他请人为媒为他的儿子丁寿翁求一个当地颇有美名的姑娘为妻,女家应诺。

  后来,丁大全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那位姑娘体若惊鸿,美若西子,竟惊得魂飘魄散,于是决定自己要娶她为妾,把儿子扔到了脑后边,一时为知者所耻笑。

  但是他善于阿谀奉、承结党营私,一路上升官倒是很顺利。

  他自从当上权相之后,无寸功所建,倒是在1259年时,鞑靼军队攻打鄂州,中外震动,当边关报急的文书传到朝廷时,他却隐而不报,以致战事日益转向不利,鞑靼元帅兀良哈得由云南入交趾,从邕州攻广西破湖南。

  他这时才不得不上报当时还健在的宋理宗。

  宋理宗如梦初醒,不知所措,不得以让贾似道去到前线充当救火大队长。

  贾似道当时解救完危机后,马上回头攻击丁大全。

  他找到监察御史饶虎臣,这是他的一个朋友,指出了丁大全的四大罪状:绝言路、坏人才、竭民力、误边防。

  宋理宗大怒,罢免了丁大全,几经贬官,一直贬到海南岛,早在两年前,乘船落水而死。

  所以说平章贾似道的成就是建立在斗倒了丁大全的基础上。

  现在,当陈谊中提出再借用准备丁大全曾经与左丞相程元凤关系较为密切的事情时,平章贾似道当然高兴了。

  送走了陈谊中后,他又招来好友廖莹中。

  廖莹中,号药洲,邵武人。他在登科后,为贾似道幕下客,曾经官为太府丞、知州,皆不赴。

  醉心于刻书、藏书之业。

  大概在十年后吧,平章贾似道因事得罪,他相从不愿离开。

  一日与贾似道一起痛饮,悲歌雨注,五更归舍后,其留下遗言,服毒自杀

  平章贾似道现在找他,是为了编辑《福华编》的事情。

  现在他需要用此文歌颂自己于抗蒙军时的英勇事迹,好给自己加分。

  平章贾似道对自己的好友说:“编著《福华编》,可以宣告天下,那鞑靼大军不过尔尔,以激励人心,你看如何?”

  廖莹中没有接这句话,却直接说:“平章,某发现一件好事!所刻之书,若是用油墨和杂泥并用金香麝调和后,印制的书籍便会纸宝墨光,赏心悦目!

  真是大好事情!”

  平章贾似道一时无语,这是一个真正的书痴啊------

  他耐心听完廖莹中说的一些印书事情后,廖莹中方才兴冲冲地走了。

  平章贾似道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海外行商在等自己。

  他又派人召来他。

  张国安正等得心急,妈蛋的,古人架子也这样大?!

  但是,这贾府的下人们倒是对他极为客气,各种茶汤轮流奉上,各种茶点也一一摆上。

  张国安喝着茶汤时,这才想来,朋友们在计划中漏了炒茶的安排。

  这时,他回想着一些炒茶的方式,也想着把茶苗引进流求大岛。

  在流求大岛,由于垂直气温差的原因,这里可以适合各种植物的种植,只是一个产量高低的问题。

  他心中思考着茶的问题,这时间就快了。

  很快一个童仆便带他去平章贾似道的书房。

  先前吴大鹏进来过,回去后和大家大赞那墙壁上的古画,还说这个老家伙别的舍得,这些古画他倒是不舍得。

  张国安进来一看,果真如此,虽然他不懂得水墨画的欣赏,凭感觉,就发现那些画一定是好画。

  两人坐好后,先谈了谈为大宋祈福做法的事情。

  张国安大致说他们现在已经摆好了法阵,不日就将开始做法。但是,水晶球是吸引天地之精华,万物之灵气而成,极难在短时间内修炼出来的,还请平章不要心急而催促。

  平章贾似道表示完全理解,如此精华之物岂能在短期内成形?

  不急不急,有何难处尽可开口,听闻那里是瘴疫横行之地,人烟罕至,你们能在那里立足也相当不容易了。

  张国安拱手道:“有劳平章牵挂,在下给大宋带了些特产,不妨让平章看看------”

  说完他从袖筒里掏出一份礼单来,递给了他。

  平章贾似道开始时以为不过是一些山珍海味之物,但是,打开一看,眼睛直了,说:“哦,你那里竟能有煎盐之利?!”

  张国安笑而不语,点头认可。

  平章贾似道站了起来,在地上背手走了走,他想,这是一笔海外巨利啊,若是做大一些,不能不说是增加了收入。

  平章贾似道忽然停住了身子,说:“若是某再给你派出些盐工,你可能会更多出盐?”

  张国安也站了起来,拱手道:“当然可以------”

  平章贾似道说:“那产出后如何分成?”

  说完他感觉张国安站起来后身材过于高大,于是连忙示意让他入座。

  两人重新坐好后,张国安说:“那流求之地毫无人烟,是我等开发出来,若是大宋有意,不如这样分配,我等要五成,大宋要四成,阁下要一成------”

  平章贾似道笑了一下,这个海外行商果然有眼色,如此也可以。

  正好可以送出一些冗兵,又增加了财政收入------自己嘛,也是有好处的。

  平章贾似道断定此人不知道我大宋的现状,却会以为占了我等的便宜,呵呵。

  他接下来对张国安更加温和了,说:

  “某看你那里多是进奉些军用之物,甚好。

  硫璜和硝,还有那皮子和弓箭,这里是有多少,要多少,大宋不会亏待了你的。”

  张国安说:“那粮种和腌肉也是军资之物------”

  “此话怎讲?”

  “那粮种原是殷地安国的粮种,一亩水田,若是种植得法,可出产五六石!那腌肉------”

  平章贾似道这一次跳了起来,说:“等等,你说可以出产多少?!”

  张国安也认真地说:“若是按照我的方式来种植,亩产可在五石到六石之间!”

  “足下有甚秘法?”

  “不算密法,不过是一些常识之事,我已经让人写出了。”

  张国安说完话,递上一张纸,这是让黄祖副连长写的,这小子毛笔字相当好。

  平章贾似道曾经在1258年担任两淮宣抚大使,他当时主要职任为护边、屯垦、招徕。

  工作成绩相当不错,由此也才升任顺利,他当然知道良种的作用了,也知道一些水稻种植之法。

  他匆匆看完那纸上的办法,嗯,不算出奇,只不过要多加肥料。

  平章贾似道心里感叹了一句,啊呀,这才是祥瑞之物,老夫今年真是走运-----

  他又问道:“那腌肉有何出奇?”

  张国安说:“如果装入木桶,保持干燥,可放百年不坏------”

  平章贾似道呵呵笑了,那还能吃嘛?

  但是他没有说出这话来,说:“甚好,甚好,都是好物件!”

  张国安心里笑了,想,古人啊,真是不知道人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东西吗?给点甜头,就照着我的路子走了。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