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都有意外之喜

第一百三十四章 都有意外之喜

  张国安随手又递上一份单子,这是他需要大宋提供的物资。

  平章贾似道看到丝绸、棉布和麻布时不以为意,感觉这很正常,他们那里现在没有办法出产这个。

  他只是好奇地问了一句,说:“你们要几十担粮花做甚,还要不同地区的?”

  张国安能说自己想做硝化棉和赛璐珞吗?

  说了他也不会懂。

  决定硝化棉能否试制成功的关键之处在于棉花的含氮量的高低。

  如果棉花含氮量过低只好去做成赛璐珞或配制油漆了,含氮量高的才有可能制成硝化棉式发射药。

  在那面世界的市场上,你不可能买到含氮量大于百分之十的棉花,但是在大宋的时空里可以,只不过他需要一样一样的试验,所以才需要多一些地区所产的棉花。

  棉花嘛,哪个地方的不一样?所以老贾的好奇是有道理的。

  硝化棉是一种白色的纤维状物质,物理性质与棉花基本相同,它的爆炸威力比**大2~3倍,而且爆燃后不留残渣,也不冒烟雾,是个好东西。

  它的制造过程也相对简单,一个浓硫酸,一个浓硝酸的混合溶液,与高氮棉花反应二十分钟就够用了。

  但是这东西不容易保存!

  只要温度超过四十度时它就能自燃自爆!

  所以,张国安只能考虑先用时,先生产,总不能只有黑火/药开矿,效率低的令人发指!

  张国安还想把硝花棉改成单基式发射药,如有必要,把双基发射药也弄出来!

  常规子弹中的发射药按成分一般分两种:单基发射药与双基发射药。

  单基发射药就是硝化棉为能量基的发射药,在乙二醇溶剂作用下将硝化棉溶胀捏合压伸成型,烘除溶剂,用石墨抛出光泽即得产品;双基发射药是以硝化棉和硝化甘/油为能量基的发射药,在水相中用硝化棉吸收**,然后在双辊压延机中压成片,捏合压伸烘干光泽而成。

  乙二醇完全可以用乙醇也就是酒精制作出来!

  用浓硫酸脱水,制成乙烯然后再与氢氧化钠反应就成了------

  所以,张国安要不同地方不同种类的棉花。

  他知道棉花传入大宋,大约有3条不同的途径。

  他根据植物区系结合史料分析,认为棉花是由南北两路向中原传播的。

  南路最早是印度的亚洲棉,经东南亚传入海南岛和两广地区,据史料记载,至少在秦汉时期,之后传入福建、广东、四川等地区。

  第二条途径是由印度经缅甸传入云南,时间大约在秦汉时期。

  第三条途径是非洲棉经西亚传入新疆、河西走廊一带,时间大约在南北朝时期,北路即古籍"西域",大宋时期,棉花传播到长江和黄河流域广大地区,产量已经很高了。

  他只能挨个试一试,这些跟老贾说了也没有用。

  张国安说:“流求中部有山区,山上是苦寒之地,所以需要棉衣------”

  平章贾似道叹道:“那里真是------真是艰苦之地啊!”

  张国安叹息道:“为了大宋的国运,我的朋友们都是在‘云深不知处’的深山里做阵法------”

  平章贾似道深为感动,他看到那单子上还有好铁、铜料、锡、铅之物,对这些他一点也不奇怪。

  他突然说:“你漏了一项啊------那些厢兵们的口粮,你怎么没有算?哪里要你养活大宋的厢兵?”

  张国安笑了笑说:“现在,我们那里基本可以自给自足------”

  “不可,不可,这是不合法度的-------”

  张国安心里想,还真忘了这回事情,连声说:“不如换成铜料吧!”

  平章贾似道爽快地说:“这样,你要的物资,我加倍给你,口粮还是要给的,别说还加了几千的盐户------”

  几千!

  张国安差点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这老贾真有力度!

  张国安马上拿出两块手表,全是二十四个小时式的,刻着十二个时辰------这是宋子强在网上买的,一块要二百六十八块钱,当时宋子强都一下子买了十块表了,对方还是只包邮费不降价。

  这个手表,他们是准备在关键时候换钱钞或是重要物资的,当然也可以用来贿赂,增加感情。

  四个朋友走的时候,除了带走重要的瓷器和青铜器以及其它文物外,剩下的现代物品都留给了他。

  现在就是用这个东西的时候了。

  张国安说:“此物走时极为准确,上一次弦,可以走十二个时辰!那一块送给大宋官家,这一块送给平章------”

  平章贾似道乐了,他连忙拿过来细看。

  他看见那透明的壳下有三根小针,其中红色的走得快,其它两个看不出来。

  张国安解释说:“红色的是秒针,短粗的是时针,另一个是分针------”

  平章贾似道说:“看那时针,马上就要到申时了?”

  张国安解释说:“对,那分针和秒针你再看它们所指的外面的大圈,现在还差两分钟零十八秒!”

  平章贾似道高兴地戴上了,然后发现那手表带上也有一个小壳------

  张国安解释说:“那是指南针,可以指出南北------”

  张国安这时心里有些后悔,这个表带可以拆下来卖啊。

  平章贾似道惊喜地喊道:“殷地安国果然出神奇的物件!如指南针这样重要之物,竟然能做得这般小!”

  这个不稳重的小老头当时就在书房里转来转去!待看到那小针停稳后果然一直指着南北方向,都乐出声音来了------

  张国安要不怎么后悔呢,这个指南针在现在是海上精密仪器,非是船长不得掌握。

  他下了决定要把其它手表的带子拆下来卖!

  后来吧,这大宋只有两个人带表的,一个是大宋官家带表,另一个是平章贾似道带表,人称“贾带表”。

  接下来,张国安又拿出一个物件来,这个挺大,像个盒子。

  它的外壳是铸铁制成,内外都挂锡,中间是一个铜桶,可以拿下,也可以装到底部的凹洞里立好。

  平章贾似道满是乐趣的看了一遍,觉得不新奇。

  张国安解释说:“这是制冰器,我见天气炎热,便为平章的身体着想制成此物------”

  张国安说完便拿出一包硝酸/钾来,均匀的洒好。

  他说:“看到那个印迹了吗?以后要把硝酸/钾正好洒到那个位置上。”

  他又让人打来清水,先装入铜桶里,在凹洞里立好。

  然后再往里注入清水,肉眼可见那白色的硝酸/钾溶化了。

  他说:“看到那个最高处的印迹了吗?以后洒水到那个位置就正好了。”

  平章贾似道摸着一字胡子,一眼不落地看着张国安的动做。

  他说:“老夫也听闻有用硝石制冰,但是制冰甚少------”

  张国安解释说:“道理是一样的,但是由于纯度不同,结果就不一样了。”

  平章贾似道盯着那铜筒里的水,感觉有些晃动,他有些吃惊。

  张国安解释说:“不用吃惊,这是铜桶热胀冷缩时造成的,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有它的原因,只不过是能不能找到,没有不可理解的现象。”

  平章贾似道摸着一字胡子,微微点头道:“此言有理------”

  这个时候肉眼可见那铜桶里正在结冰!

  平章贾似道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说:“非是你的那种硝--酸--钾可用嘛?”

  张国安想了一下说:

  “除非你有硝酸/铵也可能,剩下的都不行,只能用这个了。

  我送给大宋的硝,全是此物。

  一种设备只能用一种原料,一个问题,也许只能用一个方法解决------”

  平章贾似道摸着一字胡子,微微点头道:“此言亦有理------”

  那铜筒里的水结成了冰块。

  平章贾似道令人去厨房里把冰块打碎,镇上一壶茶汤。

  他正色说:“张大商,可否愿意来助我?”

  张国安说:“不是不愿意,现在为大宋祈福,做阵法最重要。那铁盒里的水不要倒掉,反复用温火加热,然后再降温,那硝酸/钾便全析出,可以反复用!”

  平章贾似道这时频频点头,对,眼下此事最为重要。

  张国安最后说:“我还带了精盐,平章可以分发给诸位大臣。那是盐中精华,绝无苦涩味道,只是加工时费事。”

  -----------------------------------------------------------------

  这个晚上,平章贾似道拿着一些物件直接去见大宋官家赵禥了。

  没有人知道在大宋皇宫的垂拱殿里,两个人商量了什么。

  张国安回到杭州城外的家,这里经常被留在这里的仆人打扫,还是非常干净的。

  他叫仆人喊了外卖,又喝了点酒,就要睡下了。

  别说,和那个老家伙聊天还挺累人,幸好结果还可以。

  只要是正常智商,人还没有完全坏了,合作的好处是可以看明白的。

  这时,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前来拜见!

  张国安想,还有比我急的,我一下船就去拜见贾似道,这个家伙等我刚回家就来拜见我。

  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确实有些急了。

  他的那些工匠不管是如何试制黑火/药,也没有那些海商的好,在白纸上试着烧燃,最后都能把白纸点燃!

  那些工匠们还委屈万分,声称这已经是最好的黑火/药了,药力已经比先前的足了。

  所以,他可能比谁都盼望海商们回来。

  ps:明天正式上架了,会改成一章两千字左右,一天两章。

  编辑建议我写上架感言,我却不想写,原因很简单,订阅从来不是求来的!

  大家在找一本适合自己的书,其实一本书也在找适合自己的读者。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