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让大宋官家有个爱好

第一百三十五章 让大宋官家有个爱好

  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说:“张大商,那黑火/药的药力始终无法提高-------”

  他又说:“这里定是有原因的,某亲眼见过大商们黑火/药的药力,比这高出甚多!”

  他又说:“如此利器,若是只用来守城,某不愿也。”

  张国安看了看他急切的样子,说:“你好学好问是一件好事情,但是,我为什么要给你解决?”

  “------”

  这时,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的脸上有些红了。

  张国安点起了两盏鲸油灯,所以一切表情都看得清楚。

  这还是一个年轻人,有点像黄祖了。

  张国安说:“这世上一切的知识都有来源,没有人可以凭白无故得到------总是以为别人无私的教会你,这对吗?”

  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连忙说:“某来的匆忙,忘记了带些礼物。”

  张国安又气又笑地说:“你以为我要你礼物?错了,我要你改变心态,要先想到给了别人什么------”

  “------”

  张国安说:“比如,你说说你在御前火绳枪营做指挥使的事情吧。”

  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这时马上乐了,说了起来。

  原来,他现在的小日子过得真不错。

  首先他和妻子都搬到御前火绳枪营营房住了,这是禁军专门为他们倒出的一个军营,所以格外宽敞。

  其次,大家的月俸都比别人高一些,所需求的各种军用物件供应充足。

  最后,官家每过几天就来这里视察,还建议他们在节日时要游街表演------

  “好了!”张国安打断了他的话,这个大宋要把火绳枪当成表演的工具啊!

  “你没有过其它想法?比如,扩大规模,上前线守城之类的打算?”

  这语气里有一些指责的味道了。

  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还有些委屈了。说:“当然有过,军器所里专门有工匠开始打造------不日就会送往襄樊两城,这是平章贾似道建议的。”

  张国安缓了一口气,老贾还是偏向吕文德军事集团。

  “那你就不想去前线吗?比如襄樊两城------”

  如果历史不发生改变。那么,三年后,襄阳之战会按时发生。

  自从1251年大宋收复了襄阳后,大宋朝廷对襄阳的战略性开始重视。

  先前宋理宗调拨了大量人力物力,经过十几年的大力经营。襄阳重新成为城高池深兵精粮足的重镇,成为大宋长江中上游的门户和屏壁。

  而且在这十几年中,另外一个军事集团开始成为襄阳防守的主要力量,那就是吕文德集团。

  前文讲过吕文德,虽然史书没有吕文德列传,但是从其他人的列传中可以看出吕文德几乎经历整个宋与鞑靼强盗集团之战的。

  吕文德在与鞑靼大军作战中,往返与四川与湖北各地,在几十年的战斗中,不仅积累经验,也培养了一批家族武装。

  当然。吕文德能够成为在京湖地区重要的军事集团十几年不倒,除了他的军事实力以及军功外,他与贾似道的勾结也是有着重要原因的。

  吕文德上献媚于贾似道,下打击异己,完全完成了在地区军事上的个人独裁。

  这一场是襄阳之战是鞑靼强盗集团颠覆大宋合法政权的一次重要战役,是中国历史上封建王朝更迭的关键一战。

  这次战役,历时近6年,最后以大宋的襄樊失陷而告结束。

  在襄阳之战时,大宋军队巧妙的应用了地形优势,成功的阻止了鞑靼大军的投石兵器的猛烈攻击。

  然而鞑靼大军找到了阿拉伯的兵器专家。改进了投石兵器的攻击距离和准确率,顺利地攻下了樊城,而襄阳苦于后无援兵,内无粮草。最后宣布投降。

  所以,张国安建议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不要有守家之心,要到那里立战功,或者说能让大宋再延续一些时间。

  靠抢劫起家的鞑靼强盗最怕的是时间,当付出的成本大于收益时,或者抢无可抢时。他们自己就会崩溃了。

  至于对付回回炮,一是那个至少还要到七年以后才会出现,二是那个东西根本不当一回事情。

  张国安的建议不是去让他找死,而是确实有利于他在武将领域里发展。

  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却有些迟疑了,他说:“官家怕不会外放某的,每隔几日,他就要让某安排射击表演给他看------已经成为习惯了。”

  张国安马上明白了,这一个是好玩,二个是一种心理依赖,或是寻求安全感?大宋官家赵禥又不是他的学生,他不想去分析其心理。

  但是,这正是一个好机会,因为他想起来《鹿鼎记》中的康熙和韦小宝的关系了,他们两个还真是类似呢。

  张国安笑笑说:“你何不教他射击火绳枪?让他也学着指挥火绳枪队嘛!”

  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说:“有御使劝言,官家不可接近凶器------”

  张国安正色说:“这是什么逻辑?能抵御敌人攻城的武器怎么算是凶器?!”

  法可一时无语。

  张国安知道这个小子太年轻,不明白让大宋官家学会指挥火绳枪营的好处!

  如果官家学会了,感受到乐趣了,会发生什么?

  一定会外放他出去做战,然后把这种做战的成功归于自己身上了。

  甚至可能会发生御驾亲征的事情,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啊,法可,你怎么就看不明白呢?!

  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沉默了一会儿,又高兴地说:“张大商,某借用连弩阵法,设计了一种八段连射之法,待到官家再来之时,某定会让他更加喜欢!”

  张国安一听就明白了,八轮连射!

  大宋的人就是多啊,他想起鲍威连长整天训练的那点人,这和大宋真是无法比较的。

  张国安冷冷一笑,说:“那个什么八段连射哪里是你设计的?那是你官家想到的!”

  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法可哑然无语,过了半天才说:“这是不是有些媚上了?”

  张国安笑了,这算什么媚上?!如果你见过那面世界的做法,你不还得吐啊。

  有那么一个国家的领袖三岁就会开枪,五岁就能开车,精通十几种外语,就是什么行业都会,都能指导------说说吧,你这算是啥媚上?!

  张国安悠悠地说:“你看,你可以和官家一起商议嘛,慢慢引导出来,这不就好了?!大宋官家的态度,基本可以决定一切了,你好好想一想------”

  人要是聪明就是好,容易沟通,他马上明白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