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巧遇沈千千

第一百三十九章 巧遇沈千千

  大宋官家赵禥在临安城外皇庄里的表演让所有人满意。

  那一百公斤的粮种理论上可以育出一百亩水田的秧苗,但是大宋的一亩较小一些,所以足够在皇庄里种上一百一十多亩了。

  大宋官家赵禥象征性的在育秧田里撤了几粒泡过的种子,然后又向上天祈福,一时间锣鼓喧天,彩旗飘舞。

  皇庄里的播种仪式就开始了,十几个穿着新衣,却高挽着袖子和裤腿的农户下到田里开始做活了。

  平章贾似道站在百官的前面,他得意洋洋地对站在自己旁边的左丞相程元凤说:“此时看官家的一举一动,这身体明显要比过去好多了------”

  这是一句吉祥话,但是不能不回应,左丞相程元凤也微笑着说:“正是,老夫也是感觉如此------”

  平章贾似道接着说:“能遇上如此明主,大家要齐心协力,共同来辅佐官家------”

  “呵呵------” 左丞相程元凤说,“这是当然。但是如果有那些败坏朝纲法度之人之事,老夫仍然还要出头,齐心协力是好事,但是不能等同于放纵,平章,你说是不是?”

  平章贾似道此时是一脸的尴尬,只能说:“嘿嘿,那是,那是!”

  这时左丞相程元凤倒是开始平静地捋着他花白的长须,而平章贾似道面上带笑,但是心中又是大恨。

  谢太后看过那些水稻种子,它们颜色比较鲜亮,比较饱满,而且大小一致,一看就是好种子。

  她召来了平章贾似道,说:“平章,那个献良种的海外商人,可予以回报了?”

  平章贾似道说:“他只不过想要一些丝绸棉布之类的事物,某早就一一准备妥当。有劳太后牵挂------那海盐之事,本来某是想给内宫多一些贴补,谁知道-------哎!”

  说完这话,他还为内宫惋惜了一下。

  谢太后说:“老身知道此事。左丞相之言有理,现在大宋钱钞紧张,北方兵灾还未平定,内宫当以节俭为先。”

  平章贾似道知道自己的挑拨离间之计不好使了。

  谢太后又说:“老身在想,若是这个祥瑞皇种真能让普通水田收获翻倍的话。那《公田法》可否做些调整?”

  平章贾似道笑了,谢太后的想法正和自己不谋而合。

  他鼓动官家赵禥如此大张声势地到皇庄里种稻,其目的就是想要通过官家之口,把公田法的标准调高一些。

  这样,官家赵禥貌似成了自己和整个官僚集团的中间调解人!

  但是,其实官家赵禥是完全听从自己劝建的------嘿嘿,这样是最好的结局。

  《公田法》不推行不行啊,现在连内藏库都要空了。

  平章贾似道这时笑着说:“谢太后所言极是!某回去好好想想------”

  谢太后叹了一口气,她望向那些田地里的农户,说:“此良种若是真能让产出翻两倍就好了------”

  她的期盼之情溢于言表。

  平章贾似道也向着那农田望去。这个祥瑞皇种必须是良种,那个张海商没甚理由要骗老夫,就算不是,它也必须是!

  平章贾似道同样要借官家之手,去给那些依了《公田法》的人赐种!

  这些就是平章贾似道利用官家亲手种田的几个手段。

  事实上,他现在也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他的《公田法》现在在其它州府推广不利啊。

  尽管他带头售卖国家了两万亩良田,但是他还是站在了整个官僚体系的对立面。

  可是,不这样如何能解救大宋的财政危机?!

  最后,整个仪式结束了。官家和太后都摆驾回官。

  官家和太后都摆驾回官,就必然要清了临安御街,所有行人都要靠边站。

  张国安也得靠边站,这是人家赵家人的地盘。

  他站在一家店铺的门口。远远的看着所谓的皇驾,正是两辆大四/轮马车!

  他看了心里直想笑。

  现在,这种四轮/大马车,很快就被大宋人改成驴子拉的车了,主要用在城外运输东西。

  只要有用,大宋人是不在意它是东方来的还是西方来的。马上就用了。

  张国安看着那皇驾越来越近了,正想看看他们是如何装饰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卤货的味道,这个味道很熟悉。

  他四处一看,有一个娇小的女孩子,正拎着一篮子卤货站在他的身后。

  他猛然想起来了鲍威和郭勿语在卤货上吃过的亏了!

  哈哈,可能她就是那卖卤货的千千-------果然,她的篮子上贴着千千卤货的纸条。

  张国安笑呵呵地说:“你叫千千吧?”

  沈千千正在想着自己的心情呢,张国安的话吓了她一跳!

  她脱口而出,说:“是啊!”

  接着又马上闭了嘴,对面这个年轻的后生她不认识------

  她警惕地看着张国安说:“你是------”

  张国安笑着说:“输你两次的那两个少年郎,是我的徒弟!”

  沈千千一下子想起那两个可笑的少年郎了,正是他们让自己高兴好些日子的,怎么可能忘了他们?!

  沈千千马上说道:“你是他们的师傅?那他们去哪里了?好些时日都不见了------”

  张国安笑着说:“他们都跟着我去了流求大岛了,在那里玩得很开心。”

  “啊!”沈千千惊讶地说,“你们就是在那小报上说什么海外流求大岛上有硫磺矿的人!?”

  张国安更高兴了,这个小报的消息通道还是很广的,不仅中产阶级能很快知道,市民阶层也能很快知道!

  这几天还真有人去他在东青门外的家里报名呢,他们大多是从北面渡江来临安城里找生活的人家,他们看中了张国安开出的条件,一个是一个月有工钱拿,而且还包吃住,但是人还是少。

  更重要的是,还有大商户也想参与,比如刘钱行首。

  先前,刘钱行首还不高兴呢,说:“张大商,海外有上好的硫磺矿,何必在小报上提到呢?告诉某一个人多好------”

  当时张国安笑了,心里说,你知道那里有多少吗?整个大宋用上五百年都用不了!

  当时张国安说:“那里硫磺矿太多了,几万人开采也是不够的------”

  刘钱行首的眼睛都绿了,如此之多!

  当时,他捋着胡须点头说:“原来如此。几万人,某是没有那能力了。”

  最后,他和张国安敲定了一份合同,他承包一处硫磺矿了,产出他是占七份,张国安是占三份。

  这个时空,大宋不算是缺硫磺,但是此物卖得也快,是畅销货。

  也有其它商家来找张国安,双方也是如此敲定,但是还是太少。

  因为张国安想在流求大岛的北部地区开出一个分基地来,人少了,无法成气候。

  可是如果市民阶层都知道了,那么,再过几天,能全家去流求大岛的人更多。

  所以,这个千千女孩子能说出她也听说过的话,这能不让张国安高兴嘛?(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