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让人失望的拍卖会

第一百四十二章 让人失望的拍卖会

  张国安没有想到过刘钱行首能把一场拍卖会搞成这个大宋样式的,而且听闻了那些段子后,也没有想到这个大宋艺人还真敢讽刺大宋皇帝和官员啊。

  说书的竟然还敢嘲讽?!

  他有些后悔没有去看了,而却是去了人市和人牙子打交道。

  当然,这也没有办法,现在对他来说,人是最重要的。

  所以,他不得不亲自参与这件事情。

  刘钱行首看到主要巨商和大商都来了,而且都是在极其轻松地笑着,这就好,处于快活中的人是大方的。

  接着,他让人往舞台上搬了张桌子,弄了个木槌,站在台上对着大商们把规矩讲了。

  这一次还是一样,这个大宋民族主义者没有邀请任何蕃商或是倭商,好物件,他们也佩有?!

  他讲完后,下面的大商们开始摆弄着那茶桌上的牌子,这物件举一下就是一千贯啊。

  刘钱行首在台上拱手道:“各位大商,某在请柬里说的没有丝毫差异,有请诸位观看实物。”

  这时,三个妙龄少女捧着三个托盘出来了,那白色的绢绸上分别躺着用漆盒装着的手表和指南针,以供众人细看。

  场面顿时又热闹起来。

  刘钱行首在台上捋着胡子高兴地看着这些正在一一细看的大商们。

  他没有采用张国安说的什么事先交费,以防止乱喊的办法。

  他太了解这些大商了,他们到了商谈场合时,无一不是出口成诺,因为这些人都是他挑选出来的,名声不好的,根本不找。

  开始报价了。

  刘钱行首看到大家大多对手表感兴趣,便决定先从手表着手。

  他在台上这时正色说道:“手表一块,底价十万贯!有请诸位报价------”

  这个时候,场面一下子乱了。几乎人人举牌!

  刘钱行道不慌不忙地说:“诸位,现在改变一下,底价二十万贯!”

  这一下子举牌子的人少了。

  二十万贯钱,相当于临安城内二百户中等人家的资产总和了。

  刘钱行首看了看人数。又报出了三十万贯钱的底价。

  这时场面不热闹了,大家都冷静了。

  一个大盐商举起了牌子说:“某来也!”

  刘钱行首举起了木槌子,口中喊道:“三十万贯第一次,三十万贯第二次------”

  duang!这第一块手表属于他了。

  那个大盐商确实是有钱人,属于千万贯级别的巨商。想是别人不敢和他拼抢。

  但是,这不是刘钱行首想要的热闹。

  刘钱行首本来想安排内应来抬价钱的,但是由于这个数额巨大,更为关键的是,他所请的巨商、大商们都是互相熟悉,贸然出现一个内应抬价,这太假了。

  抬价,只能是在小事务上。

  第二块,他直接把底价定在了三十万贯钱上了。

  结果是一个茶商给买走了。

  刘钱行首恍然大悟,原来。他请的这些巨商大商们是互相谦和啊!

  他又学到了一点,下一次最好请一些互相不认识的,最好还是彼此有仇的人参加,那样才能让场面好看,

  第三块的结果也是如此,刘钱行首对此更是加深了认识。

  指南针竟然流拍了!

  刘钱行首大吃一惊,难道自己这个行家里手,竟然也看走了眼!

  一个海商说:“刘行首,此物大有用处,但是那些船长、舟师手中也有类似之物。也可用,若是花上十万贯来买,太不值当了。”

  真正的大商,特别是正道得来的钱钞。不会任性洒出去的。

  又一个海商说:“但是某以为若是一万贯钱,还是值了!”

  刘钱行首看了看那精美的指南针,说:“不可,那物主的底价可比这个高多了------”

  事后,他对张国安说:“初识殷地安国珍宝,老夫心里也是无数的。耽误了张大商的生意,见谅,见谅。

  这手续费用,某是不要的------”

  张国安心里明白,若是不是由于人家能准确的进行顾客定位式找寻,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挣不上这些钱钞的,更别说人家先期还花费了一些呢。

  百分之五,半成的手续费还是要的,别坏了规矩。

  刘钱行首推却不过只得收下,说:“好,老夫正好可以用此钱来办置开矿用具。

  张国安笑笑想,最好多去一些。

  他最近这一段时日收获也是不小的,买下了一百多人不算什么,总数不过万贯。

  关键是他招募了工匠品种较全。

  这里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造船工匠。

  他们先前在杂役厢兵中所用的木匠,打制小船可以,比如刀鱼船。

  但是对大海船,他们也就是能修补的水平,想要造出更大的,都没有经验。

  这也就是为什么,万士达在临走时,只能把大型帆船的资料留给张国安,而无法先期建起真正的造船厂的原因,只能弄个小小的干坞船位,聊以**了。

  所以,他这次来还是以招募造船工匠为主。

  他们先前就想弄出车船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万士达他们就离开了这面的世界。

  早在南宋杨么造/反的时期,他们在洞庭湖里与官府对抗,双方都用大力制造车船。

  那车船用翼轮激水行驶,每一双翼轮贯轴一根,谓之一“车”,轴上设踏板,供人踩踏。

  当时还出现了三四十车的大船。

  车船航行快速,虽然不能用于航海,但是在八道河,甚至其它河里需要啊,若是有了它,在河面上运输那会有多么方便。

  更重要的是,现在他们又发展了车桨并用,又可随时装卸的新技术。

  张国安现在手里没有图纸,也问过工匠,都说见过,但是不会打造。

  现在最大的造船厂是在泉州和广州、明州,但是临安城也有,规模也不小。

  张国安不想找官办的造船厂,他倾向购买一个完整的中小型造船厂,然后整体搬迁到八道河基地。

  这个时空,造一条海船竟然需要几百种材料,张国安根本记不住那么多,他也不想记,买一个造船厂就妥了,让造船工匠或是谁的自己去买,他只要有钱钞就可以了。

  这个时空,大宋民间造船厂的技术是不差的,先前连抗金明将李纲也认为官方船厂打造的海船尚不如私人打造的精致,可见这时候私人造船厂已经成了规模。

  流求大岛的海商从海外归来的事情,很快就在临安城里传遍了。

  最吸引人们眼球的是他们带回的皮子。

  南宋政府规定皮子是十种禁榷物之一,民间不许私下买卖的,全都供为军用。

  但是,民间对这个也有需求,只能以少量的交易存在。

  这一支海船队回来后竟有水手说那海上有鲸鱼,其一只便可顶上几十头牛所出皮子,甚至,那皮子还可以分层剥离!

  这一些,不能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