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造船工匠张老实

第一百四十五章 造船工匠张老实

  张国安接着又忙了几天后,日子就松散下来了。

  去红水溪工业区的仆人很快回来了,他带回来了在那里田地上种的烟草和辣椒。

  张国安看看那辣椒,果然都被晒干了,看来那两个村妇还是很听话的。

  他又看了看那叶子,果然是黄绿色的,看来他很听话,去的时候是坐四轮/大驴车,回来时,是坐了顺流而下的河舟。

  大宋人真是聪明,很快那些在城外拉脚的人都学着用这个了。

  张国安问他:“你是如何采摘烟叶的?”

  那仆人说:“小的听家主的话,先摘上层和中层中变黄绿的,采摘时小心,莫要伤了草茎,然后就快快回来了。”

  “那你告诉那两个村妇烟草以后开花要人工授粉了?”

  “告诉了,让她们拿着毛笔,每朵花都反复轻轻捅一下------”

  张国安想了想那场面,这是简单而粗暴的人工授粉------但是概率上,肯定能有效。

  只要成功一次,一株烟授粉后可挂果160个左右,每个烟果内大概有3000粒种子,这样每株烟可产种子320000粒以上,关键是他在流求大岛那里还有种植,烟草必会在这个大陆上提前出现。

  张国安又想起他的朋友了,心里有些疼,你们在那面的世界还好吗?

  他让那个仆人找来个炭盆,生上炭火,手把手的教他慢慢进行初烤。

  刘钱行首曾经苦苦追问张国安还有没有那种香烟了,急得不行了,还有那个胡铁匠,差不多天天都蹲在烟叶园子里看一会儿。

  这一些烤完了,估计能有十几斤原烟了,再复烤一次,就成了。

  那个牙郎也回来了,他还领着一个怀兜里鼓鼓的老工匠来了。

  先不用说话。张国安看那个老工匠的双手就知道,他一定是干了一辈子粗活,双手粗大,似乎全是茧子。那手指像是松树根一样了,他的脸上是如刀刻一样的皱纹,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那个牙郎说了一下这个老工匠的事情。

  原来,他的老家是山东密州人。在他的爷爷那一辈儿时,他们家族南下逃到了临安城,开始开办了一家小型造船厂,一直在维持中,后来变成了修船厂,接一些当地大船厂看不上的活计,替人家修修补补,听闻有大商有意招募造船的大工匠,便来试一试。

  张国安听了后,心里有些皱眉。这个老工匠看来没有实际造过船啊。

  他客气地问道:“这位大工匠,造大海船可会吗?”

  这个老工匠憨憨地说:“小老儿在那些大船厂人手缺的时候,时常被请去帮忙,会的,会的!”

  然后他慢慢说起来,原来,他爷爷那一辈时,根本没有现在像现在这样流行用图纸或船模,一切造船的数据都要心中有数,一个造船的大工匠便能把一整条船的用料记下来。

  往往是等造好船后。事先准备的木料基本能用完,最多只剩下几块大木板,几根大木柱!

  张国安心里感叹了一声,这只能是常年在造船一线工作中奋战的人。才能积攒下的经验!

  张国安问道:“一条十丈大海船------一般要用多少种材料?”

  这个老工匠憨憨地说:“不算木料和铁钉种类的话,要有三百一十二种------”

  张国安点了点头,这是自己需要的大工匠。

  他又问道:“现在你还不用图纸和船模吗?”

  这个老工匠憨憨地说:“用的。”

  他随手从怀兜里掏出了一个船模,递给了张国安看。

  他介绍说:“这是现在明州最常用的船型。听说有一次因船工降帆不及时,一艘这样的船被卡在了几处礁石间,几个时辰后借着涨潮。方才退了出来。

  因其木料优良并且结构坚固,虽经海浪和暗涌长时间拍击,但并未发现有漏水之现象,那船底上也仅是在两侧不紧要的几处底板杪木让礁石磨花了,其他构件全无损害,外板的拈缝也无裂缝漏水,由此这种船型扬名了。

  小老儿多次上了这种船上查看,便制成了这模型------”

  张国安反复摆弄着这个船模,一边看一边想。

  他看见它的船底是v字形,这是用利于远洋航行;它的船头为尖型,这样的形状可能有利于劈开海浪;船尾为方型,上面还建了三层楼舱,这样的船尾可以具有较大使用空间。

  而且方艉结构确保大多船板不变形,木板的使用寿命可能因此增长,因为大多弧线型船板经弯曲处理,木质变脆,造船大工匠虽然有办法使木板不断裂,但无法确保木质纤维不受损害,弧型船板抗力会大幅减弱。

  张国安又问道:“那你对使用的木料有什么看法?”

  这个老工匠憨憨地说:

  “此船横向内部两侧的抱梁肋骨材料全部要用樟木,船体其他木板用杉木和樟木,少数不紧要处可用松木。

  应粗则粗,应薄则薄,船体横向边缝全部用子母口榫合法连接,然后涂抹上桐油、石灰和麻丝等制成的捻料,如此便可防水了。”

  这是一个合格的造船大工匠!

  张国安当即给他开出了一年一千贯的高薪水。

  这个老工匠一下子呆住了,最好的工匠一年不过四百贯------

  张国安又说:“流求大岛现在绝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艰苦,当然也远远比不上临安城舒适,所以工钱高一些不算啥,你的那个小厂子也折钱卖我吧,跟我走,我保证你有田地,有大房,有钱钞!”

  这个老工匠连连揖手道:“工钱太高了,小老承受不起!”

  那个牙郎红着眼睛说:“张老实,主家的脾气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你就承受了吧。”

  这样,他才忐忑地接受了。

  张国安现在让他去着手准备购买造船所需要的料材,再多招募一些工匠。

  这个老工匠憨憨地说:“不知道主家要准备几艘大海船的料材?一年要打造几艘?”

  张国安想了一下,说:“先买够五艘用的吧------”

  他觉得等到了流求大岛也一定会找到一些替代品,不用什么都靠着临安城。

  张国安解决了这一个任务后,感觉轻松了。

  至于说弄些茶种子的事情就简单了。

  大宋的名茶大多产于高山大川。

  “高山出好茶”的根据除了高山多云雾外,因温差大,漫射光多,日照时间短,湿度大,芽叶持嫩性较强,有利于提高茶叶香气,有好的滋味和嫩度。

  流求大岛的山区里,坡度不大于三十度的山坡有的是,完全可以找到适合的地方。

  张国安有些意淫的想,弄不好,以后全大宋会流行起喝流求青茶呢。(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