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体制内的法可统领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体制内的法可统领

  张国安想,事实上,流求大岛上红壤、黄壤、沙壤土、棕色森林土都有,而且均适宜茶树生长,只要这土壤结构保水性好,通水性良好都能种。

  如果自己在有机化肥和有机农药上下点功夫,将来茶叶的产出一定会很大的。

  大宋人只会用原始级别的肥料。

  他正想轻闲几天,慢慢等着他的两本教材印好后,就准备回去了。

  虽然流求大岛上的二十个半大小子绝对让他放心,但是第一次出岛,时间还是不能过长。

  张国安让牙郎去找一些好的茶种子后,自己正盘算着怎么解决造纸的问题。

  这个时空很怪,大宋文人喜欢日本的纸,日本文人喜欢大宋的纸,两方面的商人就开始玩互换式运输。

  张国安正盘算着呢,御前火绳枪营统领法可又跑来了!

  说是请自己去观看试炮!

  张国安想,一个破配重平衡抛石器,有什么看头?!于是便出言拒绝。

  御前火绳枪营统领法可长揖一躬,急着说:“官家亲手放炮,某担心若有状况,不会应对了!”

  张国安笑了,说:“你之前试过没有?”

  “试过诸多次了------”

  “所以,什么时候放炮的人会有危险了?”

  御前火绳枪营统领法可急了,说:“帮人帮到底,就请张大商去一趟又能如何!”

  好吧,这小子还是比较听话的,那一天,他确实去平章贾似道那里汇报工作了,也老老实实地说是自己发明了这种石炮,甚至还说了,官家经常去他们那里看他们射击表演,有一次说了一句话,提醒了自己,所以他想出了一个阵法。起名为八段轮射法!

  他略一解释,平章贾似道也是带过兵打仗的人,如何能不明白?!

  法可说完这些话时,脸上都红了。

  好在这时候。他脑子里回响着张国安的话。

  “不伤害任何人的谎话,你说一说怕什么!”

  “极权体制内的官场上,哪一个不是在天天说谎话?!”

  “不伤害别人是底线------”

  好吧,法可的脸越来越平静了。

  当时,平章贾似道满面微笑地说:“你是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直隶于官家,以后莫要常来这里,休让别人抓了把柄------”

  他的脸又要红了。

  平章贾似道还是满面微笑地说:“但是,你这是为了大宋献上了军中重器,而且,还能从官家的话中想到新的阵法,足以说明你是青年才俊了,所以老夫心里有数了,呵呵------”

  这是一个可造之才,与监察御史陈宜中是两种人!

  平章贾似道顿时心里有数了。

  年轻的法可可能还是不明白。只要你在领导的心里留下好印象,你就赢了。

  这才是汇报工作的最大作用。

  然后,大宋军器所里的木匠们开始活忙起来了。

  然后,大宋御前火绳枪营得到了官家的亲自指导,加练八段轮射法!

  这时,天气有些热了,但是三百名火绳枪士兵端端正正站在演兵场上,等候大宋官家赵禥的发令。

  他们每一个人都间距一跬步,也就是半步远站好。

  他们手里的火绳都已经点燃了,整支队伍都在冒着缕缕的青烟。

  在他们的前面。同样插着一排铁杆支架,同样是一跬步的间距。

  他们的目标是四十步远的一排排的绑在木桩子上的稻草人,也不知道是怎样想的,还给稻草人戴上了鞑靼军队士兵的帽子。

  大宋官家赵禥原本腊黄的脸上现在有些红润了。他总是出来走动,无形中是一种锻炼了。

  他骄傲地看着面前这一队士兵,对着身边的法可说:“开始吧。”

  指挥使法可高声喝到:“排列队型!”

  三百人排成八队,指挥使法可法可只能安排七队是四十人,一队是二十人的队型。

  他看到自己的士兵排好队后,发出了命令:“八段轮射。开始!”

  整支队伍双手持着火绳枪,整齐地前移了,他们每一排前后间距是一步。

  第一排把火绳枪搭上了枪架,等着命令。

  指挥使法可看到他们做好了准备后,高喊:“废尔!”

  “嘭!”“嘭!”“嘭!”响起了一排枪声!

  大宋官家赵禥却兴奋起来了,他嘴唇微动,学着这个词,废尔------废了尔等?甚是有力了!

  指挥使法可观察了一下子战果,十中六七,有一个还把那鞑靼军帽打掉了!

  还要练啊------

  大宋官家赵禥高兴起来了,大声喝彩,因为他只看到那军帽被打飞了。

  他忽然高喊:“击中兵帽者,御酒一瓶!”

  指挥使法可心里一紧,完了,这和某平日所练不同。

  平日里,他只是要求打到那稻草人身上就行了,现在自己何苦加上一顶鞑靼军帽?!这目标一小,肯定射不中者居多了。

  果然,第二轮只有两人将那军帽打下来。

  大宋官家赵禥哈哈大笑,指挥使法可眉头紧锁,这样可不行啊。

  最后八段轮射阵法连续操练了三个全轮回后,大宋官家赵禥摆摆手道:“八段轮射阵法,枪声不绝,弹如雨下,若是在城墙上守城,天下无人可以靠前,都退下吧,天太热,好生休息。

  指挥使法可心又是一紧,这是要练上五个全轮回,等枪管发热,再换一支火绳枪,看看十个全轮回中,会不会有何不足之处!

  但是,他是大宋官家。

  指挥使法可顿时高喝了一声,让全体士兵解散。

  大宋官家赵禥得意扬扬地回了皇宫,真当是自己指挥的了。

  随后,他派人送来御酒,又坏了指挥使法可不可在军营内饮酒的条例。

  他只能恨恨地把那些得了御酒的“神枪手”赶出军营了,让他们到军营外面去喝了。

  接着大宋官家赵禥还传来旨意,令增加五百人,让指挥使法可亲自去禁军中挑选。

  大宋官家直接把他的官职升为了统领,直接进了一个整级!

  在大宋的体制内,是由吏部负责武官考绩、升迁、差遣等事,吏部尚书左选分掌诸司正副使和大使臣武阶官的考绩铨选,吏部侍郎左选负责小使臣武官和无品阶尉勇的考绩铨选。

  标准分别是,磨勘转补、军功补官和军功双转

  大宋武阶官共有三等七级60阶,武官的升迁官径共是48阶。

  升武官最高阶太尉,还要再加上遥郡官5级、正任官6级,可谓是漫漫之途。

  但是,法可是由官家直接下发特旨,他又是由官家直接指挥,所以升职自然如火箭一样快了,这是封建专制体制内的特色。

  当御前火绳枪营统领法可对张国安有些抱怨官家胡乱挥时,张国安马上正色警告他,说:“不要妄议啊,你总不能吃着体制内的肉,然后砸体制的碗吧?

  什么是体制?体制就是让你讨厌,但是你又离不开的东西。”

  所以,这次军演事关重大,法可统领无论如何也要把张国安带到现场。

  这不,第二天,张国安不得不去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