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精盐和海盐的斗争

第一百四十八章 精盐和海盐的斗争

  这一堆巨大的石球砸出去,张国安不认为是多大的事情,但是却让大宋官家和群臣们心惊肉跳。

  因为他们距离更近,那配重的铅块、铁块,连续砸在地上时,他们感觉地面已经跳了起来。

  要不是大宋官家赵禥经常来这里观看火绳枪射击,都有可能被吓到。

  他当时得意地看着那些文官们被吓得面如土色,说:“诸位爱卿,大家以为此物如何?!”

  大宋官家赵禥都是这样的态度了,大家要是再不会说,那白白经历官场了。

  一时间各种阿谀奉承的声音铺天盖地地响起来了。

  平章贾似道大声说:“陛下为大宋的武备日夜操劳,天下万民皆是知晓,此军中重器已成,不日将运送到襄樊两城------”

  左丞相程元凤说:“不可,此物一出真是地动山摇,大有用处!先安置在临安城城头吧,守护行在为先。”

  好吧,这是政治和道德都正确的事情,平章贾似道一时无语。

  不过,他们还可以再打造的,不是难事。

  大宋有抑武扬文的传统,比较看低武将,也讨厌文官与武将走得过近。

  像平章贾似道这样,总是偏向于吕文德的事情,大家都烦。

  所以,左丞相程元凤让他吃这个瘪,是文官们喜闻乐见的。

  大宋官家赵禥马上站立起来,说:“某亲手试一试!”

  这个时候,所谓的石炮又一次准备就绪了。

  张国安这一次看到了他们是如何操作的了,只见几十个人借用定动滑轮组拉动那个长杆,拉下后绑好,然后再往那粗麻网兜里滚入石球。

  张国安想,大宋人会不会想到抛出爆/炸物?他随即肯定了,因为他们的大宋官家都能想到给它加上轮子,也一定会想到这个办法。

  因为他们有所谓的霹雳球。

  那么,他们会不会把石炮的长杆改成可调支点式的?这样。发射的距离就会有相应的调整了,而且进而诞生了杠杆学,甚至钻研起重力加速度、飞行轨道什么的?

  真有可能啊------

  张国安正在为自己的想象着迷时,人家大宋官家赵禥已经手持宝剑。怒断绳索了。

  这一轮的发射,让所有人都有了心理准备,所以虽然声势仍是惊人,但是不像是第一次那样害怕了。

  大家还都欣赏起那石球飞行的样子了。

  正当群臣兴奋时,平章贾似道大声说:“让陛下赐名此炮为天子炮!”

  还没有等大宋官家赵禥说话。左丞相程元凤又跳出来了,也大声说:“不可,此物虽是军中重器,但是,同样为凶器,如何以天子称谓?”

  好吧,他又赢了。

  关键是左丞相程元凤还乘胜追击,他提到了御前火绳枪营和御前石炮营的所属问题。

  虽然都是赵家人的,但是不能这样乱搞!

  平章贾似道看见官家有些不舍的样子,开始反击了。说:“先前的不算了。今后这两个营所需军费,完全可以从内藏库里出!”

  大宋官家赵禥乐了一下,但是又不解地看着平章贾似道,师臣啊,你也不是不知道内藏库里的数目------

  平章贾似道接着说:“但是先前已经把流求海盐的经营之利让给了户部,那么还有精盐一物呢?此必为内藏库所有!”

  这一次平章贾似道拼了,已经让你们太多了,若是再逼,老子要翻脸了!

  看不出陛下极喜欢这两个营吗?!

  左丞相程元凤一下子想起了那精盐,确实味道鲜美。但是听闻数量极少,流求海盐是它的几十倍了。

  他想了想,也不能把对方逼到死角上,于是便同意了。

  平章贾似道这时在心里奸笑起来了。你个老家伙,你定是以为那精盐所出极少是吧?

  嘿嘿,老夫早就问过张大商了,他说不久之后,产出绝不会少于一日千斤,以后只能更多!

  原来。他一直对文官们把海盐的经营权夺走感到生气,好好的一份生意让他们搅黄了。

  那一天他正吃着家里厨子炖的菜,感觉味道很不错,忽然就想到了精盐这一回事,精盐可不是海盐吧?关键是以后一次能运送多少来,若是像现在这样,一次十石,那就没有意思了。

  平章贾似道着人去问那个张大商,结果,他说下次运来,会和海盐一样多,都会是千石以上的,这就有意思了------他正在想着如何把这个精盐经营抢回来呢,结果对手送上门了,你说这事情能不让人偷着乐嘛?

  但是他的表面仍是一片气愤及心疼之色,让大宋官家赵禥看见了都有一些心疼,这真是好师臣啊,处处为某着想。

  后来,程元凤虽然已经不是左丞相了,但是,他深深后悔自己当初上了大奸臣贾似道的当!

  这天下的流求精盐,竟然能和流求海盐一样多,而且卖得还贵!

  内藏库甚获其利------其实平章贾似道也在后悔呢,他哪里能想到流求海盐出产如此之多,早知,哪里肯会退让半步!

  这是真的,那时候,一开始时,官府向煎盐户以每斤十四文钱收盐,转手卖给盐商七十文钱,盐商再卖到一百文钱------但是流求海盐竟然卖给官府四文钱一斤!

  所以,其利暴矣,所以两个人还都后悔呢。

  话还要说回来。

  双方的互相答应、迁就或是妥协,这都让在场的大臣看见了,谁是一心一意为公,谁是一心媚上讨好,大家都看明白了。

  最后,这件事情就这样子平息了,还是很让大宋官家赵禥高兴,他最怕大臣们吵起来。

  接着大家还要看军演啊。

  在他们争执的时候,几百个辅兵早把场面布置好了。

  这百人一排的齐射效果就出来了,一时间军演场上青烟股股升起,四十步外的稻草人被打的稻草乱飞。

  法可统领一直在用尽全身的力量,不断地举着钢刀高喊:“废尔!”

  对场外围观的大宋群众来说,他们对这样更具有表演性质的军演喜欢的要命,这时他们还是真心希望大宋国强,绝对害怕鞑靼人来统治。

  鞑靼大军夺下城来便屠城,夺了良田便撂荒放马,在北方,他们还抢夺百姓新婚的**权,这一些都是真实的事情。

  每天都有从北方跑到南方的百姓,他们的讲述令人毛骨悚然。

  当然,鞑靼人还没有学会利用五毛党洗地或是天天唱赞歌,他们没有那么高明。

  场外的老百姓一时间欢声雷动。

  老百姓高兴,大宋官家赵禥当然高兴,群臣百官当然更高兴了。

  这样的射击军演,以后要多搞,所有人都一致同意。(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