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别喊打喊杀的

第一百四十九章 别喊打喊杀的

  这一场军演结束后,张国安刚想走,给果大宋官家赵禥也要摆驾回宫,在赵家人的地盘上,他只能等着人家先走了。

  说实话,在这个时空里,靠着这两样武器,再加上大宋的传统项目,守住一座大城应该没有问题。

  张国安对刚才百人队伍的战线射击法,说实话,别说是大宋人了,就是他自己也是感到了一些震撼。

  参加的人员数量只要上来了,无论如何都是有气势的,何况他们竟然开了十轮枪,而且还会借用辅兵的帮助。

  由此看来,他们只是不会优化黑火/药罢了,所以就局限在了突火枪的水平上。

  张国安当然不知道他们大臣之间的争斗,还以为他们全是在赞美大宋官家的英明呢。

  这个时空的文人还是保留了一些文人应有的独立性,原因很简单,大宋对文人是极为宽待的,就算是辞官不做了,也会有一笔不少的退休金,而且,朝廷绝不在这方面打主意。

  同时,在大宋的政治里,还有一个常用术语,叫做“国是”,大体相当于现今所说的某一时期的大计方针。

  这个国是一旦确立,短期里一般不会轻易改动,直到下轮国是再确定。

  所以祖宗家法,实际上是贯穿两宋的坚决不动摇的基本路线;而国是,则是某个特定时期的方针。

  这个“不杀士大夫和言事上书人”,无疑属于大宋的祖宗家法,一直同行于历代的国是里。

  而且这个时期的文人还可以经商,倒没有必要完全把自己和官场上捆绑起来。

  生活无忧,安全无忧,出路也有一些,这样,文人相对来说,独立性就强了。

  这反映到文官身上,也是有一定的独立性。敢于抗上,敢于斗争,甚至是敢于辞职。

  张国安看着那一众人等都走了以后,刚要偷偷溜了。现在,这里根本用不到我嘛。

  谁知道原先那个队将又跑了过来,说:“某家统领请张大商暂留一下,他速速就来!”

  这又是怎么了?

  张国安对那个队将说:“这次军演可有差错?”

  那个队将骄傲地一拱手,说:“绝无差错!”

  也是。就这点东西了,哪里能错?

  不一会,法可统领满面通红地来找张国安了,说:“张大商,大功告成,某请张大商到酒楼里饮酒一番……”

  这时,那个队将悄然而退,真有眼光。

  张国安笑了,想,很好。这小子开始会搞人际关系了。

  法可铳领换了便装,两人到了西湖边上的一家酒楼。

  法可统领待酒菜上足了时,举杯敬酒,说:“某明白,这一番事业,都是拜张大商所赐!”

  张国安一口喝尽了这不足三十度的好酒,说:“见到四轮车的人多了,没有一个如你一般直接来观察……好奇心是最好的师长。”

  法可统领感叹道:“我等年纪上相仿,见识上相差太多了……”

  张国安真心笑了,嗯。年轻真好。

  他说:“见识与年纪有关,也没有关……我见过四五十岁的人还看不懂时事,也见过二三十岁的人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你不仅有好奇心,而且。你还肯钻研。”

  法可统领这时把他请客吃饭的目的说了出来,这小子还是别有用心。

  原来,他又想出来一个阵法来了。

  他设想,可不可以把小型石炮和长枪手,弓、驽箭手混编在一起,可不可以在平原上挑战鞑靼人的骑兵!

  张国安没有说话。而是一直等着他讲完。

  他在酒桌上借着各种餐具摆布起来,什么这配多少火绳枪手,那配多少弓弩箭手和长枪手,鞑靼骑兵远来时进候用小型石炮配以霹雳弹打之,近了用火绳枪和弓、弩箭手打之,若是有再近身一些的骑兵,那么正好出动长枪兵!

  张国安想了想,其实自己也不太明白,他自己在真实情况下,都没有看见过骑兵……不便于评论,他怕说出外行话来。

  但是,在大局观上,他可太有了。

  张国安淡淡地说:“你是想北攻……”

  法可统领一下子激动了,猛然站了起来,说:“雪端平入洛之耻,收复北方失地之愿,哪个志士不是有此大志?!”

  这小子还真激动了,他走到窗户前,扶窗眼望着西湖里美好的景色,双肩还在不停地颤动着。

  此时正是夏天了,西湖上有不少的游船画舫在泛舟,不经意间似乎能听到歌伎的唱歌声……这又是一个美好的季节。

  张国安悠悠地说:“好吧,这是你的志向……但是它你大宋官家的志向吗?它是贾平章的志向吗?它是大宋百姓的志向吗?”

  法可统领一下子呆住了。

  大宋实行的雇佣兵制,加上冗官、冗兵之故,最高时,一年的军费占全年总收入的百分之八十!

  平常年份,也基本没有下过百分之五十。

  如果一个国家有这样高的军费比例,那妥妥的是军国主义国家,必须要不断地扩张才行,但是,他们现在却只能以偏安一隅来形容……

  为什么?因为他们遇上的都是强盗集团!

  强盗集团可以就食于敌,他们不能;

  强盗集团征兵打仗,不给战士工钱。自己抢到了算,他们不能;

  强盗集团可以驱赶良民来蚁附攻城,他们不能;

  还有就是他们有战马这种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所以,张国安绝对相信,这个小子要是站在大街上喊着收复北方失地,也就是愣头青的年轻人能支持他,其他人绝对不可能。

  军费都占用了这样高的水平,才算能守住,你还要主动出战,失复北方失地?!

  恐怕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大宋百姓……多出的军费从谁身上出?!就算打赢了,收了北方失地,对我等有何好处?希望大宋强大,那是希望能保住现在,不是希望你多收税……

  恐怕第二个不答应的就是贾平章……土地上公田法、军队里的打算法还没有进行到一半,这不是添乱嘛?!

  恐怕第三个不答应的就是大宋官家赵禥……他才刚坐稳几天?上下关系全仗着贾平章,若是贾平章说不行,谁也不行!

  张国安心想,你再喊打喊杀都有可能被别人弄死……那我们可就白付出这样多了。

  法可统领是个聪明人,张国安的三个问,一下子就点住了他的要害。

  他不由得不叹了口气,又坐回了座位。

  张国安当然也不是想打击他,一点点对他讲吧。(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