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利益,就是最好的老师

第一百五十三章 利益,就是最好的老师

  张国安兴奋是兴奋,但是接下来的工作又忙起来了,他不得推迟了回程的时间。

  他确实是有计划的来发展,但是必须不断地调整来应对现实情况。

  张国安一面借用刘钱行首和王全四处放风,另一面仍在借用小报这种大宋人喜闻乐见的形式来发布各种软文,这一些都花不了几个钱钞。

  一时间,流求大岛也成了临安城地区民间的一个热点问题,但是它不是现在最热的问题。

  左丞相程元凤的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都被翻出来了,特别是他和公认的大奸臣丁大全的一些来往的绯闻。

  监察御史陈宜中这时候出手了,他正式弹劾左丞相程元凤与丁大全私人交往过密,所做之事,令人不齿;同时纵容丁大全作恶,搞小帮派小团伙行为,并为其作恶护短------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当时大殿上的群臣一片寂静。

  大宋时期,监察御史上任之后,必须要在一百天内完成一件对人或对事情的弹劾!

  而且,监察御史可以风闻,而且不怕错------

  左丞相程元凤当时在大殿上静静地跪着,他已经脱下官帽了,就摆放在他的旁边。

  他低着花白的头颅静静地听着监察御史陈宜中对自己的弹劾,他的动作是大宋时期官员被正式弹劾时,标准的动作。

  大宋初期,行使监察职能的御史弹劾官员还很少有涉及到宰相级别的弹劾,到了大宋中期,御史则与宰相分为敌垒,以交战于廷。

  这里原因很简单,大宋官家的专制权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了。

  大宋官家赵禥这时又把求助的眼神投向了他的师臣平章贾似道------此事如何是好?

  这时,平章贾似道假惺惺地说:“个人私事,用不到这般模样吧?”

  青年才俊,监察御史陈宜中此时接过话来说:“弹劾在某,处置由君------在下所知。民间百姓就此事已经呶呶不休------”

  这句话的意思是,某只是说说,如何办还是看你们了,不过他在民间的民愤极大!

  平章贾似道假惺惺地瞪大了眼睛。说:“怎么到了如此地步?!”

  这时左丞相程元凤抬起身来,对着大宋官家赵禥说:“臣无言以对,乞致仕------”

  他现在心里真是一片冰凉,忽然对官场毫无留恋之情。

  现在,明显是有人捕风捉影式地中伤他。那个监察御史陈宜中分明是贾平章所提拔,但是大宋官家赵禥此时一言不发,真是让他极度失望。

  他也做过监察御使,知道这是他们风闻而行事的权力。

  大宋官家赵禥这时急了,说:“不可!”

  平章贾似道也假惺惺地说道:“左丞相为人如何,天下皆知,岂能因为平时或不检点的小事而轻易言辞?”

  左丞相程元凤一时心里更是大怒,那些传闻哪有一件事情是真?!某如何能与丁大全同享一个歌伎?!

  这时,一个大臣进言到:“那些小报非议大臣,理应加大整肃------臣请加大处治!”

  平章贾似道这时候不让了。说:“若是小报所言皆虚,有谁肯理会?若是小报所言皆实,说了又能如何?皆随它去吧------”

  大宋官家赵禥犹豫了半天,说:“再议!”

  散朝后,大宋官家赵禥专门留下左丞相程元凤言谈,但是他去意已决,最后只好以守少保、观文殿大学士让他致仕。

  这一次是平章贾似道的大胜!

  或者是民间的舆论力量?

  平章贾似道又和监察御使陈宜中暗中商谈了一下。

  平章贾似道乐呵呵地说:“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监察御使陈宜中拱手道:“愿随平章心愿!”

  “那几家小报,可否能控制于手?”

  “平章,不如另设一家,假他人之手。寻一些落魄书生,是否更会如臂使指?”

  “嗯,好办法!你想外放到哪里?”

  “在下想去浙西------”

  平章贾似道目光炯炯地说:“好,到穷困之地从事。更容易做好------果然有眼光!”

  监察御使陈宜中面色平静地说:“谢平章栽培!”

  后来不久,临安城内又出了一份小报,三天一期,它的版面清晰,内容有趣,而且时不常赞美一下大宋官家。偶尔提一下平章贾似道在鄂州反击战的趣事------

  张国安一下子就发现了这份小报,有心也想在上面发些自己的软文,结果人家拒绝了,不差他这些钱!

  张国安看了两期的内容后就明白这份小报的来源了,一定是贾平章做的手脚,这种歌功颂德,偷偷夹带私货赞扬自己的方式真是太熟悉了。

  他翻着眼睛想了想,这恐怕是历史上没有过的吧------

  算了,咱不管他们的官斗还是什么斗了,现在的问题是,他要尽力扩大自己的在流求岛上的生存空间!

  他的硫化染料引起了大宋染料商人的注意。

  前文说过,这个时空里染色用的染料,大都是以天然矿物或植物染料为主,天然染色中使用植物染料为最多,用途也最为普遍。

  比如蓝色染料用靛蓝;红色染料便用茜草、红花、苏枋;黄色染料就用槐花、姜黄、栀子、黄檗;紫色染料用紫草、紫苏;棕褐染料用薯莨;黑色染料用五倍子、苏木等。

  染后的效果,就只能呵呵了。

  这一天,一个大宋染料商人亲自前来拜访,两人客套一番后,那个商人直接问道:“张大商所言那硫化染料不掉色,可谓属实?”

  张国安马上笑着说:“这世上没有不掉色的染料,只不过硫化染料比现在的染料好五倍罢了。”

  张国安看看自己的大袖子上的颜色,那青色才洗了两水,现在颜色都淡成什么样子了。

  在御街上,只要不是穿着新衣服,那衣服就没有不掉色的。

  再差的硫化染料,也比你大宋只能用直接性的染料强!

  那个人高兴了,若是好过五倍,这就和不掉色区别不大了。

  他又问道:“那价钱上能是几何?”

  张国安算了一下这个时空靛青的价钱,说:“大致相同------”

  那个商人大乐,说:“几时能有货物?!”

  张国安说:“我手上没有,这要靠你自己来加工。”

  然后他又把相关的事情讲给那个商人听。

  那个商人看来只是个行商,但是,他捋着胡子想了一会儿,说:“此事好办,在下愿意加工生产,也同意张大商的条件!”

  张国安心里高兴了,看看,什么叫思想工作?

  利益,就是最好的老师。(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