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沈千千的小账本

第一百五十五章 沈千千的小账本

  张国安神秘地说:“肖婉娘,除了你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是做侍寝工作的,这样,你就冒充只是一个普通侍女------我那个善于妒忌的妻子就不会发现了------”

  肖婉娘把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一样。

  张国安神秘地说:“肖婉娘,到了流求大岛后,我把你安排在我那个善于妒忌的妻子手下,她就更猜不到你是要做我侍寝工作的了------”

  肖婉娘把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一样。

  张国安神秘地说:“肖婉娘,将来,你可以自己物色一个合适的伴侣------我们那里是自由恋爱。”

  肖婉娘的脸红了。

  但是,沈千千的脸却好像从来不会红。

  她说:“张大商,你们要是走了,某如何还能多挣钱钞?”

  她说:“别人买某的卤货还要讲价,而你一直会多给,还有小费!”

  她说:“你说过的,临安城是天下人口最多的大城,可是你为何要走?”

  自从那一次送货到门后,沈千千总是把卖不完的卤货“好心的”送货上门了,这样,她的收获猛涨了。

  她曾经和张国安说过自己的理想,但是受到了张国安的指点。

  张国安说:“打驴球,你可以把它当成爱好,想当成职业就不太好了------如果你年龄大了后怎么办?”

  张国安说:“大宋是个好国家,女子可以正常经营谋生,还可以自由走动,你不如学会了你奶奶的手艺,她调制的卤货味道很好。”

  张国安说:“劳动会让女人累一些,但是你可以有尊严地活下去------经济的独立,是女人有尊严的法宝。”

  沈千千听了后,回家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就认真和大妈妈沈家婆婆学了。

  大妈妈非常高兴她的转变。说:“千儿,如何变了呢?”

  沈千千非常自信地说:“某要攒钱钞,钱钞是女人的法宝!”

  “------”

  大妈妈就把如何配制调料,如何掌握火候的秘诀讲给她听。还让她自己做了一些------她拿到街上卖,拿到酒楼里卖,卖不了的送到张国安大商家里卖,他们都没有说与以前有什么不同。

  日子越来越好了,但是六十多岁的大妈妈却在一个夜里平静地走了。

  沈千千在早晨起来的时候嚎淘大哭!

  邻居们纷纷过来帮忙。

  像沈家这样的情况。大宋政府有责任要管的,于是派来的差役和帮闲,还有邻居、以前的食客也都主动前来帮忙,设了灵堂,请了和尚,最后就把沈家婆婆安葬在郊外。

  那领头的差役见沈千千年纪尚小,便问她愿意去慈幼局否。

  沈千千抹着眼泪,摇着头说:“某有钱钞,可以独立------”

  慈幼局,前文提过一点。这个开始是宋理宗在1247年创立于临安的一个机

  构。

  到了1256年,在临安慈幼局运作成熟之后,大宋朝廷下诏要求天下诸州皆

  建慈幼局。

  第三年,宋理宗又诏曰:“朕尝令天下诸州置慈幼局……必使道路无啼饥之

  童。”

  慈幼局设立之后,至少在京城临安,已实现了宋理宗的这个理想,在其它的

  州府,则要根据经济条件做一些调整。

  所以,张国安他们在临安城里并没有看见流浪的小孩子,这就很正常了。

  这个慈幼局可谓世界上最早的官办孤儿院。

  国家要对没有亲人养育的弃婴、孤儿给予救济。使他们避免死于非命,这是一项古老的人性化的制度安排。

  “慈幼”最早可见于《周礼》,但是只有到了到宋代时对孤幼的救济呈现制度化、普遍化、专业化的特征,远远领先于当时的世界。

  当然。鞑靼人来了后,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顺便提一句。

  现在的大宋政府已经在有意识地构建一个完善的国家福利体系,包括设置孤老院、慈幼局、婴儿局、福田院、居养院、施药局、安济坊、漏泽园等常备福利机构。

  这个孤老院相当于现在的福利养老院,是收养孤寡、穷苦老人的官方组织;慈幼局、婴儿局则是儿童福利机构。

  南宋时候,临安城及州一级城市中多设有慈幼局、婴儿局,官府给钱典雇乳妇。养在局中。

  如陋巷贫穷之家,或男女幼而失母,或无力抚养,抛弃于街坊,官府会收归局养之,月给钱米绢布,使其饱暖,养育成人,听其自便生理,官府无所拘束。

  福田院、居养院的主要功能是接济、收容老疾孤穷丐者。

  施药局、安济坊则是为穷困群体设立的医疗福利机构,民有疾病,州府置施药局于戒子桥西,委官监督,依方修制丸散咀,来者诊视,详其病源,给药医治,朝廷拨钱一十万贯下局。

  可以看出,大宋政府福利体系的救济对象基本上涵盖了老弱、病残、穷苦、婴孩等社会弱势群体,为他们提供的福利覆盖了生育、养老、医疗、教育、收容、殡葬等层面。

  当然设立福利的宗旨跟落实这一宗旨的效果之间,肯定存在一个折扣,但大宋政府这样早能建成这么完备的国家福利体系,还是让张国安等人不能不生出感慨,想,就是我们取而代之,也不过如此。

  如果让这个大宋能正常生存下去,还真不知道大宋会变成什么样子。

  一个好的社会,不看它对强者怎么样,要看它对弱者的态度!

  此事完后,小小的沈千千真的自己担起了自己的生活------她发现张国安大商的家里买得更多了。

  她想,哈,自己的手艺怕是超过了大妈妈!

  临安城现在已经是一个服务型城市了,如果不想自己担水,有专门的送水工,七文钱一担。

  但是沈千千才不舍得呢,她用小桶打水,够用就可以了。

  她的手由于又要洗,又要煮,还要自己打水,经常就弄破了。

  她再一次送货上门时,张国安看到了她的小手。

  这不是一个小女孩子应该过的日子!

  张国安悲伤地说:“千千,跟我走吧,我领你去流求大岛------”

  沈千千眼珠一转,想明白了,他是怕在流求大岛吃不上我的卤货啊。

  沈千千说:“去倒是可以,但是你给我的工钱可不能低了------”

  两人开始就工钱的问题探讨了起来,最后是沈千千赢了。

  这个工钱相当于她在临安城里一个月的收入了,足有三十贯!

  沈千千更高兴的是,她在临安城的商铺还可以租出去,这又是一笔不小的生意!(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