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临安城如铁桶了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临安城如铁桶了

  张国安看着沈千千高兴地走了。

  她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到时候好让人用车拉走。

  他还给她了一些钱钞,让她把各种调料都买多一些,所以她一时还有的忙。

  张国安回头让仆人把沈千千“好心”送来卖的卤货,都送到附近的孤老院了。

  大宋政府维持一个庞大福利体系的经费从哪里来呢?

  大致而言,大宋官办福利的费用,除了部分来自赋税之外,还有几个来源:“内藏库”,即前文讲的官家小金库经费;公田的收入;常平仓的利息钱米;国营商业机构的收入,如“僦舍钱”,即官设货栈的租金收入,大宋有着相当发达的“国企”,所以他们认为这些“国企”的红利用于国民福利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事实上,大宋社会在国家福利体系之外,还存在着一个由士绅主持、覆盖面更为广泛的民间救济体系,他们或自办类似的福利,或捐献物资。

  沈千千的卤货再好吃,也不可能天天吃,她每一次送来卖,张国安都买下,然后让人给送到孤老院去,家里的人都吃够了。

  到了该出发的时间了,张国安仍然留下了两个看家的仆人。

  他顺着跳板,上了船后,对001号船长蔡二郎说:“好久不见了,你胖了!”

  船长蔡二郎在家里舒舒服服地呆了一段时间,这人当然会胖了。

  船长蔡二郎说:“张船首,如今这流求大岛在临安城里是人人都知道的所在,不少人上门来打听,问他们自己去那里狩鹿可否------”

  “噢,你是怎么说的?”

  “某说,可以,但是要交一笔费用------怎么说也是大家一起开发的。”

  张国安乐了,他本来可以不用收费的,只要把一部分猎物卖给自己就行。

  现在据不可靠的数据来推算。那岛上百万头的水鹿是有了,还远远没有到该保护的程度。

  张国安高兴的是,这个时空大宋还是有私有制的概念。

  他笑着说:“你说的很对,交一笔费用。再卖我们一些猎物,可以随便狩猎了。”

  船长蔡二郎指着远处一条小小的单桅船说:“那就是十几个人凑份子雇的小船------他们原本是一些闲汉。”

  张国安认真看了看,说:“这样小的船,安全吗?”

  船长蔡二郎说:“无妨,这才几天的海程------”

  这支中型船队同以前一样。都在桅杆顶上挂了一种气死风灯笼,以便于夜里互相有个照应。

  现在,是七月中旬,夜里有明亮的月亮,同时,也会有台风。

  张国安不得不赌一次,他耽误不起时间,现在算起来,距离鞑靼大军发起全面进攻只有一年半了,而且这期间。还不能发生什么意外变化。

  张国安只能借用气压计,用万士达教他的办法来预知台风了。

  这是一个平静的早晨,四十几条海船陆续离开了码头,踏上回流求岛的海程。

  张国安看着越来越远的码头,心里有些遗憾,那个法可统领竟然没有来送送自己,他还有些话要对他说。

  襄樊两城,必须要去守住,不管用什么办法。

  那里是长江上的两把大锁,而且这个时候。那个吕文德还犯了一个最大最愚蠢的错误。

  现在,吕文德一直担任京湖制置使,授少保。

  早在1263年7月,那个因经济问题逃跑而投奔鞑靼强盗集团的刘整。为了立功而向强盗大头目忽必烈献计,在襄阳城外设置榷场,以掩护其军事行动。

  建榷场,有利于双方的商贸,这个在重商的大宋看来,不算什么。吕文德也确实收下了鞑靼使者的一条玉带。

  但是鞑靼使者又借口“南人无信”,要求建筑城墙以保护其货物。

  吕文德答应了后,他们便借机遂筑土墙于鹿门山,外通“互市”,在内则筑了堡壁。

  这个堡壁在一年半以后的襄阳大战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成功地阻挡了大宋南、北的援军------

  所以,张国安想把这些告诉那个法可统领,但是,这个家伙升官了,不理自己了?

  最后,张国安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回头看向东方了,以后再说吧,还有时间。

  此时,一轮太阳刚刚露出水面,万道霞光射向了远方------海风大了些。

  -----------------------------------------------------------------

  其实张国安真的错怪法可统领了。

  人家昨天中暑了,到了现在还在迷糊呢。

  此时,他的小妻子,正在用冰块包镇在他的额头上。

  平章贾似道得了那个冰筒之后,命人照着打造了几十个,除了献给皇宫一部分外,剩下的分发给了一些手下,老贾不是一个小气的人。

  法可统领是第一个得到大宋官家赏赐的,在那军演场上,人人都知道这个时候训练要多辛苦。

  这些冰筒所用的硝都是来自张国安带来的那种。

  法可统领有些不高兴了,这是要配备黑火/药的,如何都用来制冰?

  张国安当时则对他说:“赶紧给人家亲自送去,我回去后最多十天就用送来了,你这个时候正是交人的时候!”

  好吧,他挨家挨户给送了一些。

  果然,他在众多官员那里获得了不少的点赞。

  张国安趁这个机会开导他说:“想在赵家人的圈子里混好,必须狠抓人际关系问题,虽然还是没有军功重要,但是,它可以是你军功的放大器!”

  “------”

  张国安当时又换了一种说法,法可统领马上明白了。

  这人要是聪明,就是好讲话。

  法可统领这一阵子确实是真忙。

  大宋官家赵禥让他还要负责把石炮安装在临安城墙上。

  他便把火绳枪营的训练交给了一个指挥使,自己带着工匠在城墙上上下下地测量着距离,研究着城墙的承受能力。

  这种石炮最大的配重是一百石,可不能马虎了。

  最后,他们得出了结论,整个城墙加固一下后,用上四十八架石炮,若是再借用八百火绳枪枪手,配以弓弩箭手,虽有五万人攻城,亦不可攻破!

  因为那四十八架石炮,是分型号的,大型石炮是要打四百步开外的目标;中小型石炮是打一百步到二百步的目标,而且不是打击石球了,是一种铸铁球,里面装着黑火/药!

  过去他们的霹雳炮只能用纸包着石灰,那是因为黑火/药力不足,而且床弩的投射力量也不足。

  和床弩相比,石炮的优势显现出来了。

  不像床弩那样娇贵,因为担心弩弦受潮变软,还要单独保存,而且投射力量还不足。

  当大宋的君臣得到了法可统领的报告后,没有一个人怀疑真实情,人人都是喜笑言开。

  法可统领升官的可能性又大了不少。

  但是,在一次测距时,他晕倒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