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向大宋学习维稳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向大宋学习维稳

  张国安和安静商量了一下,明确了当前的主要任务。

  粮食、蔬菜、鱼肉类他们现在基本能保障供给的,至少一天三顿饭的习惯,已经让八道河地区的大宋人养成了。

  大食堂制度对于眼下来说就是好,还要继续保持下去。

  事实上,大宋的厢兵制也是这样,人家大宋政府也考虑过维稳的事情,所以他们把闲人圈养起来,以集中供饭吃的公共投资方式来求得稳定。

  当然,厢兵也要干活或者充当辅兵,表现好的,还可以抽调到禁兵里。

  这样做之后,厢兵们有了基本的生活保障,也有了上升的空间,所以还算是稳定。

  所以纵观大宋整个历史,基本没有发生大规模、长时间的暴民作乱,这还是真有原因的。

  这也是大宋军费经常占总收入百分之五十以上,甚至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国家还能继续维持发展的原因。

  说到根本处,这就是大宋政府的一种变相分红,钱钞没有全都留在了政府或是权贵们的手里。

  当然,这里不排除有极少数官员狠狠地坑厢兵,也有暴民趁机作乱的事情,但是,他们绝对是非主流。

  张国安和安静也决定给厢兵们一个出路,他们先从两个社团入手。

  凡是在火绳枪社团或是弓箭社团比赛里,得到名次的,还可进到流求卫队里,享受卫兵待遇------两人正式给他们组建的军队命名了,这名字一点也不具有攻击性,就是流求卫队,保卫自己的军队。

  这个卫队有自己的食堂,有自己的其它后勤保障,可以说在建成了城堡之后,他们有了自己的生活场所,基本上不与厢兵一样了。

  他们的月收入还高。

  所以,能选拔到那里。是一个好出路。

  这样一来,报名到两个社团的人更多了,他们利用业余开始自我训练,竞争还很激烈。

  张国安适当加大了向社团的投入。最起码把火绳枪和弓箭的数量提高一些。

  前文说过,这个时空的大宋人特别喜欢组织社团,人家自己就组织了蹴鞠社团,还是好几家呢-------最有意思的是,水手们也有。叫飞叉社团,这个和捕鲸捕鲨有关,他们闲暇时比赛投掷鱼叉,投中者有彩头。

  说到蹴鞠社团,这个和张国安他们有关系。

  他们先前制定的蹴鞠比赛方式,经由二十个半大小子们的推广,很快在这里流行开了。

  因为规则清楚,胜负好判断,每到节假日,这样的隔网比赛。很快成为合法赌博的重要项目。

  每到这时,两支队伍的不同押注者,玩命为自己押注的队伍加油,甚至比场上队员还激动。

  关键是,还有女子也参赌,她们的叫声当然更刺激了比赛。

  张国安就胡镇北铁匠的请求对安静提到了,他说:“对男女之防不必要那样控制吧?”

  安静笑着说:“其实呀,你们男人不懂,男女之间有了距离,反而更容易让双方产生好感。再说。他们每十天就有一次休息,可以自由活动的,咱们不管他们的爱情------”

  张国安这时忽然发现,自己上了胡镇北铁匠的当。他不是没有机会表达,而是他好像是不敢表达,反过来借用自己来成他的好事!

  这个小子大大的狡猾,不管他的事情了!

  胡镇北铁匠委屈地说:“张主家,你看,我等打造火绳枪的速度加快了!”

  张国安说:“这是因为招了一些好铁匠!这和为你提亲有什么关系?”

  “------”

  张国安高兴地看到。这一次招募的铁匠水平很高,特别是那家小型修船厂自己的铁匠。

  厂长张老实对张国安说:“在修船厂里,不管是木匠还是铁匠,都要有些手段的------小的这一次找的人手,都是认识了二十几年的人,对得起主家开的工钱。”

  张国安说:“工钱的事情不必多说,早日出船才好,你也看到了,总是雇佣别人的海船不方便------”

  厂长张老实说:“小的明白,等船厂建好了,某亲自到山里寻大料!”

  张国安说:“你看我那个木料干燥室如何?”

  厂长张老实乐了,说:“在临安城时,主家没有去买木料,某还以为要等到一两年之后才能出船呢,没有想到还可以用这种方法晾木。若是一切顺利,今年年底就可以出大船了!”

  张国安心里明白,他们所谓的晾木,就是杀死植物细胞。

  刚砍下来的树木不能用于造船,临时用的可以,长时间用不可以,因为那细胞还在生长,会撑坏船体。

  古人当然不知道植物细胞了,但是他们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一般都要晾上一两年的木头,等植物细胞死亡了,不再生长了后再用。

  而张国安他们所造的木料干燥室,则直接烘干杀死植物细胞,这样,木料就可以在短时间内直接用了。

  厂长张老实不懂其中的原因,但是什么木料可用,什么不可用,他可是看一眼就知道的。

  除此之外,他对这里的木工机床大感兴趣,特别是那个风车式圆锯,这简直是破大木和锯各种板材的最好工具了!

  这个看似简单的锯木头,中间的学问不容小视。

  造船的原木料特别粗长,这要求锯木工手艺精湛,一根根锯下来一匝齐,容不得几公分的误差,否则一长根木材就锯废了。

  木头锯好后,还需要很好的干燥和防腐处理,这样,造出的船只才坚固耐用。

  但是当张老实他们学会用那个风车式圆锯后,顿时感觉容易多了,再加上那个所谓的干燥室,一切变得方便。

  他们原先是一左一右两个人拉大锯,现在则变成了两个人在一面共同操纵,这简直是省了大力气了!

  造船好比盖楼房,搭好骨架,做好水密隔舱,再一层层往上建,然后铺甲板、建舱室……是一项技术性很强的工作,但是,它对每一个构件更是要求严格的,有了这些木工设备,那是如虎添翼了。

  所以,张老实厂长现在说年底能出船,这是给自己放宽了许多的条件。

  张老实厂长的船厂和盐场一样,都在八道河的左岸,所以他们将来扩建的空间,如果需要,可以说是无限大了。

  现在,他们正在海边挖一个长五十米,宽三十米,深七米的干船坞,加上通向大海槽道,这还是一个大工程呢。

  眼下,带来的那一千多煎盐的厢兵,正在开挖呢。(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