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一个人的化工业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一个人的化工业

  事实上,那些被烧了卖身契约的人,除了小孩子还不太懂事之外,剩下的人,都对他们夫妻俩感恩不迭。

  从他们的工作上看,人家更加勤奋了,而且是出自真心。

  奴隶是建不成金字塔的!

  张国安越发的感觉这是真理了。

  但愿他们以后也能这样吧。

  张国安决定一个人开启一扇化工的大门。

  这一次,他准备利用海盐和浓硫酸的反应,制取盐酸和硫酸钠。

  它的反应式子很简单:nacl+h2so4(浓)=加热=nahso4+hcl(气体)

  用浓硫酸是为了使溶液中的hcl达到一定的浓度,以使其从溶液中逸出,然后经过一个铸铁管冷凝,流入一个大瓷花瓶。

  他已经就着那个大瓷花瓶的口径做了一个木头塞子,试过的,还行,水漏不出来。

  这盐酸可是好东西,千万别浪费了。

  然后用炭粉还原硫酸钠得硫化钠!

  这样,他才有可能在皮革和硫化染料上做点文章。

  其实还可以利用硫化钠与石灰石反应生产碳酸钠和硫化钙,硫化钙用处也不小,它可以制成鞣革脱毛剂、农药杀菌剂、发光材料、润滑剂添加剂,以及制取兽药。

  最为关键的是那个碳酸钠他必须要!

  烧制玻璃还需要它呢!

  事实上,这种方法难以连续生产,一步一取出,又一步一投入,又需硫酸作原料,对设备腐蚀严重,产品质量也不纯,原料利用也不充分,成本很高。

  但是,这是目前条件下最合适的办法。

  现在。他在小流求岛上已经得到了几百公斤的硫酸了,好在那里还没有死人,但是受了灼伤的有。

  他们的产品是稀硫酸,张国安负责给浓缩成浓硫酸。

  他没有三氧化硫。只能用一点点煮沸的方法来得到,费太多的事了。

  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工作,随着水蒸汽的蒸发,还有酸雾。

  这个温度也要掌握,所以他只能亲自上马。

  这期间。他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只是一个人亲自操做。

  还好吧,安静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他用氢氧化钠计算了一下差不多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八,可以进铸铁反应釜里了。

  这个铸铁反应釜是带盖子的,先前说过,密封效果不太好。

  张国安想了半天只能用湿粘土堵塞了,反复堵塞!

  反正就这样吧,他一个人忙了好多天。

  大宋的人没有敢去打扰他,他们远远地看去,张国安船首又是在那里弄烟又是弄火的。穿着怪怪的服饰,做着怪怪的动作------他这是在做阵法啊!

  前文也说过,大宋官家喜欢弄些什么天兵天将天书的,那老百姓呢,也喜欢听一些荒诞不经的话。

  吴大鹏没有走前,对别人说,去殷地安国的海路上全是妖魔鬼怪,身长千丈万丈的,他们也信得死死的,还能有水手主动给作证呢。

  等着张国安一个人忙完了一套流程后。还有了心得,感觉不是像想象的那样可怕。

  他写下了步骤,准备训练别人做了。

  那二十个半大小,他可不舍得。还是让那些俘虏做吧,工作一段时间后,可以给他们自由。

  张国安也感觉到了,别人的眼睛看他时都是怪怪的。

  他对半大小子郭勿语说:“你怎么了?又做坏事了?”

  郭勿语说:“我一直服从命令------他们说你是天师!”

  张国安刚想说“屁”字,但是看着他亮晶晶地眼睛说:“记住小子,这世上从来没有天师啊。救世主啊,一切只能靠自己!你看,我哪一点像天师?”

  “其实我也觉得你不像天师,王征他偏说是,我倒觉得你就是一个好人------”

  好吧,谢谢你的赞美,这个我真心喜欢。

  这个时候,他们差不多也准备完事了,现在是开发流求北部最好的机会了。

  要是拖到冬季,坏了,全是雨。

  他们借着西南季风,舒舒服服地沿着海岸线,北上了。

  在001号船上,张国安看着那碧绿如梦幻一般的海岸线,不由得不赞了一声:“好一个宝岛啊!”

  现在是蓝天,白云,如雪的海浪,黑黄色的沙滩,还有那绿色的海岸线,组成了一幅让人难以忘怀的风景。

  船长蔡二郎这时也附和着说:“真是应有尽有之地,单单是那鹿皮子,就是一大笔财富,可惜在下对鞣制皮子一窍不通。”

  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这家伙和皮商王全交上了朋友。

  正在羡慕人家的经营呢。

  人家王全还没有借用张国安的什么脱毛剂、鞣制剂,直接用自己带的什么密方配制的料子,直接开始干了。

  他实在看不惯那厢兵里的所谓皮匠的水平,太遭蹋皮子了,难得有这样少箭眼的大料!

  看他着急,张国安就先分他一半,先让他干着,以后一起算钱钞。

  他还想多要一些,张国安说:“你不要担心,皮子有的是,必须要分给大宋一些。”

  张国安心想,我得想一切办法挺贾似道,千万别让历史有了变化。

  要是上来一个又正直,又愚蠢的人,真就不好办了。

  张国安的话,王全绝对相信,现在还天天都有几十头水鹿入账。

  他听说这里的人吃鹿肉都吃够了,不由得冷笑起来,都是天生的一付穷下水,鹿肉吃够了?!

  这可是比羊肉还金贵的物件,吃你们的猪肉去吧。

  王全他们本来想自己开伙,但是见了这里的大食堂,便决定也入伙,他们自己出一伙饭钱。

  当然,这一切都是小事情。

  可是人家鞣制出来的皮子就是好,薄还软。

  王全有些得意起来,他抖着皮子,发出“啪啪”的响声,贬低着厢兵皮匠的水平。

  当时张国安有些不高兴了,有点能耐了就开始牛逼了,这是逼人夸奖他呢。

  张国安冷冷地说:“你会给皮子染色吗?”

  “------”

  “你要是懂什么是酒精染料,我就服你了。”

  皮革染色一般用酒精染料和油性染料,这里面前者比较容易配比,后者有一定的难度。

  大宋的时空里,倒是有给皮子染色的,但是,那是停留在绘画的水平,一下雨,全完了。

  那个王全当时眼睛里就全是乞求了,口中称道:“张天师教某!”

  呸!你才是天师,你们全家都是天师!

  张国安当时冷冷地说:“等我从流求北部回来再说吧------”

  现在这个时候,张国安倒想把这个皮革染料产品,随手交给船长蔡二郎经营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