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一次放单飞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一次放单飞

  有了八道河地区的大力支持,他们在开发一道河地区时,非常顺利。

  他们的标准化港口和设备还没有装备好呢,人都已经住进了板式木房了。

  刘钱行首的弟弟刘纲还和其它承包了硫矿的商人坐着刀鱼船,飞快地去了上游,查探硫矿的位置。

  张国安完全可以给他们指出更多来的,但是一想,就他们的生产力来说,根本用不到,这一个矿区,就够他们干一阵子的了。

  张国安观察了一下他们在一道河河口建起的硫磺窑,感觉很有意思,竟然和那面的世界差不多。

  因为这个硫磺在大宋时期的现实生活中,用途实在是非常广泛,大宋人民没有近现代原子级的化学理论和方法,但是他们也会用蒸馏的方法来提纯。

  他们的工匠快速建起了两个大坟包一样的窑体,然后用陶瓷管道连接两个窑体的顶部。

  一个窑体内放上的大铁锅,而且架上炉灶,另一个则单独放了一个陶瓷大缸。

  那些工匠把从火山附近得到的泥块状的生硫磺加热,等到硫磺熔化后,过滤掉没有熔化的物质,继续加热,并且不断搅拌,使其中的部分杂质汽化蒸发掉。

  最后到硫磺沸腾时,那个硫磺气体便自动顺着那陶瓷管道到了另一个窑体内,这过程就将硫磺气体降温了,正好可以在陶瓷缸内凝固,即可得到较纯净的硫磺。

  当时,张国安指着那个陶瓷管道说:“若是硫磺凝固在里面,堵住了管道,你们怎么办?”

  这正是张国安发愁的地方,所以他只是用了煎熬法,靠着温度计来处理。

  那个工匠笑着说:“简单之极,敲碎它,更是得到了上好的硫磺!”

  “------”

  那个工匠笑着说:“区区陶管才几文钱?!”

  好吧,张国安无语了。这确实是真简单,是自己想复杂了。

  那个大宋染料商名字叫于联。

  张国安指导他的工匠建起了一个连体窑体,这样可以同时烧焙和蒸煮,充分利用了热源。

  然后他把同时运来的硫化钠和硝酸钾交给了他。对着那个于联讲了一下方法。

  于联一直好奇那个硫化钠是何物,他从来没有见过!

  他刚要用手抓,甚至还可能想要用嘴尝尝。

  张国安喝止了他的动作!

  这个硫化钠是强碱,触及皮肤和毛发时会造成灼伤,如果能强忍着灼伤吃了。它会在胃肠道中能分解出硫化氢,引起硫化氢中毒。

  于联好奇地问道:“此物是?”

  张国安没有称呼它的真名,直接说:“它叫臭碱,小心点用,会伤人皮肤。”

  于联一下子就记住了,因为真有一些臭味。

  张国安说:“大宋没有此物,只是我用科学阵法炼成-----第一批臭碱和硝,我就不收费了,算是你试制,以后卖了钱后。从第二批起,要开始算钱钞。”

  硫化染料只能用硫化钠液体做还原剂,否则根本印染不了。

  张国安不可能给他温度计和手表,给他写了方子后,就让他一点点和工匠去试制吧。

  标准式码头终于建完了。

  张国安四处巡视了一圈,感觉这才像个样子了。

  他看见一共有六个人在操纵那个人力塔吊,他们一下子就吊起了十几筐的生硫磺,在吱吱作响声中转动了吊杆,晃晃悠悠地送上了海船。

  海船上的水手拉下那托盘,然后飞快地取下来。

  这时。那吊杆再被拉回去,再装货。

  郭勿语副队长领着流求卫兵就驻扎在码头边上的几趟木板房里。

  他对着正在看吊塔装货的张国安说:“张主家,我会在码头上安排人员清点他们运出的货物数量的,确保收到一成。”

  张国安笑了一下。武装式海关?

  “可以,这一条河上和周围的治安全归你管了,一切就像在八道河地区一样!”

  “是,张主家!------但是,要是别人来我等这里卖货,如何办?”

  呵呵。这个小子想得真远,现在还远远没有到那时。

  “一样也是收一成的货物,或是同等的钱钞也可以。”

  “若是有海盗呢?”

  张国安点点头,这个是真有可能的,这里还是应该修个城堡为好。

  张国安说:“全力打击!如果发现打不过就领着大家往山区里跑!什么东西都没有你们生命重要!”

  郭勿语副队长表面点头,但是心里说,我等有相思木炮,有火绳枪,还有炮弩,怕个甚!

  所谓的炮弩,就是在弩杆上装了炸药包,点燃了导火索后,便发射出去,若是扎到了船身上,也是挺可怕的事情。

  这个不是张国安弄的,是二十个半大小子自己琢磨出来的。

  这使得床弩这一个落后的武器,又在流求大岛上能维持着发展下去。

  当一切都步入了正轨时,又出事了。

  他们在山区的硫矿遭到了抢劫!

  据跑回来的采矿工人说,大约有一百多个土著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抢了他们的劳动工具和生活用品。

  那个采矿工人还说:“先前,他们只是偷,我等没有在意,谁知道后来他们竟然结伙来抢了,幸好没有死人。”

  张国安点点头,幸好你们跑得快。

  他说:“被偷了时,你们为什么不来报告流求卫队?”

  “-----小的以为几件衣物,不算什么。”

  张国安深沉地说:“他们偷的不是衣物,是我流求大岛的法律!”

  张国安本来想亲自带队去处理,但是看到郭勿语副队长在旁边跃跃欲试的样子,便说道:“郭勿语队长,你带着流求卫队去一趟,必须惩治这种违法事情!”

  郭勿语副队长立刻挺胸抬肚,大喝了一声:“是,张主家!”

  全队一百一十个全副武装的流求卫队队员,纷纷跳上了五条刀鱼船,飞快地向着上游的矿区划去。

  这是一次真正的实战,而且不是猎水鹿,更为关键的是,没有张主家在一旁观看,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了。

  队员王征说:“郭队长,这一次要好生教训他们一下!狠狠地打!”

  队员张德培说:“不用吧------抓住他们,让他们干活!”

  郭勿语副队长说:“他们都是蠢笨如鹿豕一样的人,能干了什么活?”

  队员王征说:“就是,就是!”

  队员张德培抗声说:“张主家说过,是人就有用处!张主家说的!”

  提到了张主家的话,众人没有谁再争论了。

  张国安看着全副武装的一百一十个人飞快地划着刀鱼船,很快就消失在一道河的拐弯处后,心里忽然有些担心,现在就单独放出去,是不是有些急了?!

  他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微冲。(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