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这个少年郎心狠

第一百六十六章 这个少年郎心狠

  掌心雷的原名叫手榴/弹,但是大家都叫它掌心雷,认为这样更有气势。

  它的爆炸延时是十秒钟,差不多吧。

  它的爆炸力在这个时空里是惊人的,更不用说对土著们来说了。

  他们听过雷声,但是那都是在远远的------这些个东西的爆炸,真的吓蒙了他们!

  关键是还有那四处迸飞的弹片。

  连续的爆炸声,不停的惨叫声,所有人都呆住了,这是怎么了?!

  他们的呆立使他们成了最好的靶子。

  郭勿语副队长喊道:“废尔!”

  “嘭!”“嘭!”“嘭!”

  那呆立的人中立刻倒下了数人!

  弓箭手也快速地发射着手里的英格兰式长弓!

  那些土著这时才明白了,自己是要跑的!

  看着土著们四处逃散,郭勿语副队长命令道:“长枪手追杀两边,我们推进式连射!”

  这时他们打水鹿时常用的办法,一轮打完后,不用后退,当即在原地添弹,后面的斜插一步上前,一直保持前进。

  枪声,弓弦声,长枪捅入肉体的声音充斥了这个战场。

  土著们有窜入了树林中的,有跪地求饶的,还有受伤在地上翻滚的。

  他们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看着那些受伤的土著,郭勿语副队长皱着眉头说:“中了铅子的,主家说过,救不了了,中了箭的,还有救!”

  于是长枪队开始去区别了,不断地清理着他们认为活不了的土著。

  这个举动使那些受伤的土著都不敢叫了,跪着的土著更是不敢动了。

  郭勿语副队长得意地说:“这些土著也不傻-----”

  王征队员说:“甚是,事关生死,他们就聪明起来了!”

  张德培队员跑过去组织人把俘虏都绑起来,别在跑时被杀了。

  他们的战果是巨大的。这些土著中,死亡六十三人,受伤二十个,完好的俘虏了二十五个。不知道跑了多少。

  这个小型的战场上现在充满了血腥味道,但是没有人感觉不适。

  人的鲜血气味和水鹿的区别不大------

  人比水鹿还好打,他们在打水鹿时,一般不会靠这样近。

  其实战果还有,他们在一个戴着许多漂亮鸟毛的壮汉胸前。发现了许多挂了许多块黄金的项链,郭勿语副队长当时就收了起来,警告队员们不要说出去!

  那个戴着许多漂亮鸟毛的壮汉由于过于招眼,他中的铅弹最多,早都死透了。

  郭勿语副队长看到了黄金时,想了想,这些人连铁都没有多少,怎么会有黄金?!

  那么这里肯定有金矿!

  他心里高兴了一下,主家要发财了!

  他刚想去审讯几个俘虏,看看他们知不知道哪里有黄金------这时。那些工人们胆怯怯地举着棍棒上来了。

  好吧,回去再审,先不要让他们知道。

  郭勿语副队长得意地说:“你们看看,少了些什么,然后去山根处,把他们都埋了吧。”

  那些工人们一看这个场面,顿时啥也不怕了,清点了一下自己的物件。

  结果发现,几乎少了一半的铁锨和铁镐头,还少了衣服和床。帐篷倒是不少。

  郭勿语副队长头痛了,这是被他们拿走了啊。

  这是等着八道河地区再送来一些呢,还是去他们的寨子抢回来呢?

  王征队员大声说:“去烧了他们的寨子!天底下没有白抢人家的!!”

  张德培队员想说什么,但是闭紧了嘴。

  郭勿语副队长说:“从上一个寨子看。他们一个族也就一百多青壮劳力,这差不多都被我们消灭了,打下他们的寨子易于反掌------树林嘛,我们也不怕。”

  王征队员高兴地说:“甚是!甚是!”

  其实郭勿语副队长还想的是,会不会找到更多的黄金呢?!

  去抄了他们的寨子!

  他们找来一个俘虏,指着那些铁器。又指着远方的地方,意思是我们的铁器被拿哪里了?!

  那个俘虏竟然敢摇头不语。

  郭勿语副队长火了,投降敢投降,带路不干?

  拉下去毙了!

  王征队员兴奋地去执行了,还是当着俘虏面上杀的,这家伙临死前也不知道喊了什么------

  第二个面色惨白,吓得直哆嗦,却是咬紧了嘴唇。

  郭勿语副队长更火了,拉下去毙了!

  第三个现在一脸的慌张,连连点头,口中说着什么。

  这个愿意带路了。

  那些工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半大小子的凶猛。

  郭勿语副队长挑了挑一字眉,对着那些工人说:

  “你们看着其它的俘虏和伤兵,然后把尸体埋深一点,我们去抄了他们的寨子,在八道河和一道河,没有人犯了罪而不受惩罚!

  你们还记得八道河岸边那些吊着的鞑靼人吗?”

  众人连连点头,心里都对这个半大小子肃然起敬,这个少年郎心狠。

  他们重新整束了一下,押着那个俘虏去他们的寨子了。

  郭勿语副队长一直在小心观察那个俘虏带的路。

  他高兴地发现,那些土著由于还抬着床走了,那一路上的踪迹要比水鹿群走过时,更容易看出来。

  可笑死我了,连破竹床也要------

  ----------------------------------------------------------------

  鸡米又翻过了一座山后,回到了寨子,他有心回去吃饭,但是腿有些软了,他早晨才吃了一顿饭,现在都快黄昏了!

  他恨恨地回到自己的住处。

  凯达格兰人是群婚制,他们没有自己的家,只有自己的住处。

  他休息了一下,感觉还是饿,他就去外面找了一些野果子吃了,感觉饱了,就又回去睡觉了。

  今天真的有些累了。

  在寨子的公屋里,几个长老围在一起,正在用芦苇管共同吸着口嚼酒。

  凯达格兰人喜好饮酒,令女子取米在口中嚼烂,把它藏于竹筒里,不数日而酒熟,客至出以相敬,必先尝后进。

  在这个寨子里,只有一定身份的人才能喝这个。

  鸡米也想喝,但是不会被允许的。

  一个长老香甜地喝了一口后,说:“拿来的那些铁器,给族长一半,剩下的我们分了吧。”

  另一个长老摇着头说:“族长不会让的,他派回来的人说了,先不要动,他想用他来和另一个寨子的人打仗!”

  所有的长老马上同意了!

  很简单,他们和三座山外的一个寨子里的人有仇!

  有一次,明明是他们先射伤了水鹿,跑到他们那里了,竟然被他们堵住后不归还了。

  还把一路追着水鹿的猎人给打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