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弄不好会是一个大金矿!

第一百六十七章 弄不好会是一个大金矿!

  这一天的晚上,流求卫队的队员们要在森林里露宿了,这又不是他们的第一次。

  在森林里走夜路,那不是好玩的。

  他们在四周洒了些许硫磺粉,又点燃了一堆,他们露宿的地方就弥漫起硫磺的味道了。

  他们从竹背篓里拿出用桐油处理过的多层棉布,一起聚堆躺下。

  王征队员偷着给了张德培队员一拳,但是在黑暗中,却又被张德培准确地踢了一脚。

  所有人都嘻嘻哈哈地睡了。

  那个带路的俘虏却被绑在了树上。

  一夜无话。

  第二天的清晨,大家被猴子早起时的尖叫声吵醒,此时森林里开始弥漫起特有的晨雾。

  大家都没有在意,一会儿太阳升起来,它们自己就消散了。

  他们开始吃早饭了。

  他们的早饭是海带卷饭,里面还加了鲸鱼肉丝和鹿肉肉丝。

  所有人都一边吃着一边大口喝着竹筒里的凉白开水。

  张德培去解开了那俘虏的绳子,分了一半海带卷饭给他,又让他伸出双手,还给他倒了水喝。

  他乐呵呵地看着那个俘虏感谢的眼神,话听不懂,但是眼神能看懂。

  这时,郭勿语副队长吹了一个尖锐的口哨。

  他回头一看,郭勿语副队长做了一个让他重新绑好的手势。

  张德培又重新给他绑好了。

  他们重新踏上前行的道路。

  郭勿语副队长押着那个俘虏走在了前面,大家有秩序地跟在了后面。

  突然,他做了一个手势,表明前面有异常!

  这帮子小子紧跟着向自己的后面做手势,直到第十个半大小了,他小声命令后面的人停下来。

  郭勿语副队长掏出一块棉布手帕,塞进了那个俘虏的嘴里,把他推到一棵大树后面,同时又左右摆手。

  大家看明白了,这是让他们躲起来。

  所有人都躲到了树后。悄悄抽出了自己的佩刀,这样的森林里,只有刀好使。

  结果,是一队野猪哼哼叽叽地走过来了------

  真不是时候。一队会走的美味,只能让它们走了。

  --------------------------------------------------------------

  鸡米则是被一阵嚎叫声吵醒了。

  他揉着眼睛走出住处。

  这时他听到了让人害怕的消息!

  所有的人都死了------包括族长!

  敌人有天上的神雷帮助,还有会喷火的棍子!

  还有无比锋利的长枪!

  我的地神,河神,鸟神啊------

  几个长老都要疯了。全族的青壮只回来这几个人?!

  寨子里的人一片混乱,好在还不是鸡飞狗跳。

  因为他们不会畜养家畜,也不会养狗或是养牛。

  只能把大竹子门关闭得紧紧的!

  鸡米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一会儿,他去帮忙把寨子的大门加固,一会儿,他又去帮着把竹墙绑好。

  几个长老悲伤地说:“孩子们,拿起武器来,保卫我们的寨子吧!”

  鸡米和其他一样拿起了那些铲子。

  年轻一些的女人就把竹子削成了尖!

  寨子里现在竹枪如林了,但是那枪头不停地在晃动。因为持枪的是女人。

  郭勿语副队长领着队伍终于走出了森林,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山谷中的平地,可以看到一个大竹寨子了,但是,里面全是竹寮,似乎连个竹楼都没有。

  郭勿语副队长马上让大家做好准备,可以远远地看见,那里面的土著似乎有刀枪,这又会是一场屠杀了,这些土著的竹弓可能连三十米都射不到!

  那个被绳子拴着的俘虏忽然冲着寨子的方向跪下了。大声喊着什么。

  大家面面相觑,要报信?但是这有什么用?

  他们忽然也听到了对面的喊叫声------双方似乎在对话,那个俘虏嚎啕大哭,声音虽然听不懂。但是可以看出他因为激动而走调了。

  郭勿语副队长上前一脚把他踢倒了,顺手把他的两只脚绑上。

  他的手法熟练,其实大家都熟练,绑水鹿都练出来了。

  郭勿语副队长命令道:“所有人等注意了,排列队形!”

  大家都快迅地排好了------但是,那个趴在地上的家伙还在努力仰着头嚎叫着。

  郭勿语副队长这时皱起了一字眉。他感觉自己的威严受了挑战,刚要想一脚踢昏他。

  这个时候,那寨子的大门开了,几个长老出来了,他们没有拿武器,却是双手在捧着一捧土,那土上还插着一根草。

  大家眼睛都圆了,还有这样的事情?!

  张德培队员高兴地说:“他们这是投降了!”

  王征队员不高兴地说:“你是如何得知?他们后面的人还有出来呢,或是使用诈术!”

  但是,那几个长老出来后,他们后面的人也都出来了,基本都是女人,因为他们的女人都不穿上衣的,男人倒是裹着麻布。

  只有十几个男人了。

  接着,他们都跪在了地上。

  那几个长老跪下后,还把双手颤抖着举到了头上。

  这就是典型的投降了。

  郭勿语副队长感觉到了一种征服感,这真是让人太舒服了!

  他想起了主家们的做法,发布了命令说:“长枪队,弓箭手,把他们都绑起来!”

  然后又说:“火绳枪队,进寨子里搜查,看看有没有藏着的人------小心些!”

  他们在寨子里搜查起来了,物资上真是啥也没有,只有一些干肉和旱稻米,一些织得稀疏的麻布,能有三口铁锅。

  最大最想要的收获是,他们又找到了十几块如指甲大小的天然金块。

  在阳光下,它们在郭勿语副队长的手上熠熠生辉!

  张德培队员高兴地说:“那些土著还不知道它能值多少钱钞,拿回给主家看,他定然高兴,又能换回些许有用之物!”

  郭勿语副队长生气地说:“你真是没有联想能力,你就没有想到,这周围一定有黄金矿?!”

  张德培队员挠着头说:“噢,对哦-----”

  郭勿语副队长拿着金块,找到了一个长老,问道:“这个------哪里有?”

  他做了一个四面八方的手势。

  那个老头因为被绑起来了,他努力把下巴冲着西北面,说着郭勿语副队长听不懂的话。

  郭勿语副队长心里知道,大概是在西北面了。

  他转了一下眼珠,又到了他们跪倒的最后面,看到一个不太大的小土著,说:“这个------哪里有?”

  他做了一个四面八方的手势。

  鸡米看到一个比自己高大的人,走到自己的面前,拿着一块“黄铁”。

  似乎是在问自己在哪里能找到。

  他知道的,在那面有一条河,偶尔可以在河边捡到,但是这个没有什么用处,太软了。

  他的下巴也冲着西北面指着了。

  郭勿语副队长高兴了,他解开那个小土著的绳子,喊来了张德培队员,说:“你带着两个队员,让这个土著带路,去那里看看,弄不好会是一个大金矿!”

  张德培队员高兴地领人去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