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建立两个规矩

第一百六十八章 建立两个规矩

  张德培队员对着鸡米说:“我给你解开了绳子,你莫要跑,你的爹爹和娘亲都在那儿呢。”

  鸡米感觉这个人不是很凶的人,就说:“那里不远的,平常我们都去那里打水打鱼。”

  其实两方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但是他们还在说。

  张德培队员对着鸡米说:“一切都是可以交换的,你们为何偏要去偷抢呢?莫非这就是主家们常说的丛林社会?”

  鸡米看到他把那铁棍子背到了后背上,更高兴了。

  先前,那个跪在外面的人是寨子里除了族长之外最能打的勇士,他在那喊着让大家投降,千万不要反抗了,说他们有天雷和能喷火的铁棍子,中者必死!

  当时寨子里的人也有证明的,这样,长老们才真信了。

  好像,他们真的就不杀人了。

  鸡米说:“你们要是有了那‘黄铁’,你们会走吗?”

  好吧,张德培结束这无聊的鸡同鸭讲,他们谁也听不懂谁的话,他做了一个快走的手势。

  张德培发现这个小土著能看懂他的手势,这让他高兴了。

  这条寨子的西北面真的有一条河,不过按照主家的标准,只能算是溪了。

  张德培沿着岸上的沙滩走了走。

  这时候是下午了,他们看见,那沙滩上在阳光的照耀下,真是金星点点!

  他们蹲下来,扒拉着沙子细看,可以看到真的有小小的金子,几个人都大乐,抓起砂子来,揣进了兜子里。

  主家有让他们看见奇怪的石头或是物件,就要拿回去给他看的命令。

  他们回去后,把沙子给郭勿语副队长看,大家凑过来后,看着都高兴了!

  这是要发财了。主家又可以买很多好物件了,因为主家从来不攒钱钞------

  郭勿语副队长马上改了主意,这个竹寨子不能烧了,留着它吧。正好可以用来淘金。

  他马上下令,把人都放了,关进这个竹寨子里,不带回去了,到时候好用他们来干活。

  他们则在寨门口扎下营来。

  同时安排了一队人马上把那些天然金块和砂子送给主家。还嘱咐那些队员说,莫要走漏了风声。

  这个好处是我们的,大家当然都心照不宣了。

  ---------------------------------------------------------------

  张国安一边在指导着染料商于联的烧制,一边等着平息土著的消息。

  硫化染料最容易用低温烧制出来的,是青色和蓝色。

  染料商于联当时就大喜,发财了!

  一担靛青要五十多贯,而如果用此物,怕是连十贯的费用也用不上!

  还有那蓝色呢?

  他当时就用那臭碱水试染了一下,蓝色虽然不是很明亮,但是色调很正。

  染料商于联心想。有这两样就够用了。

  但是张国安指导说:“你再加温,加长时间,它们还会有变化,只不过要自己慢慢试制,毕竟,这里与殷地安国的情况不同。”

  实话是,他可不舍得把工业温度计交给他们来使用。

  染料商于联心里最后一块石头落地了,他说:“好说,好说,在下让工匠们反复试制。单单有这两样,便是足够了。”

  张国安点点头,不管了,很简单。利益会驱使他们研究的。

  当他正在组建石硫农药厂的时候,硫矿区的消息传回来了,杀死了几十个土著,还送回来了一些俘虏和伤员。

  张国安叹了一口气,这还是丛林社会,没有办法。

  他马上找来带过来的一个医生。给伤员看病。

  但是,他对郭勿语副队长带队去抄了他们的寨子,感到不妥,这有些过分了。

  半大小子可能冲动了。

  但是,事已如此,他也只好又等着消息。

  刘纲和其它几个开矿的人来找他了,说:“那些俘虏,莫不如卖给在下,嘿嘿,这采矿的人手还是不够啊。”

  张国安摇着头说:“不能卖给你们,他们的罪行没有那么大,可以让你们使用,但是,你们必须给报酬------”

  刘纲笑着说:“那是当然,在下这些人,当然会给张船首报酬了。”

  张国安摇着头说:“不对,是给那些土著报酬------”

  “------”

  张国安解释说:“虽然他们是土著,但是,我想在这里立两个规矩,那就是劳动一定会有报酬,一切东西都可以通过交换得到!”

  刘纲讪讪地笑着说:“非也,此地不是八道河------他们不过是土著。”

  张国安好心地说:“眼光放长远一些吧,这个两个规矩很简单,是人都能学会它们,如果在这里都学会了,也遵守了,你想,你以后会挣到大钱的。

  一个真正安全、和谐的环境下,所有人都会好过。

  刘纲和其他开矿人商量了一下,同意了张国安的两个规矩,没有办法,他是岛主。

  随着木板房都一一搭建完毕,这里有了一个小村子的模样了。

  张国安不想去管人家在这里要怎样生活和发展,他给这里建起了基本的生活条件,说过的,也做到了。

  日本农民还在四周的空地上种上了蔬菜,如果再运一些水牛来,这里就可以开荒了。

  但是,张国安不想先管这里,八道河地区的粮食非常充足,他们暂时无需回大宋购买粮食。

  紧接着,他的流求卫队回来了一支小分队,神神秘秘地找到了自己。

  张国安在自己的木板房里,倒出了那些天然金块,足有一公斤了!

  而且,那个队员还拿出了一些砂子,张国安把它们轻轻摊开在桌子上,肉眼可见有砂金粒。

  张国安笑了,他当然知道流求岛上的主要金矿在哪里,只不过现在不是开挖的时候。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随随便便一条小溪里,竟然有这样多的砂金。

  这真是一个自然资源极其丰富的时期。

  前文提到过,金银之物作为贵金属,在大宋很值钱,但“值钱”不等于是“钱”。

  金银被列到国家的货币系统中,大概是在唐朝。

  但是中国是个缺金缺银的国家,像欧洲金币、银币那样广泛流通是不可能的。一直到明朝中后期吧,白银从欧美大量流入,银子才成为完全的货币形态,银本位的货币系统才开始正式确立。

  在南宋,普通人身上装钱,一贯就是个极限了,一来政府不允许,二来想想你身上装着1000个一元硬币是个什么景象?

  南宋政府规定,超过一贯的买卖,得用“交子”或是“会子”,但是这个法令不太彻底,因为没有办法全程监控。

  而且规定商旅做生意,携带的铜钱也不得超过10贯。

  要是敢把钱币带到国境外,那更是有罪,在南宋,起码要被流放。

  大宋不是有一个钱钞法嘛!

  这时的金银主要是用于地方政府上供、朝廷赏赐、军费、国费开支以及大额海外贸易等,并不会在民间流通。

  老百姓要花银子,得先去某个“金银交引铺”换了才行。

  金银不必说,交是交子,引是盐引和茶引,要把金银换成铜钱或是交子才行。

  现在南宋临安城里有一百多个这样的铺子,打一个比方吧,金银那就像在那面世界里拿着银行卡一样,你卡上就算有一百万,你也买不上地摊上的一碗面吃。

  张国安想了想,感觉用来和大宋进行大额交易最好用它了,交子嘛,他留着给别人发工钱用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