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发展才是硬道理

第一百六十九章 发展才是硬道理

  淘金是一个简单而艰巨的工作。

  可以根据沙和金的比重不同,把混合有金砂的沙粒用筛盘在水中荡洗,使其一圈一圈地旋转沙子,相对比较轻的河砂会随水流去,密度大的金子留在底部,这就是常说的淘金工作。

  经过淘洗大量的沙子后,就可以得到很少很少的金粒了。

  或者像淘铁矿砂一样,弄一个上料口和溜道槽的整体纯木设备,把经过简单筛选的河砂采用溜道式冲洗筛选。

  这都很简单,关键是含金量高低的问题。

  从队员们拿回来的河砂看,这里的金砂怕是要多的吓人,这里可能是人类第一次来淘金的原因吧。

  张国安仔细询问了一下情况,确定他们所言属实后,说:

  “这样,我先教给你们淘金的办法,然后,你们先组织人手做起来;带一些生活物资去,然后叫郭勿语副队长带着一半的人员回来,以守住一道河河口为主!

  我随后会再派出一些队员来,同时,这里马上也修建城堡式炮台!”

  张国安随便找了一个簸箕,在河滩上演示了一番。

  这道理非常简单,大家一看就明白了。

  然后他们听从了命令,带着很多生活物资出发了。

  张国安回到自己的木屋里,又策划了一番后,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决定马上回去操办一下,还要加强对这里的供应!

  他带着自己的船队和大量的硫磺,沿着流求海岸,两天多后,驶回了八道河地区。

  古剑山队员竟然专门跑来了,得意地说:“张主家,我指导他们的工匠,第一次点火就烧出了好的骡马式水泥,下雨都没有耽误------”

  “好样的!”张国安高兴地说,“你算是基本掌握了这个技术了。而且,还能让别人学会,真是好样的。”

  张国安拍着他的肩膀赞赏着。

  古剑山笑了,眉眼都分不清楚了。

  张国安问了一下。说:“你们去找泥灰岩了?”

  古剑山马上说:“找了,现在还没有找到更大的矿,但是,先前那个像一座山一样,几年都用不完。”

  泥灰岩分布相当广泛的。一般的海相泥灰岩常含原地生成的化石和微体化石的残体,证明其沉积于安静海盆,或是大河入海口。

  一股的湖相的则属安静浅水环境产物。

  分布广泛,不代表到处都是,肯定还能找到。

  这一天正好是十天一次的休息天,张国安到处走了走。

  这里前两天下了一场大雨,这对农业生产好处太大了,节省了很多人力。

  张国安看着那近万亩郁郁青青的稻田,心里万分欣慰,只要再过了这一季。他更是什么也不怕了------像那个土豆和地瓜,那只能是起到辅助作用,真正能解决问题的,还是优质的粮种。

  张国安没有理会那些正在欢乐的人群,他们又在利用火绳枪、弓箭的射击和蹴鞠比赛来赌博了。

  男女老少一齐上马,大喊大叫。

  这是他们的快乐,但是张国安觉得真没有意思,好赌的习惯他们真是改不掉的。

  他回到家,安静不在,他便直接去了育种育秧基地。

  安静只有一个人在那了。正在一大片竹席上,翻晒着玉米种子。

  为了这些玉米种子,她真是操碎了心。

  生长期间她要严格地、分期多次进行去杂去劣。

  还要母本去雄,把母本雄穗刚露出顶叶而尚未散粉时及时拔除。把制种区所有母本的雄穗一株不漏地全部拔除,还要加强人工辅助授粉工作。

  在玉米散粉期,一般要在上午8--10时,待露水干后散粉最多时开始授粉,还要边采边授,或振动父本株散粉。这要进行4到5次,以提高结实率,很烦人的工作。

  最后的脱粒和翻晒也要小心。

  张国安看着她戴着大竹斗笠,一个人拿着大竹笆子,细心地翻晒着。

  只要这一次制种成功,他们就可以骄傲地说,他们真的给大宋带来了又一种高产粮食。

  大宋不缺少土地,整个长江以南及四川部分,总共才一亿人不到------想想吧,就算是现在,临安县城的天目山地区,还能发生老虎出没的事件。

  张国安坚持认为这个大宋只是缺少有效的武力,安静则倾向于认为这个大宋缺少高产的粮种。

  这小两口很快就统一了思想,缺少补啥。

  张国安也拿起了一根大竹笆子,走上前脱了鞋子,开始也翻晒起来了。

  这个时候是阳光最充足的时候,要勤翻,要均匀,每一颗种子都是宝贵的。

  安静说:“一道河那里安全吧?”

  “非常安全,没有死几个人。”

  “这里的医生告诉我,你走了后到现在,又死了三十多个-----”

  “安静,你看,这说明我们带的青蒿还是有用的------我们已经尽力灭蚊了,那二十个半大小子没有任何问题,这个还是和个人体质有关系。”

  安静叹了一口气,前后有几百人死了,这为了这一块地方!

  张国安听了她的叹息说:“我们应该骄傲,开发这一片土地,死亡率还不到百分之二十,其他厢兵情绪不是很稳定?这个时空的人也是相信天命的,而且我们按时发工钱,他们还是非常愿意的。”

  安静想一想也轻松了一些,说:“等着金鸡纳树成材后就好了,奎宁副作用大是大,但是总是能抗疟疾的。”

  张国安后来帮助她把玉米种子都装好袋子。

  若大个育种育秧基地,只有两个人在忙碌着,没有办法,法定假日嘛。

  随后,张国安又去了八道河造船厂。

  那里只有张老实厂长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其他人也都去玩了。

  张国安看了看那个船坞工程,感觉再有一个月就能完成土石方工程了。

  张老实厂长高兴地说:“在下从没有指使过这样多的人劳作,这开挖速度甚是快------”

  “人多力量大,再说,在这里干活无法分心------”

  “呵呵,这个流求大岛真是好地方,那樟树都是大片大片成林的,只是进到山区不远便看到甚多,还有那成片的相思树和松树。”

  张国安点点头,说:“你要是顺着八道河再往山区里走一走,还有一种叫云杉的树木,那天生就是做海船桅干的木材,高达十几丈,整个大宋都没有,只能在流求大岛的山区里能找到。”

  张老实厂长高兴了,说:“甚好啊,有樟木,相思木,松木,只差这个桅杆了,只要找到,就万事大吉了!”

  “放心,老张,我会全力帮助你的。”

  张国安说完,就离开喜滋滋的张老实厂长,去盐场看看。

  他知道,张老家厂长总觉得自己工钱高而不好意思。(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