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请喝一杯洗脚酒吧

第一百七十三章 请喝一杯洗脚酒吧

  流求大岛是水果大岛,不要说南部的椰子有多少了,就是那遍山的野香蕉也是要多少有多少了。

  当时,安静首先是用椰子酿酒,这个资源就太丰富了。

  为此,她专门找土著小孩子,不分男女来教他们操作。

  安静先让他们爬上去,用绳子系住椰子的花芽,使其朝下,这样有利于几天后再剖开来提取汁液。

  这是一种有嫩竹香味的新鲜液体,含糖百分之十五到十八。

  提取时,将每一个竹筒容器都悬挂在椰子花芽下面接取液体 ,那花芽每小时渗出大约五十到七十毫升的汁液。

  汁液滴入竹筒后,就直接在竹筒内自然发酵酿酒。为了抑制杂菌增殖,也可以加一块老松树皮来帮助酵母发酵。

  这个取液的竹筒一天早晚更换两次,一次取液量在七百毫升左右。

  每更换一次,就用薄刀片将花芽切除了,这时酿成的酒可以就这样从竹筒中倒出来灌入大陶罐中,补充一点糖和酿酒酵母菌后再经发酵

  他们这样就制成酒精浓度大约为10%的酒,然后进行反复的蒸馏,便可以得到高度的酒精。

  还有一个办法,他们取来成熟椰果,砍破椰子取肉取水,将椰子水和椰子肉一起破碎了后制成浆,发酵成酒,这样直接可以得到酒精浓度为15%的酒。

  椰子酒制作的历史可追塑到宋代以前。

  宋代的大文豪苏东坡谪居海南时入椰林畅饮椰子酒,写下诗句“美酒生林不待仪”赞美椰子酒胜过古代酿酒始祖仪所酿的美酒。

  但是,第二种椰子酒的制作工艺要求高,制作出的椰子酒绝非易事。

  因为椰子水从椰果中取出时清甜可口,放置一段时间后就混浊变苦涩味。

  所以做椰子酒的椰子水、椰浆要及时处理,要有很高的技术,才能得出较好的成品。

  这时候,安静的基本生物学知识就发挥出作用了,因为她事先带了不同种类的酿酒酵母,而且还因酿酒酵母属于简单的单细胞真核生物。易于培养,且生长迅速。

  酵母菌形态虽然简单,但生理却比较复杂,种类也比较多。

  酵母菌将葡萄糖、果糖、甘露糖等单糖吸入细胞内。在无氧的条件下,经过内酶的作用,把单糖分解为二氧化碳和酒精,这个作用即发酵。

  眼下这个时空的人哪里知道这个原因,他们最好的酿酒师也只能是知其然。而不知道其所以然,所以他们把这个工艺总是看得神神秘秘的。

  由于安静处理问题的针对性强,发酵速度快,所以第二种方法产量更高一些。

  当然,第一种方法属于偏得的而且毫无成本可言,也仍在进行中。

  同时,她再用硅藻土这种流求大岛常见的东西进行澄清,过滤后,那椰子酒便晶莹透明,其香清雅。其味醇美甘爽。

  这时那酒颇似椰子水而胜似椰子水,说它是酒,却没有酒的刺激感。

  斟上一杯观色闻香,小饮一口细细品味,只觉得一股清香沁人肺腑,一股淡淡的甘甜滋润心田,令人心旷神怡,飘飘然回味遐想。

  经常有女子要酿酒时偷喝,不好看管呢。

  所以,安静就监督她们要快速反复的蒸馏。到了酒精能到70度时,她不急了,没有女子敢喝了。

  至于说香蕉酒更简单,说几句吧。

  首先把山上采来的野香蕉埋在地里捂上个三四天。取出来后可能略略闻到有酒精味,而且蕉身也发软了。

  这时候就扒了香蕉皮,放进一口长五米,宽两米,深半米的木箱里,加一些干草。再加到十厘米深的水,然后就让沈千千这样的小女生们,在香蕉和干草之间反复地踩,直到香蕉与木箱里的水完全融合了,再把干草扔掉。

  一开始,小女生们提着安静给她设计的殷地安式连衣裙,在那个大箱子快乐地踩着,各种方法地踩着。

  安静在远处听到她们传来的欢声笑语,心想,这里出去的女人要是都能学会几样生存本领,她们将来还能走上出卖自己自由的道路吗?

  经济上能独立的女人,才是真正独立的女人!

  当那个木箱里的香蕉和水彻底融合了,然后把它们倒进几个大陶缸里,洒上专用的酿酒酵母后封好,最多四天,就可以酿出含酒精10度左右的香蕉酒。

  这酒还是混浊了一些,这时可以通过炭粉过滤一下,再用硅藻土澄清和最后过滤。

  充满着果香的香蕉酒就出来了。

  安静高兴的是,这个酒,女子们不偷喝了,就是让她们喝她们也笑而不语,直捂嘴。

  但是,位于育种育秧基地的酒厂总是散发出的蒸馏酒的香味,让大宋男人们受不了了。

  安静也有办法,上山采野香蕉来换酒,最好把野香蕉树好好地迁到一起,有利于以后进行品种改良。

  这个时候的野香蕉多是多,但是个头太小了。

  有时候,大宋男人们在吃晚饭时,会一人得到一竹杯子香蕉酒,知道底细的鲍威队长坚决不喝,不能又输人家钱,又喝人家洗脚酒吧,这个做人太失败了。

  但是郭勿语副队长不怕,他就把他那一份喝了,确实好喝。

  其它的野山果就不必多说了。

  最后再借用蒸馏和生石灰,基本可以得到高浓度的酒精了。

  第二天,张国安带着精心制备的醇醚溶液和樟脑,带着一把火绳枪又去了那间小木屋。

  (可不敢再写乙迷了,原来绝对是敏感词。)

  张国安拿出昨天制备的三种硝化棉,感觉有些潮了,便又晒了一会,等到干透了后,便把它放到装着醇醚溶液的罐子里,轻轻开始摇动。

  先前,他已经把樟脑放在铜锅里,加上水后,生上木炭炉进行溶解。

  他在摇晃了大约二十分钟后,他打开看看,大部分已经变成絮状了,但是还有一部分不太行。

  他知道这是醇醚溶液纯度不高的原因,又摇晃了十分钟后,方才完成溶解。

  随后他把醇醚溶液蒸发掉,得到了胶状体。

  他随手轻轻把它搓成长条状,切成大约一克一个的圆柱体。

  最后樟脑已经溶解了,他把这些圆柱体投入到里面,看着表,煮了近三十秒后,然后取出。

  就这样,他把三个类别的硝化棉一一胶化,经过樟脑溶液处理后,他准备要试枪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