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摔/炮/式火帽

第一百七十五章 摔/炮/式火帽

  张国安拿出的火帽式米尼步/枪结构简单,有利于大宋工匠们手工打造。

  它的口径是8毫米,重量为8公斤,子弹为头柱壳铅弹,每发重为32克,枪身全长25米。

  枪通条同样位于枪托中。

  张国安同时把击发部分的安全锁去除了,因为击发前必须安装火帽才行,平常就算走火了,也是也是击锤空打击砧。

  这样更加简化了整体结构。

  张国安把每一个部件都精确地画出,还标出了它们的各项数据和整体的样子,当然,这种火帽式米尼步/枪要比火绳枪要复杂一些。

  胡镇北铁匠和其它铁匠看了半天,说:“不难打造,但是这个所谓的击砧与火门上下有孔直接相联,那个火/药池哪里去了?原先夹火绳的龙头改成了击锤却是为何?”

  张国安笑着说:“我自有办法,你们只要能打造出来就行。”

  好吧,他们抽出了两个铁匠专门打造这个。

  张国安则去专门解决火帽的问题。

  他确实准备了两种方法,一种是摔/炮/式火帽,一种是雷/酸/汞式火帽。

  摔/炮是那个时空人人常见的东西,就是打在人的身上,也不会造成任何伤害,除非是大规模地集中起来。

  摔/炮对人造不成伤害,但是,足够用来点燃发射/药了。

  而且它的加工相当简单,在那面世界里,许多小/贩/子都是在农村的家里自己做的。

  张国安让人直接把一些银器的表面锉下来十克左右的银屑,然后投入用七十克的硝酸,一百克的酒精组成的混合液里,然后稍微加热,即有白色沉淀生成,将沉淀物取出后洗干净。

  张国安用竹刀轻轻把它们和一千二百克面粉加水混合好,最后晾干,再切割成每粒重约25克的小块。

  然后。他试了一下,让它从50厘米高自己落到地上,结果没有炸响。

  又在150厘米高让它自己落下,也没有炸响。

  他又试着向石头上摔去。终于响了。

  他意识到,自己这里是土路,不是那面世界到处都是的硬化地面。

  他又试制了一下雷ong。

  这个更简单了,他用水/银和硝酸作用直接生成硝酸/ gong,然后把硝酸/ gong再与酒精发生作用。可制得灰/雷/ gong。

  他把最后得到了一些灰色的沉淀物,小心地收集起来,然后轻轻放到瓷盘子里,加上一些桐油,这是为了钝化它的反应敏/感性。

  他轻轻搅拌起来,然后把混合体也摊平在垫了纸的桌子上晾干。

  也同样用竹刀切成每粒重约25克的小块。

  他又试验了一下,发现比摔/炮/式的反应迟钝了一些,他想了半天,决定还是用前者,这个硝酸/ gong太危险了。有剧/毒,虽然数量少,但是时间长了,对枪手太不利了。

  他又去找铁匠们了。

  他加给他们的任务是制造几个小铜盂,半径要比击砧大一点,三十毫米深就可以了,这样能让火帽套在击砧上不容易掉下去。

  这个简单,趁着他们去打造时,张国安看着那两个铁匠你一锤我一锤的打着一块裹着铁棍的铁板条,重新烧红时。还要向着上面洒着一些炭粉。

  他们这是在补充因反复锤打而损失的碳成份。

  真的,速度太慢了。

  他们这是在事先还把所谓的好铁都打成标准的铁板条的情况下,才做到的。

  张国安事先也想过要实行流水线式加工,但是。他们的加工精度做不到,还不如让他们两人一组,一点点自己打造。

  宋子强在临走前给他们制造了一批各种型号的通止规,还有重量单位的砝码,这算是他们强行推行自己的标准吧。

  张国安想,让他们配合着练一练。再让他们熟悉一下工艺过程,那时候才是开始搞一搞流水/线式生产。

  这个时候,原先那几个船长来找他了。

  他们高兴地向张国安感激说,他们找到了合适的山坡,开始挖建洞窑了,这一次他们还要挖出更大的,也感谢他派出的小哥的指导。

  一个带头的船长说:“张船首,在下有一个不请之请,请问,可否也让我等晒盐?”

  张国安心里道,果然啊,大宋人是见到利润就想要分享,这一天肯定会来到的,但是没有想到这样早。

  张国安点一点头说:“可以,但是,你到哪里找那样多的人手?你看到了,这里哪有一个人是闲着的?连小孩子都要干活------”

  那个带头的船长大喜道:“莫要让张船首操心,我等自然会去招募人手!”

  他们其实早把这个晒盐田的投入和产出算了个明白,九成是人工费用。

  那个带头的船长说:“在下还有幸认识一个大盐商,颇有资财,他定会鼎力投入------”

  张国安心里乐了,看看吧,只要有了利润,啥人都能全力投资。

  当时在临安城时,哪里有大商巨商跟进?

  那个带头的船长说:“在下知道这里的规矩,上交一成的产出------但是,可否能把制成精盐的秘法也告诉在下?”

  张国安想了想,说:“好说,不过我多了一个条件,你产出的精盐,我要两成!”

  他不能再凭白无故的教大宋人了,总是要有些回报!

  那个带头的船长心里痛了一下,但是他怎么也看不明白人家是怎么制出的。

  盐嘛,不管是哪里产的,总是会有一点点苦涩之味,天生便是如些,但是精盐却一点也没有,真是好货色,要不能是大宋官家独自经营?

  他同意了。

  张国安看出他的心疼了,但是没有理会。

  精盐能多卖出多少钱钞,普通海盐又能多卖出多少?他们自己心里有数的。

  张国安看着他们走的时候,还是个个神采飞扬,这是一笔巨大的利润。

  那些铁匠把他要的铜盂打造好了。

  他当场就把那些小块塞上去了,然后把铜盂顶在一个铁棍子上,用一个小锤子轻轻一敲,“啪”的便响了。

  铁匠胡镇当时就笑了,说:“某就猜到了张主家会用这个方法!”

  张国安没有稀得搭理他,他要是见过火帽才是见鬼了,吹牛呗。

  接着,他去了那家皮子作坊。

  此时,那一家作坊里的人正忙得厉害。(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