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吕文德的惊喜

第一百八十七章 吕文德的惊喜

  接下来,还有让京湖制置使吕文德惊喜的事情。

  天神,那火绳枪竟然天生就是守城之物!

  鞑靼强盗集团在灭金后第二年就开始入侵大宋,在战争爆发之时,吕文德以土豪的身份开始活跃于战争前线,逐渐崭露头角。

  到了1237年时,吕文德以池州都统制率军援安丰,与杜杲守城力战,鞑靼大军乃退。

  次年,和杜杲的儿子杜庶、聂斌等率精锐在要害处设伏击鞑靼大军,连传捷报27次,尤其是他守卫仪真时,更是让仪真之民,皆恃以为命!

  后来吕文德被提拔为福州观察使、侍卫马军副都指挥使,总统两淮出战军马,捍御边陲。

  直到他被任命为京湖制置使,授少保。

  至此,吕文德开始成为镇守一方的主将,他在发迹过程中,依靠由自己亲族及家乡樵夫、炭农等编成的“黑炭团”作战,而他的亲戚故旧如弟弟吕文焕、吕文信、吕文福,子侄吕师夔、吕师龙、吕师道、吕师孟、吕师望,女婿范文虎,同乡夏贵等均得到提携,先后成为大宋现在的重要将臣。

  所以,他属于一个善于防守而且敢于伏击鞑靼大军的将领。

  也因为如此,他一眼就看出那个火绳枪的好处来了。

  当他看到示范用法的士兵,很轻松就打中了四十步开外的木板墙时,大为兴奋!

  此物远比弓箭的杀伤力大!

  但是六弟吕文焕叹道:“可惜啊,装填弹子时过于繁琐------”

  “六弟,不怕如此,某有城墙可当阻碍------石炮可用来击远处,接以弩床,最后为火绳枪与弓弩间用,天下何人可攻破襄樊二城!哈哈哈!”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心里大喜啊,贾平章送来了军中重器,如虎添翼了!

  他的六弟吕文焕脑补了一下大哥的设想,有些明白了。也是深为高兴。

  押运官还给他们送来了一份由大宋官家赵禥亲自设计的几种阵法图,让他们可以择机而行------

  说实话,前线的军官没有不怕这样的阵法图------不了解实际情况,随意指挥。那绝对比敌人更能杀伤自己人。

  但是,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哪里敢置之不理?

  他当时就恭恭敬敬地接了过来,还装作是求知若渴的样子翻开了看。

  其实,他是土豪出身,识字不多的。甚至有一次喝多了,还口出不逊,骂孔子为何不曾多多教他识字------

  可是,他打开阵法图看后,心里马上喜欢上了,这里全是图不说,解说的语言甚少,还好懂。

  大宋官家赵禥如何不知道大宋武将们的特点,所以语言尽量都是直白浅显,以大量的图画来佐之。

  要不说京湖制置使吕文德也是征战了二十几年的老军官了。他看了那八段轮射之法,好上明白了用意,当时就在脑子里给改成了六轮。

  因为如果城墙上站了八段人,怕是会挤,也防止对手趁机用重弓伤人。

  还有一个小型石炮,京湖制置使吕文德看了就想不明白了,它拋石的地方为何不是网兜,却是一个铜盆大小的勺子?

  那押运官说:“此物就是霹雳炮!”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想了想,不就是纸包着黑火药还有石灰之物嘛,一般的床弩皆可用。多余用它了。

  那个押运官说:“此物可不是一般的霹雳炮-----是御前火绳枪军军器所所出,是大宋官家专门安排的地方,方能打造此物。”

  那个押运官挥手让人捧过来一个海碗大的铁球,京湖制置使吕文德是一个大手大脚之人。一手就抓过来了。

  他看那个人捧的架势,就知道不是实心之物,果然也就是七八斤的重量。

  他看到那铁球上有几道纵横的纹路,又看到有一个凹下去的洞眼,他的手指过于粗大,塞不进去。

  晃一晃。似乎听到里面有声音,他不知道这是如何一回事了,不可能用它来砸人吧。

  那个押运官得意的一笑,拿出了一个木塞子,那木塞子中间有引火线,他用力塞了进去,那引火线露在外面了。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脑子里一闪亮,说:“难道,难道这药力竟然能炸开铁壳!”

  那个押运官又是得意的一笑,说:“然也,非是火绳枪军军器所所出的黑火/药才能如此,其它军器所出的则只能包纸或是竹筒了,某也给制置使带了些------”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一下子跳了起来,说:“快些,演练给某看!”

  此霹雳球不可用于水上,他们便找了一处平地,两个士兵一个点燃了引线后,另一个马上松了绳子,很快就完成了抛射,打到了两百步远,但只见那铁球滚动了一会儿,毫无动静了。

  那个押运官这时尴尬地说:“事先忘了说明,此霹雳球大约能有三成炸不响,但是绝不要靠近,过半个时辰方可捡回。”

  他喝到:“再来一枚!”

  很快又抛射出去了,这时,那铁球刚着地不久,“轰”的一声炸响了,一团红色的火球中,眼见那碎片迸飞到很远的地方。

  所有人都吓了一哆嗦!

  那个押运官这时恢复了得意的笑容,说:“莫怕,火绳枪军军器所里的人说过,两百步外,定然不会受到伤害,所以,不会伤到城墙,也不会伤到自己人!”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大叫道:“甚好,甚好!某看此物可以叫‘万人敌’了!若是打进鞑靼大军中------嘿嘿------”

  在场的人都眯着眼睛想了想那情景------

  好半天后,派出人取回了那个没有炸响的霹雳炮,一看,原来是那引线处先落地了,把那木塞震坏了。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反复看着那个震坏的木塞,皱着眉头说:“只有这一个办法来放置引火线?!”

  那个押运官一时无语。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也是一个从底层上来的军官,知道他这样的小官才是最不好惹到的,于是豪爽地说:“无妨,无妨,襄樊两城虽小,但也许会有一两个能工巧匠,只要那药力足,或许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毕竟都是经历过战场的人。”

  工匠之间,还有经历过战场和没有经历的区别,这里差距不小的。

  那押运官临走时,京湖制置使吕文德让人送了他十两白银,一对铜器。

  那个押运官高兴坏了,这个可以换回足份的十贯铜钱!

  之后,他开始引军操练起来。

  可是刚刚熟悉不久,竟然接到了一份公文,让他撤下石炮!

  京湖制置使吕文德当时就怒了,这是何道理!

  随后,他接到了平章贾似道的一封密信。(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