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澡堂惊魂记

第一百九十二章 澡堂惊魂记

  大宋到了南宋时期,权相现象就开始反复出现。

  秦桧、韩侂胄、史弥远、史嵩之、丁大全、贾似道等都是例子、权臣何以不断出现?这其实是一种制度性根源,因为他们一直处于战争环境。

  南渡以后,兵兴则令宰相兼知枢密,又重其财用之权,所以宰相复总民政、兵政、财政,三权为一而相权复振。

  还有就是武将权势增大。天下多事之际,帅府宏开,如所周知,南宋初年韩世忠、张俊、刘光世、吕文德等诸大将扩军自雄,政治上暴贵、经济上暴富,公然号称某家军。

  这样,直接让言官的力量削减了。南宋的各代皇帝总是袒护他所信用的权相,并因而压抑言官。

  如宋高宗时,言官弹劾权相,高宗立即诫谕台谏,为国择人,勿复再言。

  宋孝宗则指责敢于抨击权相的言官只是为了卖直,以沽名钓誉。

  还有从宋理宗和现在的大宋官家赵禥对贾似道的宠信上,都能看出来。

  大宋官家甚至直接出头帮助他摆平反对势力,这都与南宋长期处于战争期间有关系,不得已而为之。

  但是大宋官家赵禥和贾似道这个权相的关系恐怕还不仅因为这个,这里面还含有先帝宋理宗和谢太后对贾似道的无比信任而对他的影响,以及他自身的特点有关系。

  赵禥之母是荣王赵与芮府中的一名小妾,因出身微贱,总受正房夫人的欺负,发现怀孕后立刻被夫人逼服打胎药,谁知胎儿没打下来,还是出生了。

  因为他是皇帝近亲唯一的男孩,得到全府上下人的保护,无奈已中药毒,天生体弱,手足发软。很晚才会走路,七岁才会说话,智力应该低于正常水平,宋理宗为他配备了良师。精心教导,仍不能使他开窍,常常把皇帝气得发昏。

  先前的左丞相吴潜不同意让这个弱智儿为大宋天下的继承人,请求另选宗室子弟,但是。宋理宗是史弥远从民间选来的,本来就与宋宗室没多大关系,当然不愿意。

  贾似道乘机借宋理宗打击他,将吴潜贬往外地,别人这样才不敢多言了。

  他登上皇位后,群臣又请谢太后垂帘听政,但是谢太后拒绝了,这又不得不让大宋官家赵禥对谢太后怀有感恩之情。

  所以,他不得不完全依靠师臣贾似道,而且与他的师臣在一起。让他感到放心和惬意。

  这一天晚上,平章贾似道找来好友廖莹中一起小酌。

  此时已经到了隆冬时节,西湖上飘起了雪花,这使得风景别有一番风味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子今年比往年要冷一些的天气问题,然后开始谈及正事。

  廖莹中提出那本《福华编》已经付梓完毕,现在已经送出了许多本了,现在需不需要加印……

  《福华编》是平章贾似道让他编辑的,用以歌颂自己抵抗鞑靼的英勇事迹的一本书。

  平章贾似道想了想,说:“那个以后再说了,现在你若是不愿外放为官的话。去主管官坊印局如何?”

  廖莹中说:“某的心意全在刻印书上了,勿要用俗事来扰某清静……”

  平章贾似道知道自己这个朋友的脾气,便不再劝了。

  他又问道:“你说一下,那官坊印局的刻书比起府里的刻书如何?”

  廖莹中这时来了精神。骄傲起来,说:“论起刻书,彼此水平不差些许,但是,他们没有某配制的油墨,印制下来的书籍。当然比不得这里……”

  平章贾似道听了也很高兴,便说:“官家正在令人编纂《杠杆原理》一书,其中多有军事机密,老夫想让你去帮忙……听闻那书里画面众多,希望你能帮上忙……”

  廖莹中极为喜欢这样的事情,马上爽快地答应了。

  他说:“《杠杆原理》?这名字让人听了便感兴趣,某好奇它如何能与军事有关,定要看个究竟……前几日,某去洪桥子南河西岸陈宅书籍铺,看到了两本奇书,一本为《小学几何》,一本为《小学数学》,初读时,感觉似教授童子,再看下去,感觉无比精妙,竟能推演出三角形、梯型和圆形的面积,特别是那个勾股定理,某终于明白为何了……”

  平章贾似道随口说了一句:“勾股定理?不就是勾三股四弦五嘛?”

  “那只是一个例题,可是平章知道为何如此吗?”

  “……”

  廖莹中看到平章贾似道到底是对这个不感兴趣,便叹了一口气,官场上的争斗有何意思?哪里有一身轻松,从事于自己喜欢的事情好?

  这个勾股定理是书中的最后一页,且给出了两种证明方法,可是书上还说有其它十四种方法,以待后人来探寻,这真真是吊人胃口啊……

  平章贾似道最后应付道:“待老夫有空后,也找来看看……”

  廖莹中告退后,平章贾似道在明亮的蜡烛光下开始思索着朝中大臣的位置安排,他可不想每一次行事,都有人阻挠他。

  但是,他需要一步一步地来,大规模的撤换人员,他肯定会失败,所以,要慢慢来,还是利用那个《民声报》和监督言论者才好。

  现在,他吸取了上次太学生事件的教训,以后要抢在事态恶化前,把问题处理了。

  布置监督他人言论者,这就是平章贾似道选的第二个办法。

  临安城内的衙门,除临安府和各路“驻京办”以外,都是中央政府的办公机构,其建筑布局均十分豪华,功能也极为完备,办公、临时休息、卫生间、洗澡间等设施一应俱全,甚至连专职保洁工也由“仪鸾司”指派到位。

  也就是说,条件绝对可以跟现在的高档写字楼相媲美,官员们办公累了泡泡澡,完全不必出衙门。

  临安太学里也有这样的公用洗澡间。

  先前是雷宜中是担任太学的校长,有一天雷宜中去拜见贾似道,二人说话时,贾似道突然念了一句奇怪的诗:“碌碌盆盎中。”

  这句诗搞得饱学的雷宜中一脑子茫然,有何出处?代表什么意思呢?

  回到太学后,雷校长左思右想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越是这样就越担心,因为贾平章是不会随便说废话的,这句诗必定有它的内在含义。

  这件事就这样憋在雷宜中心里,搞得他睡不着也吃不下饭。

  几天之后,他去衙门浴室洗澡,无意中发现一处墙壁上写着两句诗:“碌碌盆盎中,忽见古罍洗。”

  终于找到了这句诗的出处,雷宜中惊出一身冷汗,这座浴室因不久前才重新修葺过,墙上的诗句肯定是最近才题写的,贾平章能念出这句诗,说明“太学”澡堂子里藏有他的耳目,自己洗澡时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甚至身上有几根毛,贾平章恐怕都一清二楚了,所以,最好是在任何时候都要闭嘴了。

  特别要注意那些年轻的太学生们的言论。(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