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万料大船不是梦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万料大船不是梦

  张国安对前装枪时代的技战术完全是一知半解,看着资料来建设。

  所以,他一般只是提一提建议,或者在硬件上帮帮忙。

  至于实战嘛,现在主要就是靠着狩鹿了,至于发生了两场与土著人的战斗,那比打猎还容易,不值得提了。

  黄祖与鲍威队长配合得极好,他在冷兵器训练方面确实有一手。

  有时候,张国安也看他们的训练,看他们挺像一回事的。

  黄祖经常排出一字长枪队。

  张国安看到那几十名长枪手紧紧地并排在一起,他们同时进退,举着一丈二的长枪,只做着刺和挑的两种动作,他们的两边,有刀牌手护住,也跟着同进同退。

  他们的动作都是极为简单。

  张国安当然明白,在冷兵器的战场上,可能没有什么个人花样表演的机会。

  他感觉场面枯燥了一些,没有啥气势。

  他突然想起来胸前双面行军鼓,还有单面腰间行军鼓……当然还有竹笛,接着他想起来《掷弹兵进行曲》了。

  他随口就吹出了那调子的口哨,再看看他们长枪队的行军动作,嗯,挺适用。

  对于鲸鱼的下水,他们一般都用来沤肥,或者肥农田,或者种硝田。

  但是对鲸鱼肝脏,他们听从张国安的要求,总要把那肝脏上的一层薄膜撕下来,鞣制好,用来制成薄皮手套,发给一些需要接触化工产品的劳工。

  当然,改成做行军鼓的蒙皮就更容易了。

  这一套简单的军乐器配上后,果然增加了流求卫队的气势!

  《掷弹兵进行曲》的节奏强烈而且明快,完全可以配上队员们的脚步。

  鲍威队长和黄祖两人还给做了一些改动,用不同的鼓声来现场指挥。

  总之,他们互相配合的越来越好,而且双方还会互补。

  鲍威队长让黄祖帮助火绳枪手们练习刀术,同时也让冷兵器队员熟悉火绳枪和掌心雷、火炮。

  黄祖一直想建起一支能跟上行军的火炮部队。他还看不上相思木炮,总是缠着张国安要他想办法。

  黄祖说:“张船首,你既然能想出那青铜大炮和相思木炮,就一定有办法想出能跟上行军的火炮……”

  张国安说:“行啥军。咱们现在不需要……那火炮能守住河口就行了。”

  “……未雨绸缪!”

  好吧,张国安的实用主义被他的纠缠打败了,认同了他的想法。

  张国安是真心不舍得把宝贵的金属用在制炮上,有几门能守住河口就行了,他内心深处一直认为一把铁锹一张犁都要比一支火绳枪更有用。

  一尊火炮出来。他的一架骡拉收割机就没了……

  但是,又不能不提前下手准备。

  他回去随便查了一下资料,找到了一种人可以扛,驴骡可以驮或者还可与炮车联用的火炮……虎蹲炮。

  他改成了两个款式,一种是二十五公斤,单人可以扛的样式,身长六十厘米,口径为七厘米,发射时要将两个前爪和尾部钉在地上,要不一发炮就会翻了跟头。

  这一种以发射霰弹为主。配上弹托,五十米内可以形成面杀伤。

  第二种是五十公斤的,需要两人一起扛或是驴骡驮运,当然也可以配上炮车,两人拉动,可以快速跟上行军。

  这一种可以对八十到一百米预定区域的敌人形成压制性打击。

  它们最大的毛病就是无法调动火炮发射的角度,只能是固定的,这一点没有他们的城堡火炮好。

  铸炮的时候,黄祖停止了对张国安的纠缠,改为对工匠们了。

  张国安命令用青铜铸造。暂时不要用熟铁。

  五十公斤的虎蹲炮算成铜钱不过十二贯钱,远比不上一个成熟的炮手重要。

  试炮的时候,张国安也到了现场,对黄祖说:“以后。如果你有机会了,你想一想,这个东西对防守和进攻有什么好处……你不是喜欢研究阵法吗?”

  黄祖看了那青铜虎蹲炮试炮的结果高兴万分,说:“啊呀,此物大有用处啊……敌人越多越密,则会更有用……多多铸造一些吧!”

  张国安按三到五人管一门青铜虎蹲火炮的比例算了算。说:“不可过多,每种五门,一共十门就够了……”

  黄祖嘟囔了一句什么,张国安没有听清楚。

  “你说什么?”

  黄祖翻着眼睛说:“无事……张船首先前说此物可以用在战船上?”

  “可以……不过要看战船的大小,比如刀鱼船的船头只能放置一门小型的虎蹲炮……”

  黄祖当时开始脑补了,等他想差不多了,回过神来,张国安已经离开了。

  让他们自己去反复演习吧,张国安不想管了。

  当时,他的造船厂一期工程完毕了,那里才是他的重点。

  现在,一条千料(一料约等于325吨载重)的海船成本不过一百贯铜钱,相当于七百贯的会子,但是从流求大岛运货到临安城,一千石的货物,那些帮助自己运货的船家就要自己五十贯铜钱……这还是公正价钱。

  海运其实远比河运和陆运便宜,海上航行要什么成本?

  所以,这真是一个暴利的行业。

  最为关键的,张国安必须有自己海洋实力,既要能请进来,又要能走出去。

  在他到了船厂时,厂长张老实正要找他呢。

  厂长张老实说:“这个船模的船帆过大……在下实在想不出什么样的布料能承受了这样的风力……”

  张国安说:“现在还没有帆布吗?”

  “未曾听闻……如果加以帆肋条,怕那帆又会过重。”

  张国安想了想万士达留下的资料,这才想起来,那个船模要等着帆布厂建起来后,才开始建造,他心一急,自己拿出来早了。

  张国安知道自己的带来的剑麻还远没有能够大规模使用的程度,所以只能等着了。

  他掩盖了自己的错误,说:“这样吧,你还是先考虑你最熟悉的船型吧……这个快速海船,我只是让你先看看……等我建起帆布厂再说吧。”

  厂长张老实说:“在下对二千料大海船了然于心,但是那帆布也可以建厂?”

  张国安点点头,说:“造船,从来都是一个系统工程,将来吧,你就会只管建造,其它的,都会有别人来提供了……到时候,你可能建起万料大海船!”

  万料大海船!

  厂长张老实当时就开始想象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