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不速之客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不速之客

  财富总是会吸引有心人注意的,这样的人可能是商人,也可能是走私者或是海盗。

  这一天,流求岛的八道河河口来了一条破破烂烂的官船,它领着好几条海船直接进了八道河河口。

  那个官船上是打着沿江制置使的旗号。

  鲍威队长马上命令队员划着着刀鱼船,冲着那官船去了,他们现在划船的配合越来越好,在八道河面或是一道河面上,真的像是一把小刀了。

  他们在离那官船二十步远的时候,停下来了,因为这个距离他们测试过,正好是他们船头上的虎蹲炮打击效果最好的距离。

  队员们高声询问来者何人。

  这时,船舱里出来一个身穿青衣的小吏,他傲慢地自称是沿江制置使朱清的府吏,想要与这里的张国安船首商谈事情。

  流求卫队的队员们没有见过这个阵势,马上回去禀告了张国安主家。

  沿江制置使?他自己查了查资料……知道了,他们就是一群被招安了的海盗!

  沿江制置使朱清,字澄叔,现年29岁,原为崇明姚沙人。

  原系杨氏家奴,因不堪其虐待,杀其主而避迹长江出海口处最大的一个岛屿,崇明岛。

  崇明岛四面环水,易守难攻,先前已不受大宋政府的控制,于是成为海盗的自由天堂。

  后来,从众多海盗中杀出来两个人,一个是朱清,另一个是张瑄,他们统一了岛上的海盗们,开始啸众剽劫,贩卖私盐,掳掠富商巨舶,最多时曾纠集海盗近万人,船只五百艘,活动范围一般在南至通海。北至胶东半岛和莱州湾。

  由于他们总在长江水道上作乱,南宋政府不堪其扰,便招安了他们,给了他们一个很虚的头衔。沿江制置使。

  南宋政府的意思是,你去管管长江水道的安全问题吧……可以收税,双方三七开,官方收七,他留三。还不给发工资……

  这样,他们还真不抢劫了,而且还专门收拾其它小股海盗,这样长江水道还算是安静了些,他们也转为专业收税和贩卖私盐……好在是仅此一家,而且是大多卖向北方,南宋政府也就忍了。

  如果历史不发生改变,1273年,南宋政府还没有完全灭亡时,朱清和张瑄背叛南宋。转身成为鞑靼水军的重要力量,朱清被授予代理管军千户的武职。

  三年后,这两个前海盗接到了一个任务:运送南宋库藏。

  那一年,鞑靼大军攻占了临安,南宋降臣建议丞相伯颜把南宋的库藏,包括档案、图表、祭祀器具都运送到当时元朝的首都元大都来,以备修宋史时用。

  等到他们胜利完成了任务后,忽必烈大头目又任命朱清、张瑄为海道运粮万户,负责海上漕运。

  最后两人富可敌国……结果嘛,他们在鞑靼强盗集团里发的财。被一个毫无理由的“谋反之罪”,便把家产充公了,人死财空。

  丛林社会里,耗子攒的东西。都会被猫占有的。

  当然,这是十几年后的事情,现在,他们还是打着大宋的旗号办事。

  张国安感觉不太好,他倒不是怕他们,而是不太喜欢与这样的人打交道。

  但是。他还是亲自去了。

  出于礼节,他请那个小吏到了家里,这里有一个空房间,充当办公室了。

  那个小吏洋洋得意地说:“我家制置使对张船首的海盐闻名已久,此次前来,便是谈一笔生意。”

  张国安心想,什么制置使,叫我家大王岂不更好?

  但是他不能明说,只是说无论是谁,都可以来这里做生意,只不过这里要公平公正才行,一概不赊欠……

  张国安从报告中知道,他这次带来的海船都是空的,真不明白他们要如何做生意。

  那个小吏说:“那艘官船可做低押之物?”

  张国安冷冷地摇了摇头,说:“那是大宋官府财产,我不要。”

  妈蛋的,一条破破烂烂的海船,劈成碎片烧火,我都嫌费事!

  流求岛最不缺的就是木头……

  沿江制置使朱清是私盐走私大户,他对盐务颇为上心,所以,当他听到有人能几万石几万石的贩卖,马上就十分吃惊。

  此时,扬州城才是天下的盐都,一次交易总共不过万石,有人能一下子送来几万石,这也太惊人了。

  于是差人打探,听闻是殷地安国海商,正在为大宋到海外荒岛上祈福,还做什么阵法,而且听说他们与平章贾似道关系尚好,他们的精盐还专门交于大宋官家的内藏库经营……

  当时,在崇明岛上所谓沿江制置使的官衙里,朱清制置使与自己兄弟兼副制置使张瑄品尝了一下传闻中的精盐……首先那洁白如雪的模样就讨人喜欢了,他们撮一些品尝,果然如同传闻中说的一样,没有海腥味和应用的苦涩味道。

  两人眼睛一亮,此物在北地可以卖个好价钱!

  鞑靼强盗集团虽然在长江和淮河以北建了政权,虽然也吸收了一些南宋的水军叛将,但是他们现在的海上势力还远远比不上南宋,朱清制置使与自己兄弟绝对不怕的,如果他们愿意,他们都能把走私货卖到海河去!

  他们在山东和苏北的海岸线上,更是有太多的眼线和联络人了。

  走私贩卖,没有去蹲在市场上卖的,他们需要有规模有能力的下家。

  这十几年来,他们与各路海盗来来往往,打打杀杀,大家慢慢都打造了自己的关系网。

  朱清制置使说:“那伙子海商听说在什么海外流求荒岛上用了晒盐之法,每日都所出甚多……”

  张瑄吃惊地说:“晒盐之法,单单是那石料就是投入就是巨大,就算是巨商之家也难以成事,莫非是与贾平章有干系?”

  要是真有干系,他们可绝不能招惹了。

  朱清制置使有些不甘心呢,又说:“与不与贾平章有干系不重要,探听一下虚实再说了,生意还是要做的……”

  他的兄弟张瑄马上点头了,抢不了,那就正常做生意,这也是理所应当的。

  朱清制置使随手招来一个府吏,细细嘱咐。

  现在的崇明岛,已经被他们兄弟两个经营的如铁桶一般,完全成了一个大寨子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