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让古人探去了底线

第一百九十八章 让古人探去了底线

  沿江制置使的那个小吏依了事先的嘱咐,要好好探知对方的底线。

  他又对张国安说:“张船首,若是官船抵押不行,那么沿江制置使这个名头还抵押不了几石海盐嘛?”

  张国安笑了,说:“大宋官家尚且与我公平交易,以货易货……”

  沿江制置使的小吏感觉不太舒服,又说不出哪里不对……看来他们与大宋关系还真是密切。

  他说:“如此,那就按照大宋的方式来购买你们的海盐了……但是,可以便宜些许。”

  “当然可以。”张国安点了点表示同意,因为人家这是上门购货,省了自己的运输。

  两人商谈了一下价钱,由此便定了下来,给了大量的会子。

  那个小吏在等着装运海盐的时候到处走了走,除了不让进的地方,他都看了看,心里有了计较。

  他穿着的是官府里的制服,除了张国安船首外,倒是也能唬住别人,还让他借此问清楚了不少事情。

  快要走的时候,还亲自与张国安打了招呼,说下次还会如此交易。

  张国安感觉这样的生意不错,最后,他别有用心地请他吃了饭。

  张国安边和他吃饭,边说:“以后,也可以不必用钱钞来买……比如可以用生铁或是其它金属来交换,还可以用淮南的石炭来交换,虽然量要大一些,但是可以不必花费钱钞,那地点也不远,应该不超过淮河南岸二十里……”

  那个小吏这个时候迷恋上了三十度的椰子酒,他点点头说:“听说过淮南之地有石炭,这个不难,但是未曾见过有如此清澄香冽的果酒……那石炭也可以换到此酒嘛?”

  张国安心里当然知道这个时空最多只会筛酒,根本没有其它澄清的手段,而且度数一般也没有这样高。

  所以,各种果酒也将是八道河地区的又一个拳头产品,现在的产量正在提升。

  张国安盘算了一下成本。给了他一个比较合理的价钱,说:“十担石炭,可换两斤这样的酒……”

  那个小吏眉毛跳了跳,说:“其他物件也可以换?”

  “当然。一切都可以如此折算……可以商谈嘛!”

  那个小吏慢慢就开始醉了,喝得快活嘛,把袖子都撸起来了!

  张国安看见他的胳膊上都是刺着文身,还是一条龙呢,这家伙还在江湖上混过呢。

  那个小吏这时又开始拍胸脯说话了。原来人家是在大金长大的,家境还算不错,当年还参加过大金的科考,但是没有考中,只是在家乡混了个县吏,但是鞑靼人来了后,他的一个仇家与鞑靼人经过商,会几句鞑靼话,借机蛊惑鞑靼官员,要不是他当时跑得快。早就让人寻了性命去……早知道这样,自己先去学一些鞑靼话啊,何必白白丢了一份差事。

  他在渡江逃命的时候,被朱清大王劫了船,因为自己有些学识,这才被拉进伙里了。

  现在受了大宋的招安,这才又能像以前一样了。

  张国安看这个被鞑靼强盗集团迫害到四处流亡的人,竟然不恨他们,反而后悔自己没有学会鞑靼话!

  那个小吏当时真诚地说:“没有靠山不行啊,听闻这里有贾平章的产业?”

  张国安冷笑了。说:“没有,整个大岛都是我自己的!”

  “呵呵,既然与贾平章认识,何不到大宋弄个闲散的官职……”

  “不不。我从不依附任何人……”

  最后他临走时,张国安送了他一桶三十度左右的椰子酒和鲸油,这算是广告了,他不介意在北方也打开一条产品的销路。

  张国安后来回顾着与他交谈的内容,猛然明白了,妈蛋的。这个小子在摸自己的底线呢!

  古人还真是不傻……但是摸了底线又能如何?!

  他叫来鲍威队长,命令从现在开始,在八道河河口处,二十里的海面内进时武装巡逻……武器,就用火帽式米灭你步枪,同时,加强海面射击的训练。

  现在,这支流求卫队,在八道河河面上玩得很顺,但是海上可是大大的不同了。

  火帽式米灭你步枪,由于结构要比火绳枪复杂了一些,对v字簧材质要求也高,所以现在产量一直不高,尽管也招募了一些水平较高的铁匠,但是,几个月来才加工出三十几枝来。

  张国安要求所谓的武装巡逻,不仅要配备虎蹲炮,也要参与人员直接可以进行海面射击,同时要求一道河河口也是同样如此。

  张国安的感觉是有道理的。

  那个小吏回去后,一五一十的把他所了解的情况都说明了,并献上了果酒和鲸油。

  沿江制置使朱清说:“淮南之地有石炭,本官也是知道,招人开矿也不是难事,但是毕竟还会有花费……”

  他的兄弟张暄问道:“他们只有三百名士卒,而且只会拿着长枪和铁棍走来走去?”

  那个小吏说:“某看时,正是如此,但是他们建得城堡倒是坚固无比,一时难以攻进……”

  沿江制置使朱清说:“你看明白他们的盐池了?”

  “在下看得一清二楚,也打探出他们办法,那些工匠们都会建……只是那精盐说不大清楚,在下也看不明白……”

  他的兄弟张暄当时阴阴地说:“那个张国安不是会做什么阵法嘛……不要杀了他,让他来出产……他还真是一个狠角,吊死的海盗就挂在河口来吓人……”

  沿江制置使朱清说:“此事不用我等出手,差个外人,去密州一带招募吧……他们还建成了船厂?到时候正好可以造船。”

  他的兄弟张暄笑着补充说:“更重要的是,那里竟然还出产粮食!等着他们占了后,我等正好接过来,正好算是我等抢回来的,该如何与大宋交往,还是如何交往,这一票就值了!”

  那个小吏马上媚笑道:“可以让他们一起去鱼岛(舟山群岛)准备,那里离流求岛甚近……”

  沿江制置使朱清高兴地拍了一下桌子,说:“好办法……正好摆脱与我等的关系,这样,你先带着人去建个寨子,在那里留几条大海船,然后就回来,让招募的人去那里休整……他们有三百士卒,我等招募一千人,经费嘛,大部分就用这个私盐了,事后还分他们一份收获!”

  他的兄弟张暄点头认可,补充说:“我等去为占地方的,城堡坚固,可以围而不打,早晚他们会降了的……”(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