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那个能干的小吏

第一百九十九章 那个能干的小吏

  接到了沿江制置使的命令,那个小吏当时就心中大喜,这样的活计,他可以捞到不少好处。

  他当时就从账房那里支取了各项费用,又去领了若干物资,便带着七条大海船和一些工匠出发了。

  他对八道河河口的很多事物都感兴趣,占了后,至少他可以喝上不花钱的好酒了。

  他把那些费用扣下一些,揣进了自己的腰包。

  舟山群岛在这个时空被人统称为鱼岛。

  在那面的时空里,它的东面是东海,西面是杭州湾,南面与浙江省大陆隔海相距3千米,北面是长江入海口。

  它本来是一个重要的交通要冲之处,但是,南宋政府却对这里毫不在意,海上类似这样的地方多去了。

  舟山是海岛丘陵区,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由于附近海域自然环境优越,饵料丰富,给不同习性的鱼虾洄游、栖息、繁殖和生长创造了良好条件。

  因此,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以渔业资源丰富而闻名,所以大宋人称之为鱼岛,但是,大宋人,可能是受北方人的习惯影响,他们更偏爱吃河鱼。

  所以,海鱼,除非是出名的几种或是新鲜的,在大宋并不算是好卖。

  这一点从张国安一直想大力销售海鱼干,但是却不算好卖的表现上,就能看出来了。

  这逼得他不得不降价售卖,后来他又不得不去搞鱼肉松深加工,这样才好卖了些,算是刺激了八道河河口的渔业发展。

  没有强大的渔业和商业,他拿什么吸引大宋的商人跑来跑去的?

  更为重要的是,渔业的发展还会给他提供了将来远洋航海的技术人才储备。

  所以,张国安也如大宋政府一样,对近在眼前的舟山群岛看都不看一眼。

  这个时空的渔业资源,就像是木材业一样,想要多么有多少。

  鱼岛,现在就成了小股海盗的天堂了。

  这里的天然深水港湾多的是。随随便便就能找一处合适的地方,在七八两月,或是冬季时,可以轻松躲避巨风。

  那个小吏还想把建寨子的钱省下来。

  临出发前。他对参与送船的诸多水手说:“我等是沿江制置使的人,安定一方也是应有的本份,船上刀枪棍棒都有,不如把鱼岛上的海盗都抓住,让他们干活!抓到一个活的海盗给五百文!!”

  鱼岛上从来就没有过大股的海盗。因为这里的地表水系不发育,多源自丘陵腹地,呈放射状蜿蜒入海。

  水系受海岛规模影响,流程短,汇水面积小,受暴雨影响,水位暴涨暴落,易引发山洪等自然灾害。

  只能用打井的方式来解决日常用水问题。

  当时诸多水手轰然响应,一些工匠竟然也要参加,他们人人都知道那鱼岛上肯定都是小股海盗。他们才是最大的势力,这个时候不挣钱钞,什么时候来挣??

  那个小吏只在乎劳力的问题,哪里管谁去抓呢,便欣然同意。

  一时间还众志成城了。

  不出两日,他们便到了鱼岛。

  由于人多,他们开始气势汹汹起来,逐个去可能有人住的地方抓捕,别说,还真抓到了一二百人!

  这里面真有海盗。但是也有上岸休整的渔民,但是那个小吏审讯时好一顿拷打,结果都成了海盗。

  劳力还是太少了------那个小吏冲着一些在海面上依然有打鱼的渔船指了指,说:“把他们也抓起来。好好审一审!”

  此地也属于吴越文化的一部分,海鱼干不好卖,但是,不代表没有吃新鲜的海鱼的人,因此还是有一些渔民的。

  他手下的水手们马上就明白了,是不是海盗。咱们要审一审再决定。

  他们还是靠着人多,驾着几十条小船,把那些渔民都包围。

  那个小吏这一下子真高兴了,劳力现在变成了三百多人,够用了。

  许多渔民叫起撞天屈,但是,那个小吏拿出来官威了,说:“你是不是海盗,做完活后,再细细审你,若是再叫,某先打你一百杀威棍!”

  渔民们一缩头,真害怕了,这里真是这个官人说得算了。

  在这个空间,舟山的海岛丘陵里也是遍布野生竹林。

  他们就地取材,而且劳动力足够用,便在群岛中最大的一个岛子上,挑了一个背风处,很快就建起了一处山寨。

  这里以后将是那个小吏的一个据点了。

  南宋政府在这个时期绝对是鼓励村民结寨自保的,他们认为这样有利于防止敌人采用就食于民的策略,却不会担心村民搞什么名堂而想办法拆了它。

  所以,那个小吏对于修寨子毫无心理压力。

  寨子里还专门淘了水井。

  那个小吏看了看周围,感觉基本生活没有问题了,他便除了那些真正的海盗外,把其它的渔民都放了。

  他也是入伙好多年了,是不是海盗,心里还是有数的。

  那些海盗,他直接罚他们做苦力了。

  他留下了一部分手下和五条大海船,直接回去报信,他的任务完美地完成了,而且还捞了一笔钱钞,这都是过去当县吏时,练出来的办法。

  大金那时候也是全面照搬大宋的官制,地方人不做地方官,无论干得好坏,一律三年后就走人。

  所以,吏在管治区内的权力和作用,往往要大于官员。

  他们很容易有资本和时间遍交天下英雄,当然也更容易发家致富。

  由于他们是当地人,而且还可以家族继承,所以一个管治区内往往会发生家族化式管理,也所以,他们对改革的促进或是阻碍的力量是相当大的。

  大宋也搞过反腐,但是只是在官员层面,真不知道为何没有触及吏员。

  事实上,这样的反腐,可能作用不大。

  那个小吏向沿江制置使朱清汇报了自己的好成绩,沿江制置使朱清一高兴,又给了他一笔打赏,那个小吏的收入又增加了。

  沿江制置使朱清现在非常高兴,因为他们找的外人很快就招募到一千多人的海盗。

  当然,很容易招到海盗是与当地的社会原因和环境原因有关系的。

  鞑靼强盗们管理地方的方法是,核心岗位上,必须是鞑靼人当官,其它的,都交给小吏们办。

  他们只负责发号施令。

  鞑靼官员喜欢圈地养草,小吏们就冲着普通农民下手。

  当地拥有田产最多的不是他们自己的家族,就是和他们多年有关系的,不好下手,当然只能冲着普通农民去了。

  失地的农民如果有手艺,可以转变成工匠;如果有本钱,可以经商。

  什么都没有的,因为他们靠着海边,只好当海盗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