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零二章 人傻钱多

第二百零二章 人傻钱多

  开水上妓院的贾安,现在的生意好过极了,下班,休息日,他那条海船前有时竟然出现了排队现象。

  张国安想管一管,但是后来一想,那是人家两厢情愿的事情,他有啥资格去管呢?!

  他只好装着看不见。

  第二批次前来八道河口地区经商的是一些小行商,他们贩卖一些常见的日用品,每到节假日,小商贩们还多了起来。

  张国安当然无法把他们当成贸易对象,经济体量太小了。

  但他不能不管,总不能让他们乱窜民宅吧,于是就给他们划了一块地方,搭起了竹棚,责令不准上门推销贩卖。

  时间长了,形成了一个小市场。

  对他们的收税,让张国安头痛,他的一成税务都是针对成规模的商户,像他们这样的小行商,肉太少了。

  索性象征性地只收他们的坐摊钱,搭了竹棚也算是付出了,怎么也要有点回报。

  这些人都是组团跟着商船从临安府来的,看样子收获还不错,他们也在这里还买些松香、樟脑和皮具之类的带回去。

  接着,从温州、福州、刺桐一带,也渡海而来了一些商贩,甚至是私盐和皮子的中小走私贩子。

  对于这样的中小走私者,张国安不肯定也不否定,全当成正常的交易来往。

  又不是危险品,他没有必要去操心人家商品的去处。

  但是,张国安感觉有必要建起一个海关机构了,让它具有各种收税和商务的权力,否则自己可能会被商业的小事纠缠上,没有其它时间了。

  他挑出古剑山和郭子仁两个人负责组建流求海关。

  古剑山马上惊喜地说:“可以不用上课或是讲课了?”

  张国安说:“不是,只要有时间,还要上课,讲课不用你们了。”

  郭子仁说:“就我们两个人?!”

  张国安当时说:“不是,我已经安排人去招募账房会计等人了,相信很快就能招来------我现在给你们讲一下海关的工作------”

  听完张国安的一番讲解。又拿到了他写的工作纲要后,古剑山笑了,说:“这不就是市舶司嘛!”

  张国安一点也没有笑,说:“不一样。流求海关是归我管;市舶司是归大宋管!”

  郭子仁马上插嘴说:“主家,正是如此!”

  张国安准备开始考虑发展的第二个阶段,如何借大宋来推动自己的发展。

  他这一次瞄准了刺桐城,也就是泉州。

  两宋时期,泉州港经历了三次飞跃。其中两次在南宋,分别是:南宋初年,泉州港赶上广州港,并与广州港并驾齐驱;南宋末年,泉州港超过广州港,由此进入极盛时期。

  宋廷南迁,使泉州更加靠近当时的政治中心和消费中心,加速了泉州港的发展。

  宋代从海外进口的货物,大部分是香药珠宝等奢侈品,在大宋非常有市场。

  所以。大宋政府对海外进口物品中的一些利润较高的物品实行垄断式,比如乳香等香药为政府专卖物资,由市舶司全部收购。

  海外舶来品调运到临安城,沿途要耗费巨额费用,因此大宋政府希望进口香药的港口尽量靠近临安行在。

  按照南宋规定,泉州市舶司调运到临安行在限三月程,广州限六月程,所以泉州比广州更便捷,可以减少舶货调运的耗费。

  也因此,南宋朝廷格外重视和扶持泉州的海外贸易。泉州港一举成为靠近消费中心的核心港口。

  如果说,在一些小商贩眼里,这里是人傻钱多的,那么在张国安的眼里。刺桐城才是真正人傻钱多的地方,那钱还都是铜钱居多,可惜是埋在土里,正在重新变成铜矿。

  大宋南迁后,南外宗正司由镇江迁置泉州。

  随迁的,有大量的宗子及妇女。还在泉州州治西南袭魁坊睦宗院东设立专为教育皇族子弟的“宗学”。

  南外宗正司和西外宗正司迁入泉州和福州后,大批皇亲贵族定居泉州和福州,许多士大夫避难入福建。

  这样的上层人物喜欢享受海外香料宝货,因此在福建特别是泉州有了更大销路,成为全国主要的香料市场。

  这也是泉州吸引海外舶商贸易的一个因素。

  泉州港在南宋的兴盛,也有外部原因。

  宋代东南亚地区经济的空前繁荣,以及阿拉伯人海上贸易的兴盛,二者都需要一个巨大的海港,泉州港位置居中,并有优越港口历史基础,能同时符合东南亚地区和阿拉伯人海上贸易的需要。

  张国安听那个行首刘钱介绍过那里的蕃人情况。

  当时行首刘钱说:“刺桐之地海港里是万国商,那市井中,可见十州人------”

  张国安知道,这个时候泉州文化发展是兼收并蓄,各地的先进文化,均能在泉州大地扎根繁衍、开花结果,加上刺桐港口的经济腾飞,使泉州成为全国对外开放、文化交流的“世界中心”。

  开放的泉州具有无限的吸引力。

  各色各样的外蕃人员,也随著“海丝之路”来到泉州,那些阿拉伯人、非洲人、欧洲人、中亚人、印度人、日本人、南洋人等等纷至踏来,使那里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国际大都市。

  张国安当然给他们设计了新产品。

  第一个就是以各种香精为主的产品。

  流求岛上的各色野花无穷无尽,只要经过简单的蒸馏,配上高度酒精,那就是最好的香水。

  安静经常擦的肥皂副产品甘油产品也要算上一个。

  还有一个拳头产品,那就是清凉油,只要有了樟脑和蜂蜡,张国安就能搞定它。

  给肥皂加上香精它就是香皂,加上硫它就是硫磺皂!

  还有一个就是硫基染料、酒精染料及其配料,他就想看看,当以吨为级别的化工染料出现在那些自称为喜欢白色的民族或宗教面前,他们以后还会不会这样说了。

  当然,皮具产品也是重要产品。

  安静参与了张国安的计划,她说:“你不要亲自去了,不如让那些小商贩自己去贩卖吧。”

  张国安说:“小商贩的级别不够,把东西交给行首刘钱,他一见就知道如何操作了,咱们发家的这些会子,都是他给弄来的。毕竟他比我们更了解这个时代的蕃商。”

  “现在那泉州城里蒲家势力最大吧?”

  “没有,他们还正在等机会,哼,他们可能没有机会了!”

  安静明显不希望张国安亲自去泉州,见他也没有打算去,就高兴了。

  这个时候,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琉球群岛中山国的太子竟然能来这里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