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零五章 猥琐,但是真实的梦想

第二百零五章 猥琐,但是真实的梦想

  张国安当时看到那五艘海船缓缓进到了河口时,心里便有了打算。

  他依据上一次的经验,迅速做了布置------这让黄祖和鲍威队长都直发愣,他的打法很好啊,莫非这世上真有阵法的天才?!

  张国安命令城堡上的任何火炮都不许先放,要听到这面枪声响起后,再打船队的最后一艘,一艘也不能放跑!

  当时,八道河地区劳工们的表现让张国安大为欣慰,他从没有宣扬过什么,也没有小恩小惠过,只是给了他们正常的劳动报酬,还有一个许诺,土地肯定是要分给他们的,他和安静可不想当大地主;牛和房子,也可能提供给他们,严格的说,这本来就是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

  张国安和安静只是这过程的组织者和指挥者,没有了这些劳力,他们两个啥也不是。

  当然,没有了他们两个,这些劳力也可能正在过着悲惨的生活。

  他们的相遇是偶然,但是能发生现在这样的情况绝不是偶然,这里面有原因。

  连开妓院的贾安都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比大拇指粗不了多长的木棍子,颤颤微微地跑到张国安的身边,似乎也要打海盗的样子。

  张国安本来不想搭理他,但是他至少做出了一个姿态------也要来保卫八道河地区!

  张国安说:“你为何不随着妓女们往上游跑?”

  他知道,这个贾安一听说有海盗来了,赶紧让自己租来的女上妓院升帆往上游跑。

  贾安听了后,还有些愤怒呢,他说:“小的刚刚有些积蓄,也和姐妹们商量了,要在这里盖一处正经的宅院------但是海盗来了,若是他们抢光了这里,小的就是带着她们走遍天涯也难寻这样的地方了,再说。若是真让海盗占了去,小的也是跑不了了。”

  梦想,他有一个猥琐,但是真实的梦想。

  那个开皮具坊的于联老板也来了。还领着一批工匠,他们手里都拿着半尺长的割皮刀子。

  于联老板怒气冲天,眼睛红红地说:“他们定是听说这里能出彩色皮具而来的,定是要抢我等的皮具,在下还请张船首为我等做主!”

  自以为是。这是真正的自以为是,他竟能认为那么多海盗只为了抢他的染了色的皮具。

  张国安只能笑而不语,不紧不慢地指挥大家藏好了,诱敌深入。

  张国安的信心来了,他甚至都不想动用微冲等现代武器,毕竟子弹越打越少。

  他敢断定,这个时候,似乎不是关键的时候。

  结果,那五条海船果然深入了,竟然还想着去停靠在码头上。

  张国安把指挥权交给了鲍威队长。他和安静两个人拿着他们的微冲在旁边看。

  他们两个还不知道,他们手里的武器,已经在八道河口成为了天神才有的大/法器,不是他们两个自己说的,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

  张国安船首和他的娘子,有天神才有的大/法器!

  所以,还怕什么?

  当鲍威队长看到时机到了,他高声命令开枪!

  这一轮射击立刻见了成效,倒下了十几个海盗,但是紧接着是第二轮。第三轮------流求队员们没有在乎那火炮的发射声,平常听过好多次了,但是海盗们听起来是惊天动地了,吓得手脚发软。因为那一片烟雾中,竟然还有石球打来!

  当海盜们看到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很多拿着着各色武器的人后,海盗中的弓箭手们立刻干净利落地搭弓便射,他们现在在距河岸四五十米远的海船上,进行抛射时,也同样能伤害到人。果然人群中就倒下了几个人------

  但是,随着那啪啪声响起来,他们猛然听到了巨雷一样的炸声,那些弓箭手这时吓的都拉不动弓箭了,这是他们在大白天听到过的最大声了------这时,岸上的弓箭手们却开始发威,他们毫不客气地向着船上射去,个个手头很稳,他们也是听惯了炮声。

  和火炮的伤害相比,其它的伤害都不算是什么了,尽管他们还是用的石弹。

  城堡上的相思木火炮、青铜火炮尽情地喷着怒火。

  那石弹、石霰弹打在水面上,会激起高大的水花;打在船身上,会两败俱伤;打到了船的甲板上,同样是打出一片血花!

  张国安不舍得给他们铅弹或是铸铁弹,事实证明,确实可以的,对人的杀伤力,石弹依然有效,因为他们是守,距离上他们占了便宜。

  黄祖那一些的虎蹲炮队也证明了这东西果然有效,尽管它们发射时需要固定好。

  只要那海船到了它们的射界内,黄祖便“废尔”“废尔”地叫个不停。

  海船进了内河逆水而行,那动作自然变缓慢了,像是在水面上遭受鱼叉攻击的鲸鱼。

  黄祖看到那船上的人群中不时迸出大片大片的血花,不停的在他们的轰击下发出惨叫声,他在心里默默地记住了这个情景。

  张国安船首说过,火炮是战争之神,他终于在实战中体会出了。

  只打固定靶子,印象不会这样深刻的。

  当他面对的海船好容易逃出他的射界时,那海船的甲板上已经没有人,许多海盗终于学会了躲在船舷后,躲在船舱里,没有人再管那船帆和尾舵了。

  那海船的船帆上已经有了无数的破洞------它只能依着惯性,逃出生天。

  但是还是没有人敢露出身子来,就像第一条海船那样。

  这时,鲍威队长下了一个命令,喊道:“掷弹队员,上刀鱼船!”

  张国安心里揪了一下,有必要靠近了用手榴弹炸吗?!

  但是,未必不可!

  张国安看了一下安静,两个端起来微冲,只要有敢露出身子来的,他们来对付吧。

  掷弹队员们跳上了四条刀鱼船上,然后快速地解开了缆绳,他们快速划了过去。

  在火炮停止了射击的时候,一直处在旁观位置,而且敢于上前的劳工们大声叫起好来了。

  那个贾安小声地说:“打跑了海盗,我的姐妹们,一天不收钱钞!”

  于联老板则恨恨地说:“打跑他们?!全抓起来吊死他们!看看他们还敢不敢想来抢某家的皮具------”(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