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零六章 让古人挑出了错

第二百零六章 让古人挑出了错

  罗三郎的五条海船饱受了远远超过这个时空打击水平的打击。

  当各种声音都停了后,海盗们还在船舷下和船舱里趴着不动,各路英雄好汉从没有想象过还有这样的打法……真怕了。

  第一条海船上,罗三郎侥幸没有受伤……他紧紧地靠着半米厚的舷,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被那种啾啾作响的物件打死……死状可怕,现在甲板上倒着的人,每一个身下都有鲜血在一点点洇出。

  他心里大为惊恐,大为后悔,原来是朱清要送某上死路啊……

  这时,忽然从船外投进来若干个捣蒜石锤子一样的物件,其中一个还翻滚着到了自己的眼前,他想,这要是被砸中了,定会头破血流了。

  在他的瞳孔中,可以看到这个掌心雷的平面镜反射图像,还可以看到那掌心雷的尾部正在冒着青烟呢。

  张国安把捻制引火索的任务也交给了梅乐芝和穆木,这两个孩子果然稳当,一丝不苟地照着嘱咐来做,引火索的时间基本能保证在8到10秒内……掷弹兵们练久了,有的就大胆地延迟五个数后掷出!

  但是这样的人会受罚的,因为条例中规定最多三秒。

  处罚的内容是连做八十个俯卧撑。

  掷弹兵基本是刀牌手充当,玩刀的要有腕力和臂力,正好一起都带上了。

  连做八十个俯卧撑是张国安自己在年轻时的最高纪录,他估计大宋人可能达不到……没有想到,几个月后,他不得不把数量提到一百了,这样才有了震慑力。

  流求卫队的掷弹手们和其他队员划着刀鱼船,飞快靠近海船十步左右的地方后,掷弹手一手套着盾牌,同时拿着火绳,另一只手开始掷弹了。

  他们的同伴举着火帽式灭你枪,警惕地观察着比自己的船高很多的船舷。只要有弓箭手出现他们定能先行打去。

  但是,他们真害怕了,没有人敢露出身子来了,他们不知道那可怕的声音还会不会再响起来。

  第一个投完的掷弹手看了看其它刀鱼船上的队友们。他们也同自己一样准备炸响后,再投。

  因为他们在有一次的训练中发现,如果不论批次的投掷,很有可能先炸响的掌心雷会把还未炸响的,炸到想象不到的地方。

  比如有一次。他们在训练时,有一枚就被炸回到他们的眼前,幸亏他们都有稻草草包装土的安全垒,才没有出事。

  张国安事先也没有想到,他哪里懂掷弹兵的训练,只能说这样的摸索很有用。那掌心雷如约在五条大海船上炸响了,掷弹手们又开始投掷第二轮了,这一

  次他们很鬼头,延迟了足有三秒钟后,他们投出了掌心雷。

  这又是他们在训练中的经验了。他们发现如果投早的话,除非不知道是什么,否则很容易被别人捡了,再丢回来。

  果然,当大海船上有大胆的人想去捡那个物件时,还没有等到丢出,就在他手里炸响,让他变成一朵大血花!

  这个时候,海船上的人终于明白这样下去,他们会被活活炸死的------终于。

  有人开始跳河了,飞快地向着对岸游去,还有人深深地钻进了水密舱里。

  这时,安静先放下了枪。说:“国安,算了吧------”

  张国安等到他们投出了第三波次的掌心雷,高叫了一声,喊道:“丢下武器,举起双手,饶尔不死!”

  一直在岸上旁观的劳工们。大声笑了,也跟着喊了起来,这声音可太大了,似乎大过掌心雷的爆炸声!

  此时罗三郎已经被炸死了,没有人发布任何命令。

  但是保命重要,没有跳河的人,还有从船舱里出来的人,他们不再是英雄好汉了,真有高高举起了双手的人了,这不是他们能明白的战斗。

  最后,流求卫队队员们上船了,把他们一一押解了下来了,这一次战斗算是完结了。

  张国安开始计算自己的收获了。

  这时,张老实厂长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了,他目光炯炯地说:“在下有了收获,有了天大的收获!今后可不必怕海盗了------”

  张国安笑了,说:“你是说把火炮装到海船上?”

  “正是!”

  张国安这时眉飞色舞起来,这大宋人还是蛮聪明嘛!

  他快乐地说:“说说你的打算?”

  张老实厂长兴奋地说:“把那虎蹲炮钉在甲板上,等海盗船只距我二十步时,众炮打去,海盗船只焉能不败?!那弓箭或是床弩在海上,极不可靠,海风强烈啊!”

  张国安在心里叹了口气,你就不能想到建几个炮舱?!开几个炮窗??这很难想到嘛??

  但是,他对一个古人不能求全责备,便试图引导他,说:

  “张厂长,你别只看到那个虎蹲炮,那个炮太死板了,射界是固定的,你想一想,若是建几个炮舱,像那城堡上的火炮一样,还可以调整角度,而且风雨海浪都能避开,开一个炮窗嘛!还可以是拉开式的,用时再打开------你看如何?”

  张老实厂长当时就摇头说:“我刚才想过,万万不可如此------一是我船为尖底,船身不可太高,二是我有水密舱,不可变动!”

  张国安想了一会儿,他的脸有些红了,船型,船型不同,这造成了东方不可能像西方那样,产生出拥有几层炮舱的巨舰!

  这里面有对船只使用的认识问题,大宋的水密舱和尖底,有利于减少损失,提高航速。

  西方没有尖形底,没有水密舱,他们的u形底,可以让他们的商船可能建得高,而且能多运输,但是牺牲了安全性和航速!

  这时两种不同思维的产物,不能硬性混搭,所以张国安其实是自己想偏了------张老实厂长还真有可能已经想过了------

  张国安悠悠地说:“你知道机帆船吗?不用运货,专门用来做战的?”

  “------”

  好吧,他心情好了一些,脸不红了。

  更让他高兴的是,那个张老实厂长说:“不过,张船首的话有道理,那个虎蹲炮在刀鱼船上可用,那船小,可以用船来调炮,但是对二千料的大船,有些不适用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