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零七章 战斗的收获

第二百零七章 战斗的收获

  张老实厂长皱着眉头说:

  “不过,张船首的话也有道理,那虎蹲炮是过于------死性,不够灵活,可以把城堡上的火炮搬到甲板上,总之那里的船舷要降低一些,把甲板再加厚一些,即可。

  不过,甲板两边要处于匀势------”

  好吧,张国安心里感叹,这还是近一千年前的古人吗?分明是改成了炮位式,自己竟然被他领先了。

  当然,自己根本不会造船,而且可能自己什么地方也提醒了他。

  总之,这知识不可能从天上掉下来的,它一定有原因而产生的。

  张国安收获了五只大海船,但是其中那最后一只被火炮打得破破烂烂了,劈成柴火更好了,烧制成炭也行。

  这个事情交给张老实厂长去办了。

  他一点也没有怪张老实厂长刚才去哪了,等到打赢了,才出来,他只是一个大工匠,不能要求太多。

  职业分工不同,人的性格也不同。

  贾安和于联倒是来了,若是对方人更多,他们一点用也没有。

  只是表达了一个态度,他们真正开始站在八道河地区这一面了。

  这是真实的站队,不是因为怕。

  人们一定只热爱利益的来源,什么英雄伟人的,都是扯蛋了。

  那些游泳逃到对岸的海盗,差点没有被赶业的盐场劳工们拍死。

  还是张国安当时高喊着不要打死了,才没有丢了性命。

  张国安抓到了六百多名海盗,死的,重伤快要死的有三百多名,剩下的是受伤能养好的人了。

  张国安是又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这里极缺劳动力,这一下子解决了不少;担心的是,他们全是喝狼奶长大的,各种毛病全都有了。得让人看着干活。

  让谁带着好呢?

  还得是黄祖这个家伙。

  黄祖自己的收获也是不小,他通过这次交手,彻底明白了火炮的运用,他现在没有摒弃所谓的虎蹲炮。但是,不如先前那样当个宝贝了。

  他终于真心明白张船首不许多造它的原因了。

  城堡上的火炮,哪怕是那相思木炮,作战的成果都比他要大。

  何也?炮口可调也。

  他以前训练的时候发现,那虎蹲炮越是钉在地上牢固。越是有利于开炮的速度,所以,他都是用半米长的铁钉将虎蹲炮牢牢地钉在了地上。

  这样,他每一次开炮,都能把目标打得不成样子了,当时还骄傲呢。

  但是,这一次交战,他看得清楚了,就算是在河水中很慢前行的海船,最终也能逃出自己的打击。而自己钉得太死,要很多人,很长时间能拔出来。

  再要钉下去,目标都走远了。

  还是城堡上的那种能调整炮口的火炮才是正确的。

  这时,他又鄙视起张国安的小气来了,若是用生铁铸那霰弹,呵呵,远比石弹威力要大!

  哪怕是铅弹也可以!

  还有一点,他充份领教了火帽式灭你枪和火绳枪的差距了,平常开枪训练。他感觉区别不大,但是,在战场上,它们是不一样的利器!

  火绳枪必须要站队齐整。如此才能杀伤更多,但是那火帽式灭你枪,枪手可以打散开安排,而且可以单独发射!

  他亲眼看见,一名枪手连连击杀第三条海船上的水手和弓箭手,几乎可以枪枪打中。要知道,那可是百步之遥啊!

  说实话,黄祖只在书上见过有百步穿杨的神功,在他的经历中,他从未见过------当然,一次射中,也许可能,但是,用张国安船首的话讲,重复实现性太差了,一切都是传说。

  他心里不由得又产生了冲动,要拜张国安为师,习得科学阵法,修炼出一身的好本领,随便拿出一样法器,定是让所有人惊骇万分。

  但是,他先前提过了,可是张国安船首却让他与那些少年郎一起上课,先学好小学数学与几何。

  他知道这不是羞辱他,而是修炼自己的性子,但是,与少年郎一起听课,实在不如演军痛快,而且,他认为自己有些屈才了,张国安船首经常有不识得的文字来求教于自己,那么自己何必学那些乱糟糟的数字呢?

  他理解不了,若是修炼自己的性子,何不让自己与卫队一起站列?

  长枪手要站列齐整,火绳枪手更要站列齐整,这个训练从来没有中断过,站一个时辰两个时辰都属于正常,何必听半个时辰的数学与几何呢?!

  但是,这是张国安船首的要求,不这样就学不会科学阵法------他认了。

  黄祖得知张国安船首招他见面,心里便打定了主意,修炼性子,他听从安排了,别说和少年郎们在一起听课,就是小娘子们也成。

  一直跟着他的那个小尾巴,终于让安静船首带走了,现在可以老老实实地呆在育种育秧基地里了。

  他内心十分感谢,听数学和几何,算是报恩也好吧。

  张国安对黄祖说:“你去和鲍威队长一起审讯那些海盗,我必须知道他们的一切,你来主审,方法和手段------什么都可以动用,有必要吊死就吊死!”

  黄祖说:“我要学习科学阵法,可以从数学和几何开始修炼。”

  张国安说:“听课可以,你打造一些绞刑架,我还不信就建不起威慑力了!”

  黄祖说:“我也要指挥火帽式灭你枪队!何必绞杀他们呢?又不是鞑靼人,让他们终身劳动为好!”

  张国安怒视黄祖说:“如果我们打不赢他们,他们就会杀了我们!你装圣母嘛?!”

  黄祖大胆地迎着张国安的怒气,说:“在下不知圣母为何物,只知道《宋刑统》中所言,其罪不可饶,但不至于以绞刑待之!”

  张国安怒极而笑了,这个小子还想着《宋刑统》,白眼狼一枚啊。

  “这里是流求大岛,不是大宋,不过,若是你想回到大宋,我送你回去!”

  黄祖吓了一跳,但是深揖了一躬说:“张船首,终生劳役,已非人道------八道河口地区毕竟还是缺长劳力,这是实情,请三思!”

  张国安总感觉自己的霸气没有发挥出来,他在心里抖了抖身子还是没有,到底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海盗们的犯罪行为未遂,被强行中止了------

  张国安伸出一根食指,用力点了一下,恨恨地说:“好!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要知道一切来龙去脉!”

  黄祖这时又深揖了一躬说:“但听张船主吩咐!”(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