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一十章 外交问题

第二百一十章 外交问题

  张国安对侯东方说:

  “外交就是公开的,合理的为本方占便宜,还要求对方配合。”

  “不为本方占便宜的外交,那只是内政的延续------那是假外交。”

  “在我们弱小的时候,我们更需要外交,因为强国无需外交。”

  “根据常识性的道理来交往。”

  侯东方认真听着张主家的话,今后,他要负责外交的事情了。

  张国安把一些底线告诉他了,比如,绝不可能帮他们出兵,但是可以帮助他们训练,人必须到流求大岛来,半训半工,期间费用,由中山国负责。

  考虑到运牛的问题,还把海船稍微改动了一下,还在船甲板上给安装上了虎蹲火炮,为此加厚了甲板,降低了几处船舷。

  侯东方吃惊地问道:“我还可以动用武力?”

  张国安说:“外交的延续之一就是战争,当然,这不是终极目的。”

  侯东方大使这一次带了三条船出海,他们算了一下对方的承受能力,准备换回五百头水牛。

  中山国太子异常兴奋,他知道,如果有流求卫队一半的战斗力,重新让三国统一的大计,可能会在自己的手上实现了。

  冬季出海,风浪高了些,但是却是正顺风顺水的时候,不到十天,他们便到了中山国。

  太子回来了,中山国国王坐着四人肩辇,亲自来码头迎接他们。

  侯东方大使当时在船上看到所谓的中山国,是一个比大宋的临安县城还小的城市。

  好在码头还是可以停靠下他们的大海船。

  当时中山国太子说:“侯大使,若是有了流求的骡马式水泥,这里也可以改建成你们的大码头------”

  侯东方想了想,说:“如果你们愿意交些许学费,我想张主家会愿意教授你们烧制骡马式水泥,你可以派出工匠嘛。”

  中山国太子高兴地说:“然也!”

  在中山国的王宫里,侯东方大使受到了隆重的欢迎。

  他发现这里人以说大宋以荣,但是。仅是上层人物才会,而一般的人说的方言他根本听不明白。

  晚宴上还有酒,但是他们不好意思上他们的米酒,和中山国太子带回来的水果酒比起来。太浑浊了,而且不醇。

  侯东方大使当时只喝了三杯,便坚决不喝了,中山国太子知道这个规矩,也不强劝。

  中山国国王是个干瘦的中年大叔。他会的大宋话不太多,年轻时也到过大宋,但是二十几年没有再去过,已经不太会说了。

  他笑咪咪地看着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郎在愉快地交谈着。

  等到最后,国王和太子让其他人下去了,现场只留下他们三个人,连侍者都叫走了。

  太子认真地把他看到的战斗说了一遍,毫无夸张和修改。

  国王听得非常认真,他惊喜地说:“天下还有这般厉害的武器?!”

  侯东方大使当时就给他们演示了火绳枪的射击。

  那国王看到三十步远的椰子被打爆了后,大喜若狂。如果真如太子所言,几百支一起打去,真就是无人可敌了!

  接着侯东方大使还给他们演示了相思木火炮。

  再见到那所谓的火炮将几十步外的木桩子打倒了一片之后,那国王直接过来拉住了侯东方大使的手,坚决要用牛猪羊来换。

  这个大家都事先谈好交换价钱了,一门相思木火炮也换一头水牛,毕竟可以开炮的次数摆在那里。

  不过,中山国倒是也能制造木头炮,但是,他们如同那火绳枪一样。只能依靠流求的黑火/药,后来他们也想试着换成大宋那样的,结果不行,效果太差了。

  接下来。太子陪着侯东方大使在中山国走了走,发现这里的人分成两种,一种是类似流求岛上的土著,另一种近乎大宋人,比如像国王、太子、一些大臣武将这样的。

  土著人在当地地位明显要低很多,大多会一些竹编之类的。

  太子对侯东方大使说:“我在八道河口看到过。你们竟然也可以让那些低等的土著人做活------我也准备这样做。”

  侯东方大使说:“他们要是学会了做活,与我们有何区别?”

  太子笑而不语。

  这里的人嫌弃土著人,认为他们懒且蠢,谁家要是用他们,会被笑的。

  侯东方大使还发现这里确实是水牛众多,而且他们的市集上,大多是以物易物,极少用钱钞的。

  这里竟然还能看到大宋商人和日本商人开办的商铺!

  那个太子指着那几家宋人开办的商铺说:“此处是大宋到日本商贸的必经之处,偶尔有大宋商人和日本商人在这里想互交易,但是远不及临安行在或是刺桐万一!令人感伤------实在是小国寡民!”

  侯东方大使说:“不要感伤,至少比我流求人口多。”

  “但是这里又没有流求岛那样的物件------此次出行,所得甚多!”

  这话是真的。

  流求岛送来商贸的商品毫无保留地被中山国全部吃下。

  这里的制盐法也是煎盐,产量甚低,守着大海,价格比大宋还高,这一点真是类似日本了。

  其实这个时空里,除了一些出产岩盐的地方,几乎都是煎盐,所以张国安放心让别人开建盐场,就从价格一点上,只要解决了交通运输问题,不愁卖的。

  接下来,侯东方大使与对方签署了军事支援计划。

  同意中山国派出一百名勇士,跟着侯东方大使去流求岛军训三个月,期间发生的费用一率用水牛和猪羊结算。

  这一次商贸的商品同样如此结算。

  这样,最后侯东方大使一计算,水牛要有八百多头了,猪羊上千了。

  太子有些担心,提醒自己的父王。

  “父王,会不会影响我国民生?”

  中山国王很高兴自己的儿子送到大宋学习成果,这样小的孩子,便能想到民生问题。

  中山国王高兴地说:“无妨,只要打下那两国------我们这里的民生就解决了,老百姓还支持我们的,你等我们悄悄把这个风声散布出去,让他们知道若是取了那两国,人人都有好处,他们会完全拥护我们!”

  太子想了想,父王的意思很明显,做事要人人均有好处,那样,什么人都会支持你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