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官家来了也要交税

第二百一十四章 官家来了也要交税

  百分之百的利润,或者更多,绝对会激发不良商人搞走私的欲望,而且他们的鼻子还是最灵的,很快就找到了八道河地区。

  古剑山和郭子仁两个海关负责人发现自己开始忙碌起了,几十石的海盐和精盐,几石的果酒,几十石的皮子,这都是生意,要做的。

  这时空的走私者,都是单桅小海船,竟然也敢横渡海峡!

  张国安没有办法追究他所出售的商品的去向,当然也不会关心他们会怎么出手。

  他关心的是,他到现在还没有遇到成规模来这里商贸的重量级别的海商,还是要自己送货上门,这个不合乎他的发展计划。

  如果他连蕃商都吸引不来,他就只好还要送货上门了,这占用他很多的运输力。

  至少现在,他更需要运输鸟粪石、煤炭和硫磺。

  所以,这次刺桐城蕃商团派人来的事情,张国安很重视,亲自出头了。

  领头的是一个蕃商,是居住在刺桐城的******回回商,在张国安看来,这个回回商除了能说一口流利的大宋官话,还有他的着装和做派完全类似大宋人之外,他就是一个百分之百的阿拉伯人。

  张国安盯着他灰蓝色的眼睛,听着他竟然以宋商自居,却把自己算成蕃商的介绍,心理上很不舒服。

  张国安领着他去了商品展示台柜看了一下。

  那里面放着目前八道河地区能够批量出产的产品。

  那个回回商还没有看里面的产品,就呆住了,他盯着那赛璐珞罩大惑不解。

  张国安为了展示柜台的防尘才加工出赛璐珞。

  这个工艺过程实在是简单,他把硝化纤维在酒精中溶解后,得到了火棉胶,然后在火棉胶中加进樟脑液体,让两名劳工在摇桶里反复摇动,最后硝化纤维就成了一种柔韧、硬而不脆的材料。

  最后再热溶,然后倒在光滑的大理石板板面上,同样也让两名劳工趁热用光滑的木棍碾压。赛璐珞冷却后由于和大理石石板的比热不同,很容易用竹铲轻轻揭下来,先用鲨鱼皮打磨一下,再用竹刀切去多余的边角。便制成大片的,透明度好而且有韧性的赛璐珞玻璃片。

  由于两人在碾压的过程中,可以用硬木架限定碾压的厚度,所以厚薄差不多是均匀的。

  那个回回商一开始小心地用手指点着赛璐珞玻璃片,后来力度重了些。他感觉那个神奇的物件只是颤动着,好像还有弹性!

  “此物怕水乎?售价几何?”

  张国安一直在观察他的动作。

  他原本也打算发展这个产品,可以制成各种工艺品,但是一想到模具的加工有难度,再说现在还有更好的发展手段,就不着急了。

  可是那个家伙竟然感兴趣了,这就好办了。

  “此物是深海神蚌的贝壳打磨而成,当然不怕水了,所以也贵了些------一块这样大小的------要一百贯钱!”

  由于没有参照物,他只能把所谓的成本乘以n倍后喊了个价钱。结果那个回回商心中大喜,但是脸上却露出嫌贵的样子,开始讲价了。

  最后以八十贯钱成交,而且一下子订购了一百块儿!

  张国安强烈怀疑自己要少了,想必他是要用这个来当窗户,但是那样似乎太奢侈了。

  结果这个家伙真的要当窗户用!

  他说:“此物还可以承受太阳的暴晒吗?”

  张国安算了一下可能的最高温度,说:“没有事情,只是这东西最怕明火!”

  那个回回商笑了,说:“海里出产,自然怕明火!”

  张国安心想。这货可能连大宋的五行之说都略通一些。

  他叹了一口气,土豪的境界果然不可能理解,一扇户可以要用上几百贯钱了。

  好吧,还是要大力发展赛璐珞玻璃片事业。

  若是以赢利为目的。再烂的手工业也比农业强。

  随后,那个回回商和他的助手,除了海盐和精盐场外,几乎把其它的产品都买下来了,而且双方讲价很厉害。

  张国安说:“你若是运到阿拉伯地区,哪怕是天竺地区。都是几十倍利润了,何必这样计较价钱?”

  那个回回商说:“不是在下计较,实在是受人所托,不敢愧对------”

  好吧,张国安心说,这家伙的大宋话似乎比我讲的还地道。

  那个回回商用自己带来的产品充顶了一些,然后补交了大量的会子。

  因为还有一些产品张国安不能马上提供,双方约好,下一次来提货时,可以以货易货或是补交会子。

  等到他们离开时,已经是第三天了,张国安招来古剑山和郭子仁,要补上这笔税务。

  古剑山愣了一下,说:“张主家,这些买卖不是自家的吗?”

  郭子仁也不明白,说:“哪里有自家收自家的税?”

  张国安一本正经地告诉了他们,说:“在流求大岛的周边发生的经济行为,就是大宋官家来了,也要交税,我本人也要交------你们收的税金,是单独列出的,账目一定要细,要经得起我查账。”

  流求大岛的海关早都成立了,也从临安城请来了几位账房先生,算盘技术还不错。

  这个时空的四柱记账法已经通用了,还是比较先进的,就算张国安本人也能够看懂。

  当时还给流求海关配备了二十名税警,都有火绳枪和冷兵器。

  张国安接着说:“税收,要用于这个地区的公共建设------你们暂时先听从我安排,以后会慢慢看懂的。”

  两个人只好点头认可。

  流求大岛对单个的行商小贩基本不收税,但是只要开始上了一定的规模,他们就要收了。

  这规模的界定是指单人单次运走,可以不收,但是要借助他人帮助或是多次运送,就要整体收税了。

  每一次纳税,都会收到回执,当然也会有存根。

  纳过海关税的海船,都会收到一个三角红旗,要挂在船帆醒目处,表明在流求大岛纳过税。

  这一次的商贸交易的经济体量,折成钱钞,差不多是先前所有商贩和走私贩创造的经济总和了!

  张国安在略显空荡的八道河码头上,目送着那三艘大海船的离去,感叹着自己生产力的不足,十天以后他们来取第二批货,现在差一点就买空了自己。

  他回过头来,赶紧去土豆和地瓜的加工厂,那里还有他们新产品。(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