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一十九章 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

第二百一十九章 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

  张国安设计的棉纺生产现在只能走以水力作为原动力的路子。

  八道河地区的那条拦水水坝已经把水面抬高了两米多,这已经改变了它原先是季节性溪流的特点,基本实现了两岸农田能施行简单的自流式灌溉,这也是张国安敢于再一次大规模开荒的原因。

  现在对这条水坝有了更高的要求了,需要它为水力纺纱和水力纺织提供较为稳定的原动力。

  这样,需要再一次抬高它的水位……张国安算了一下,这个水头至少要到三米五高!

  这个工程量不小,但是难度不是很大。

  张国安完全把去印度地区的远航安排交给了蔡二郎船长,让他组织人手,组织货物,责令半大小子小二和王征两人带二十名火帽式和三十名火绳枪手,十五名炮手随船同行。

  张国安观察过,这两个半大小子在海上训练时,表现非常好,也许天生就有能适应海洋生活的人。

  其它队员也差不多都是这样,要比其它人更适合。

  张国安专门找过他们两个。

  张国安说:“你们到了任何停泊地点,每一个人都要写一篇日记,要准确,不能夸张……两个人不能一样!”

  两个半大小子愣了一下,小二抢着说:“放心,张主家,我定不会让他抄袭我的……”

  王征一直认为自己除了比不上杨友行,写情况报告水平最好了。

  “哧!我如何会照抄你的?!上一次张主家还给了我一个良加的评价,而你是良减……”

  张国安没有理会他们两个的争吵,又说:“只能自卫,不得在别人面前炫耀武力!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打跑!”

  小二眼睛亮晶晶地说:“若是看到坏人作恶呢?”

  “……”

  王征不以为然地说:“没有犯到我,关我等何事?”

  张国安想了一会说:“只要可能给我们造成伤害的事情,就不要去管……一切以训练出一去能够完全适合海战的卫队为主!”

  两人半大小子马上干净利落地回答了,“是。主家!”

  张国安接着命令出发时,以王征为正队长,小二为副手;只要返航就以小二为正队长,王征为副手。

  其实这二十个半大小子。人人都当过带头人,组织过别人行动,能力不差的。

  这样张国安就放心的组织自己的棉纺事业了。

  如果说,他组织到印度地区的海贸,更多的目的在于训练出一批参加过远航的队员。那么,他需要通过建立水力棉纺厂培养出一批有一定技术的产业工人……

  一开始他直接跳过珍妮机,准备上马卷轴纺纱机。

  它以水力为动力,不必用人操作,而且纺出的棉纱坚韧而结实,解决了生产纯棉布的技术问题。

  但是水力纺纱机体积很大,必须搭建高大的厂房,又必须建在河流旁边,并有大量工人集中操作。

  张国安感觉没有必要在厂房上花费太大,所以最后选择了骡机。

  骡机在珍妮机绽子牵伸的基础上吸收水力纺纱机罗拉牵伸的优点。并加以改进。

  所以,它纺出的棉纱兼具珍妮纺纱机的纱细和水力纺纱机的纱坚实两种优点,似骡兼具马与驴的优点一样,因此定名为骡机。

  只不过它的结构复杂了一些,容易出故障。

  但是这个都容易克服……

  张国安找来了木匠和铁匠,发给了他们不同的三视图纸,让他们分头加工和打制。

  他感谢先前朋友们给他留下的底子:已经统一的计量单位和一些较为专业的测量器械。

  张国安现在可以骄傲的说,就算是分头打造的设备,做到精确到半个米毫的程度都没有问题。

  木匠借助木工机床加工图纸上需要的部件比较方便,而铁匠较为麻烦的是要不断的借用锉刀和錾子来修正。

  铁匠胡镇北现在正用一把锉子细心地打磨着一个罗拉牵伸件。它是由青铜齿轮传动的喂入牵伸机构,是整个骡机的关键件之一。

  所以张国安对它要求严格。

  铁匠胡镇北对张国安说:“张主家,这殷地安国的工具甚是好用,若是用坏了。如何再能得到?”

  张国安对他在上次海盗袭击未遂事件中的表现相当满意,这才是真正把这里当成家的人,和自己是可以同行的人,所以在技术上对他多加倾斜,可以让他使用更好的工具。

  张国安回答说:“这个没有办法……但是我们可以自己加工中碳钢工具,对付那个所谓的好铁还是比较容易。”

  铁匠胡镇北瞪大了眼睛。说:“若是真有了那v字弹簧钢一样的中碳钢……何不制成宝刀来出卖?”

  张国安心里说,这是又来了,就盯着冷兵器不忘……

  张国安说:“这台棉纱机要是能试制成功,会比一万把宝刀更值钱……可以让大宋人人有棉布衣服穿,你说是不是更挣钱?”

  人人都有棉衣穿!

  这个时空,尽管大宋已经是天下最富有的国家了,但是,还有穿着纸衣的穷人,甚至,还毫不在意的写在诗文里。

  陆游在《雨寒戏作》中就写过:“幸有藜烹粥,何惭纸作襦。”

  这个纸襦就是纸衣,陆游说还好有粥喝,不觉得穿纸衣丢人。

  铁匠胡镇北停了手中的锉刀,睁大了眼睛,看着张国安认真地说:

  “那土豆粉和玉米面都是天下一等的美食了,不争良田而产出甚多,天下人尽可食之而生;那海里的大鲸鱼也无数了,张主家轻而易举地取之,可活人无数了;现在,如果此棉纱机能让天下人都有棉衣可穿……张主家,你是天上掉下来,用神仙之能来帮助我等的吗?!”

  张国安笑了,说:“我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只不过是从殷地安国来;我也没有神仙的能力,只不过会些科学……法阵;谈不上我是帮助大宋,还是大宋来帮助我。

  我只知道,我和妻子两个人无法独自过上好日子,最起码让身边人过好一点,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就这样简单。”

  不知道铁匠胡镇北是明白了,还是不明白,他打磨了一会儿罗拉牵伸件,用千分尺测量了一下,看到还差了些,又接着精心锉起来。

  精铸、打錾、锉磨,他们就这样一点点关键构件加工出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