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二十章 希望有神奇的经历

第二百二十章 希望有神奇的经历

  当然,珍妮机还是需要的,那个简单,一个全木结构就能搞定,考虑到这个时空女人的体力问题,张国安只能设计成四锭式。

  这个要交给土著妇女们来纺强麻纱的,虽然仅仅是四个立式纱锭,只有一个手摇式纺轮代替,但是工作效率要比她们用手搓麻纱的方法提高了百倍之多!

  这个时空那些土著女人都不穿上衣的,仅在腹下象征性围了一个麻布裙。

  安静绝不允许她们这样……几乎是强迫一样给她们穿上安静式连衣裙。

  安静对张国安解释说:“这不是尊重不尊重风俗的问题,明显是麻布加工能力不行,他们男人倒是知道身上披着整块麻布……生产麻布的人穿不上麻布,太不公平了……”

  张国安说:“他们是群婚制,而且分工不同……算了,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源吧,把她们的生产加工能力提高。”

  于是张国安给了木匠图纸,让他照着打制几台,直接交给了安静,让她去处理。

  冬季,正好是处理苎麻的时节。

  流求岛上主要是生长野生的苎麻,过去土著人不知道集中种植,只是采来后,统统深埋在河泥或池塘里来脱胶,效率低,时间长,再加上两人用手对搓……可以想象她们的生产加工效率有多低。

  安静则直接用浸麻池来脱胶,只是往水里加入百分之五的氢氧化钠,就加快了脱胶过程,随后再加入碳酸钠进行高温蒸煮去除残胶,最后加入鲸鱼乳进行油麻……这样会使苎麻纤维变得疏松、柔软、滑润。

  土著女人不会说大宋话,平常大家要用手势沟通,但是,她们也知道什么是好麻……她们轮流摸着安静手里的麻丝,都惊喜地笑了。

  安静也笑了,大家的笑容都表达了一个意思,这样的麻丝纺出来的麻布一定会更柔软。穿着会更舒服。

  接着,安静细心教她们用四绽式珍妮机来纺成麻纱……由于动作简单,她们很快就学会了。

  随着张国安提供的四锭式珍妮机越来越多,安静把那些土著妇女们不管大小。都安排在一起了。

  她们集中在一个大竹棚子下一起摇着纺轮纺麻纱,很有一幅纯正手工作坊的样了。

  还有一些是来自东非的长手长腿的黑人妇女也参加到这里。

  当雅各雇佣的洗衣妇女伯托妮和布卡祖普小姐也随着他到了八道河地区后,好吧,三大人种的女人算是凑齐了。

  洗衣妇女伯托妮和布卡祖普小姐对安静的育种育秧基地很好奇,她们被这里经常飘出的各种香味所吸引。悄悄地靠近了。

  当发现这里完全由安静一个人说得算,而且只有女人们在这里后,她们没事儿时就跑到这里来。

  雅各没有亲自去天竺地区,只是让他两个忠实的听差皮埃特罗和西蒙去,他本人则留在八道河地区等着商站建好,他可不敢违背了蒲寿庚蕃首的命令。

  所以,当洗衣妇女伯托妮和布卡祖普小姐做完她们的工作后,她们到哪里去,主人雅各不管的,那是她们的自由时间。

  安静对她们说:“你们可以在这里帮工。会得到这里的果酒喝……”

  安静还做了手势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伯托妮是一个三十多的寡妇,黑头发蓝眼睛,而且身体结实;布卡祖普小姐是个老处女,红头发,一脸的雀斑……她们很快就弄明白安静的要求了,马上答应下来,不过是往仓库里搬运麻纱成品,或是帮助打草绳子或是草袋子。

  打稻草绳机和草袋子机都是很容易打制出来的,同样是全木结构。

  两个白皮肤女人开始也在这个地方兼职了,她们甚至还能吃上这里的麻辣土豆粉和土豆饼。所以也挺开心的。

  她们两个在意大利地区的安科纳城过得不算是幸福,要不然也不会接受远到万里之外的雇佣……虽然工钱高一些。

  伯托妮小声对布卡祖普小姐说:“真的没有想到,这里的女主人竟然这样高大而且美丽!”

  布卡祖普小姐偷偷撇着嘴,晃动着红头发说:“哼。美丽倒算不上吧,只不过有东方女人的高贵……她倒是真聪明,没有她不会的……”

  无论什么时空的女人,也不分什么地域,她们一定都喜欢八卦比她出色的女人。

  布卡祖普小姐这时候得意地说:“这里的大宋人为什么总是偷看我,你怎么认为……”

  “上帝啊。你想嫁给异教徒?!”

  布卡祖普小姐叹了一口气说:“是上帝不要我们的……让我们漂泊这样远……”

  “你一个月前还说感谢上帝让你看到这样美丽的城市……”

  “嗯哼,那只是看到了,但是我买不起他们美丽的绸缎……”

  伯托妮也叹了一口气,你还想穿上绸缎……那是属于贵族才行,只不过这里竟然在平民身上也能看到,真是无比富裕的大宋。

  布卡祖普小姐说:“我不理解的是,那个女主人竟然不雇佣上几百个仆人,过上天堂一样的生活,竟然也要参加劳动!”

  “是的,她不可理解,身上竟然没丝绸不说,我还听说她还亲手给男主人做饭,而且这里的男主人竟然也动手洗菜……想不通啊,连我们的主人雅各都不自己做饭……”

  布卡祖普小姐耸耸肩,说:“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我希望能有神奇的经历……”

  伯托妮默默祈祷了一句,但愿如此吧……两个人虽然小声说着话,但是工作没有停,伯托尼不停绞着绞盘,布卡祖普小姐及时地添加着码好的稻草,那草绳就越来越长了。

  草编是非常简单的工作。

  稍微复杂一点的是加工椰棕产品。

  海船上似乎需要无限的麻绳索,特别加大了捕鲸的力度后,更是需要各种型号的麻绳索了。

  椰麻绳索明显要比苎麻绳索结实,它只是比剑麻差点。

  这个工作只能由一些男劳力做了。

  张国安先前命令那些东非黑人尽量把野生的苎麻都移栽在一起,也教会了他们及时施肥和使用有机农药……这样之后,他就把大部分的劳力抽了出来,又抽了些土著男人,一起开始加工椰麻绳索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