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人可以没有国君吗?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人可以没有国君吗?

  张老实厂长对船用绳索的制造非常熟悉,因为这个时空的船厂基本上是讲究个小而全的,所有与船有关的东西大多都要自己来加工。

  他对张国安说:“张船首,椰麻绳索在海船上用处甚大,定要多多加工……只是不明白与那剑麻比起来如何?”

  张老实厂长对那些围在竹楼外的剑麻一直感兴趣……他曾经剥开过一片硬叶,从里面竟然直接抽出一根完整的麻丝来!

  他当时就去找张国安了,寻问此物。

  张国安接过后,轻轻一拉,便将这个六十厘米长的剑麻纤维扯断了。

  当时,张老实厂长还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张国安告诉他说,别急,剑麻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明年这时候你再看。

  于是张老实厂长就一直惦记上这个物件了……

  张国安笑着说:“放心,我的张厂长,那剑麻成熟后的它的纤维长不说,质地还坚韧,配上三成的棉纱,就是最轻最好的船帆布和输水管带,或是单独制成绳索或是鱼网,我保证会比椰麻好,至少不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不要急,还是等明年吧……”

  “……”

  其实这话也是张国安对自己说的,不要急……还有两年,鞑靼强盗集团才会大举进攻……

  但是现在,人家张老实厂长却是在想着自己的事情,他拿着张船首的高工钱,这已经是正常造船大工匠的两倍了!

  但是他没有认为自己比正常的工匠多付出了两倍的回报,所以只好带着工匠们好好做,尽全力了。

  当那支不大不小的海船商队准备好了后,他们在1266年第一个月的上旬,就要借着盛行的东北季风离开八道河河口地区了。

  在筹备的期间他们也从大宋那里用海盐和精盐换了一些必要的丝绸制品和较为精美的瓷器。

  雅各的那条从阿拉伯人手里雇佣的海船也是装满了货物。

  可惜的是,流求地区现在只能烧制陶器和一般性的生活用瓷器,张国安也想加工出大宋水平的产品,但是他请不到大工匠,这个时空。那些瓷器大工匠可是太牛逼了,请不到。

  最后能请到的都是一般的水平,烧制个日用品还是能用,可就大宋的水平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可那些工匠就这个破水平还藏着掖着的。怕别人学去了他们的技术!

  张国安有瓷业生产的很多电子资料,但是都是似是而非,现在没有时间,只能以后有空了,他再慢慢摸索。早晚会让流求岛的瓷器在大宋的瓷器行里有名气。

  远航商队要出发时,张国安亲自去码头送他们。

  这些人要在海上过除夜了……但是蔡二郎船长说:“张船首,某曾在海路上过了十多个除夜了,这一次实属正常……”

  张国安也叹了一口气,也许只有他和安静知道,他们正在和时间赛跑,所以大家都辛苦一些吧。

  好在半大小子王征和小二一点也不在乎,他们却对即将到来的新的旅程有些期盼,第一次出远洋呢。

  张国安还让鲍威队长领着这里全体的流求卫队队员到码头送行,在码头上站得笔直。左手持枪,右手行了军礼。

  这些军事礼仪都是张国安后来加上去的,他自己也许做不出规范动作,但是他可以让别人做规范了。

  可以这样说,这是张国安一个去大宋化的打算之一,至少军事礼仪上要大大的不同。

  王超和小二看到队员排着整齐的队伍,庄重地对着自己行了军礼,心里顿时热血沸腾,这些人都是我的兄弟和战友,我等离开。他们必定牵挂于我!

  王超激动地喊了一句:“全体都有了,向兄弟和战友们回礼!”

  海船上的流求卫队队员们也庄重地行了军礼……张国安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正是他需要一种状态……至少他在对那些半大小子们的培养上还是很成功的,从他们对自己不经意间表达的态度看。感情还是真实的。

  这个时候,他的信心更足了。

  至少现在在吃食上不用他操一点心。

  就算许多来这里开作坊的小老板,都愿意交一份份子钱来吃他们的食堂,可见他们的食堂是多么受欢迎。

  至于流求卫队自己办的军队食堂吃食上更好,而且不对外,这是张国安的要求。他必须要让自己的卫队有别于百姓,有自己的尊严和骄傲!

  大宋不肯给他们的尊重,张国安必须要给,而且要在实际上有所表现,目前主要体现在吃、住、衣和工钱上,将来还会更多。

  现在,张国安和许多送行的人一起目送那支船队离开了,黄祖小队长则把心思用在了张国安船首的身上。

  黄祖小队长现在以训练冷兵器为主,在冷兵器上,他确实是半大小子们中最好的,先前的训练中,四个半大子用去了枪头,包了棉花,抹了石灰的长枪与他一个人对杀,最后的结果是,四个人皆被判身亡,而黄祖只是大腿和胳膊上各中了一枪,被判了重伤。

  所以,大家对他担任小队长还是服气的。

  黄祖小队长还兼任训练虎蹲炮队,甚至吸取了上次实战的经验,对虎蹲炮做了一定的改良,改成了炮车支撑式的,这样可以方便调整炮口。

  战争是最好的老师!

  张国安笑看他忙着和工匠商量改进,心想,如果他能自己发明了架退炮来,那真是值得在历史上记下一笔,不过对自己来说是分分秒秒拿出来的东西,不着急,先看他们大宋人自己的思考。

  黄祖小队长格外注意张国安船首的原因很简单,不是深不可测的科学阵法,他有时候都已经麻木了,如果很长时间他不拿出把自己吓一跳或者想不通的物件来,自己都不适应了。

  黄祖小队长越来越感觉到张国安船首好像有意把他自己和他的什么流求卫队与我大宋区别开了……这一点,他感觉有些不舒服。

  人还可以没有国君和国家吗?

  黄祖小队长不是一个把话藏在心里的人,他真想要找张国安船首谈一谈,至少,这个船首一职还是我大宋命名的嘛!

  但是,训练任务一直很忙,不光是自己的队员,还有硫球中山国的士兵。

  只要一训练,见不到张国安船首,他总是忘了想与张国安船首谈一谈的想法。(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