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流求岛是我的

第二百二十二章 流求岛是我的

  话说那个中山国太子在八道河地区过得十分惬意,因为他眼见着自己的士兵们在黄祖小队长的训练下要成军了。

  现在已经是进退有矩,而且运用火绳枪和相思木火炮比较纯熟了,甚至在刀枪弓箭的配合上,颇有章法。

  大宋的军官果然了得!

  中山国太子手头还是宽松的,不时的就打赏黄祖小队长,但是黄祖小队长绝对不要。

  黄祖小队长叉手说:“太子殿下,张船首已经对我说过,为了这次训练,中山国已经付出了不少头水牛……对我八道河地区帮助甚大。”

  这是事实。

  现在,这里的砖瓦房越来越多,人人都知道,所谓的人人有房住是可以实现的;张船首趁着冬季时分,天天令人不停地开荒,好在那烟火离这里越来越远,要不然这里天天能闻到那难闻的气味,所以,土地不是问题了。

  这一次从中山国运回来这么多的水牛,仅仅靠着它们自己生殖繁养,将来一人一头牛也不成问题了。

  所以,张船首的许诺绝不是虚言。

  更重要的是,这些水牛中先前就有耕种水田之用的,至少也是看到过耕田,不是生牛,调教起来就非常容易了,当然,它们也可以用在旱田上。

  黄祖小队长也都是把这些看在眼里,他当然希望八道河地区越来越好了,土地产出的越多,他也是越是开心。

  先前,他也向张船首请求过,要了一些种子,仍然托人带回家乡,并详细写明了种植的方法和食用的方法。

  他那次从家乡托商贩带信儿,然后运来了一二百公斤的小圆铁球,个个都是指甲盖大小。

  这个让张国安感到尴尬,没有理由让自己的小队长自费办置军物……但是黄祖小队长却高兴坏了,马上令人试射。当然威力大涨,射程变短,黄祖小队长心里默默地把这个情况记下了。

  张国安马上与他商量那些费用,并告诉他下次不可以这样……黄祖小队长当时奇怪地问道:“我是自愿令家里人买来的。有何不可?”

  张国安没有多解释,只说了一句:“因为这个流求卫队的一切,只能听从我的安排……”

  “……”

  黄祖小队长一时无语,这是事实。

  黄祖小队长不要张国安的钱钞,却要了一些蔬菜种子。特别是那西红柿。

  他当时说:“不如给我一些菜种子,好让爹娘尝个新鲜……”

  张国安马上同意了,其实他知道已经有人偷偷地藏了些种子了……他不想管,因为根本就防不住的,只要不是大规模的偷拿就行了。

  所以像黄祖小队长这样公开为父母讨要的行为,他会大力支持的。

  中山国太子在前几天曾经跟随着自己的士兵们,深入到丛林中,看他们按照流求卫队的传统,围猎水鹿来实战演练,结果成功地猎杀到了一批!

  事后中山国太子满面通红地求教黄祖小队长。说:“此兵可战而胜乎?!”

  他当然高兴了,他看到他的士兵在猎杀的过程中,配合紧凑,特别是火绳枪与弓箭的搭配,还有长枪的挺进,如行云流水一样猎杀到一群水鹿……这些如果是南山国和北山国的士兵,也定能一战而胜,而且,他们还没有动用相思木炮。

  黄祖小队长当时叉手说:“看与何人为敌了……若是与流求卫队为战,怕是远远不行。但是对付小国士兵,应该可以了!”

  中山太子哈哈大笑说:“今生也绝不会与流求卫队开战的……”

  中山国太子这几个月来,基本上天天陪着他们训练,甚至偶尔也下场跟着比划。

  他看到那些比自己小一些的人个个能文能武。当然也很向往了。

  中山国太子当时马上就要带兵回国,统一大业这件事情赶早不赶晚!

  但是,当他向张国安求兵时,张国安犹豫了一下,他不想参于这样的行动中……但是,还是送给了他一批掌心雷和火折子。算是军火支援吧。

  张国安心疼自己的卫队,决定只出军火不出人。

  那个中山国太子当然也见过这物件的威力,当时欣喜若狂,表示非常满意,临走前又购买了一些货物,先行回去准备统一大业的行动了。

  所以,这个时候黄祖小队长就有空闲了,他便去找张国安船首,想与他闲聊一下。

  这时,张国安还正准备办一个好一点的除夜……这一年了,这些人也够辛苦的。

  他们手里有了一些钱钞,除了去那个“水上乐园”,或是买些小物件外,基本也花不出去,所以这个时候,张国安想在娱乐上让大家开心。

  他为此还正在拟一份除夜晚会的节目单呢。

  结果黄祖小队长难得地来拜见他了。

  黄祖小队长对张国安所谓的办公室设备也感到有趣,但是他忍着不去看,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清楚。

  黄祖小队长说:“张船首,人可以无国君吗?”

  张国安说:“可以啊,你看,我从殷地安国来到这里,就没有国君,生活不也不错?”

  黄祖小队长点头说:“是故,亚圣有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然而人可以无国乎?人若无国将会是如何?”

  张国安说:“可以啊,我从殷地安国来,就不打算回去了,同时,我又不是大宋的子民,你看,我生活不也不错?

  人总是自由的……如果你能承担了自由的代价。

  这里的人来的时候,可能不自由,但是我保证他可以自由的离开,比如,你现在就可以随时离开……你看,我没有了祖国,我也没有感觉差了什么……”

  黄祖小队长一时无语,感觉和张国安的谈话又是两路了。

  他想了一会儿,又说:“我大宋兼容并蓄……官家日益圣明,若是张船首投了大宋,落籍完全是可以的,还可以得到闲散官职……”

  张国安对此表示认同,说:“你大宋确实有接受、容纳的能力和胸怀,这一点不容置疑,赵家人现在的几步棋也下得不错,但是流求岛是我的,我为何要落籍大宋?”

  说完,张国安还拿着那些从硫球中山国来这里打工的人举例,说:“他们正是离开了他们的祖国才挣到这样多的钱钞,他们在他们的祖国里啥也不是……”

  黄祖小队长又是无话可说,因为这个例子是对的,中山国那批来这里打工的人员在这里打工也是十分惬意,因为张国安船首真的按月份和按劳动成果给他们开出了“高昂”的工钱,他们中还有很多人快到除夜都不回国。(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