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侯东方被老贾低看了……

第二百二十四章 侯东方被老贾低看了……

  侯东方还提着礼物拜见了刘钱行首,这时,他得到了亲切的对待。

  刘钱行首对这个远比平常半大小子高壮的少年郎高看了一眼,因为他拿的是张国安的名片。

  他心里明白,以后,怕是要常和这个少年郎打交道了。

  刘钱行首设宴招待了他,两人谈话甚是融洽,还共同设想了美好的未来。

  刘钱行首这一年的收入远超过去,一方面在于售卖殷地安国产品的利润大,另一方面在于自己办实业,当然,他是听过张国安船首称呼这个行业的。

  刘钱行首现在认可了“实业”这个词,从那个硫磺行业上看,果然收益非常稳当,没有淡季和旺季之说。

  现在就是珍宝行当的淡季,刘钱行首迫切需要新物件来提高销售额。

  张国安送来的花露水和赛璐珞玻璃救了他的急,所以他当然要高看侯东方了。

  送来的还有一些形状怪怪的蜡烛,侯东方介绍说,这些都是在蜡烛里面加了些蜂蜡,蜡烛更加结实……而且可以催情。

  刘钱行首当然也听过这些传闻,但是先前的蜡烛外形粗鄙,虽然要比大宋产出的要好上太多,连烛花都不用剪,但是,还不足以摆在珍宝行里……他当时就托人带信了,说了一番要注意产品包装的话。

  这个让张国安本人都不好意思了,当时只是嫌费事……算是人参卖出了萝卜价。

  他马上让人用硬木雕了不少的模具,还有管他什么香皂和肥皂的,全都不是平板一块了,都要在最后用模具成形,确实好看了。

  刘钱行首最喜欢的是那个赛璐珞玻璃,他前不久听闻有回回巨商全家都用此物当窗户……奢侈不说,房子里非常亮堂。

  他当时拿起一块,感觉轻柔而有弹性,极为透明!

  他马上就认定了,此物必然大卖……

  这时。侯东方说:“我主家称此物为流求玻璃……”

  刘钱行首微微一笑,那个张国安船首是真不会起名子啊,那样好的花露水,他非要叫流求花露水;那么好的蜡烛。他非要叫流求蜡烛;这又起这个名子……

  只要货物好卖,他倒是也不在乎名子了……好多大商都派人来这里找那个所谓的流求玻璃……已经这样叫了。

  刘钱行首说:“此物的数量能保证多少?”

  侯东方说:“刘行首请放心,我主家说过,无论别处如何,决定是先满足行首的需求。只要没有货了,只要通知到我们,定会快快送来……”

  刘钱行首对他们先前给蕃商供货的事情就有些小小的不满,又听闻他们竟然把商站建在流求……当然对自己的供货有些担心了,现在,有了这个保证,他这才放心了。

  刘钱行首说:“天下财富在大宋,大宋的财富在广州、刺桐、临安、明州、建康五城,这五城中,临安行在又是首屈一指了……”

  侯东方听出他的骄傲。只是默默的听着。

  同样的,刘钱行首也帮助了张国安行首不少的忙。

  张国安委托他寻找烧瓷大匠,他可能做不到,但是帮着订做一些弯弯曲曲,形状怪异的精品瓷器那还是完全可以的……珍宝行当和许多瓷窑的私人关系非常不错。

  侯东方依次打开好几个大木头箱子,他认真查看了一下埋在稻谷壳里的瓷器,由于形状怪异,他非常小心地翻看着。

  他不知道这些瓷器都是用来做什么,但是主家要它们一定有大用处,所以事先看一看有无破损相当必要……

  刘钱行首捋着胡子赞叹地说:“这些形状怪异之物。定是用来当作法器,何必自己来求人烧制……大宋官窑能人甚多,何不找寻他们相助?”

  这真是一句点醒了梦中人……侯东方马上认同了,本来就是为大宋设制法阵。如何让主家私下里求人烧制?!

  他当时就又去了西湖边的后乐园,这是平章贾似道的别墅,也是他办公的地方。

  侯东方递上张国安船首的名片求见时,结果又是那个门客接见了他。

  平章贾似道仍然没有理他。

  侯东方把自己的要求说了,而且递上了所需法器的图纸,开口便是要十套……那个门客对这个少年郎印象极好。而且也是瓷器的玩家,同样是玩家的平章贾似道当然在收门客时有自己偏向性了。

  那个门客看了半天看不懂,问道:“这些怪异的形状有何用处?”

  侯东方回答说:“主家结科学阵法修炼所用,我功力尚浅,也是难以参透……”

  好个门客好奇感大盛,说:“看这个形状,都是容易破损,十套哪里够……某给你定下五十套!”

  侯东方心里原本有一点的怨气松了些,虽然他确实不知道这些能做什么,但是主家要的物件,都是极有用的,一下子多了五十套,对流求岛一定大有用处……

  他又多等了一些时日,果然等到了那五十套瓷器,而且是官窑出品,还有正宗的印鉴。

  侯东方心里乐开了花,主家专门要的,一定比什么货物都重要!

  他马上带着雇佣好的艺人,还有一些换回的货物,又采买了一些年货,关键是那些瓷器,乘着东北季风,很快就回到了八道河地区……

  他如实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主家。

  张国安想了想,用我的名片求见老贾,两次都是一个门客接待,可能一是我派出的人可能他认为太小,二是老贾现在感觉牛逼了。

  张国安的人虽然在流求岛,但总是让人给他捎来临安行在的小报,弄到《邸

  报》就更好了。

  他着重注意那个什么《民声》报,而且越看越明白这完完全全是老贾在背后操纵的……因为很多软文,他太明白对谁有利了。

  所以,他从《民声》报上能看到老贾的布棋,然后从偶尔能得到的《邸报》上知道大宋的政策变化,对大宋的局势还是有些掌握。

  张国安说:“尊重,从来都是靠自己的实力得到了……两年后,我保证让你每一次去那里,都会让老贾亲自来迎接你……”

  侯东方乐了。

  张国安为这个春节晚会也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