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商贸的压力太大

第二百二十六章 商贸的压力太大

  直到再过完了上元夜的三天假后,八道河地区才又重新进入到了真正的工作状态了。

  在上元夜的三天中,不少工匠甚至是普通劳动力还真找到了相爱的对象。

  张国安乐呵呵地看见有男女在花灯下约会,甚至是有男子主动示爱。

  他笑而不语,只要让他们有交往的机会就够了,其它的不管。

  在这里,张国安努力要切开大宋对那些厢兵的束缚,有意让那些厢兵不去遵守先前大宋对厢兵的种种要求,而是要遵守流求岛的规定。

  违备了先前对厢兵的要求,或不会受罚,但是要是违备了张国安船首的规定,一定会遭受到流求卫队的体罚,甚至是劳役处罚。

  那些厢首们也慢慢完全倒向了张国安这里,除了张国安给他们开的工钱高之外,他们也看到了自己的前程。

  三年,不,还有两年了,这之后,他们可以在这里耕田种地,也可以在这里经商,甚至也可以开办作坊和工厂,哪怕也建起一个罗马式水泥窑呢?!

  他们看到了那些来这里开办作坊的人收入有多高了,而且随着大宋海商或者是走私者来这里购买货物的增多,他们的钱钞定会挣上很多。

  张国安船首反复说过,他们在合同期满后完全可以像别人一样行事!

  这就是让人感到美好的地方了。

  就算这二十几个厢首也有想在两年后回到家乡,他们也可以带着大把的钱钞回家。

  总之,张国安在对大宋或是海外商贸中巨大的顺差,让流求岛的钱钞十分充足,他当然不会把这些放进保险柜里,或者支援别国,坚决换成物资和当成工钱分发到每一名劳工手里。

  这间接使得越来越多的小商贩组团来这里,以至于最后要吸引到更大的商人。

  比如,流求玻璃不够用了,张国安不得不暂停向蕃商供货。全力供应刘钱行首的销售。

  张国安明白了,这个时空的巨商们一是对房间的明亮是很追求的,二是这可能是他们喜欢炫耀的攀比之心带来的效果。

  好吧,张国安不得不减少白酒的产出。加大酒精的出产,不得不把樟脑的提炼当成重中之重,甚至拒绝直接出口樟脑成品,全用来加工赛璐珞!

  没有办法,刘钱行首的定货都到了四位数了。

  这不是大宋在流失财富。相反,是大宋主管税务的部门在偷偷地乐,因为那些敢于大批购买奢侈品的钱钞,都是积压在巨商们钱库里的钱财,没有了这些奢侈品,那些巨商们是不肯拿出来,让商税司抽了税收去的。

  而且根据大宋的钱钞法,不会允许超过一定数量的铜钱出海的,所以,张国安也只是从刘钱行首那里收到大量的纸币。

  他也不傻。不会全把纸币带回流求,大部分换成物资带走,哪怕是买成百石的寒水石,结果又让商税司收了一笔税钱。

  这也是为什么,大宋官场上,只有一些官员批评当下人心求奢侈之风甚炽,却没有人敢提出要断了奢侈品进口。

  事实上,大宋垄断经营的,除了盐茶这样绝对的日常用品和国防用品,剩下的也都是奢侈品。比如各种香料,他们也是为了财政收入的提高。

  其它的,留给海商或普通商贩的经营窗口和生存空间,还是很多很大的。

  刘钱行首还要追加订货的就是蜡烛。甚至大宋政府也跟着订货,这个他们倒不是为了垄断,而是日常使用,还不想通过二道贩子刘钱行首购买,直接找到货源地了。

  张国安想了想,决定只给皇宫供货。其它的不管!以供货能力不足的理由推开!

  没有想到的是,日本那边也跟着添乱了。

  三原小井亲自去购买女子的行动,马上比先前有了更大的效果,从数量上看,已经是先前的两倍,足足四条海船的女子!

  除了海盐和皮子外,他也加入到购买流求玻璃和蜡烛的行列里了。

  张国安看到他带回的女子中,高丽地区的还占了多数,比较高兴。

  上一次带来的日本女子现在也还听不懂大宋话,只能当成土著女人和东非黑人女子,还有白人女子一样的使用,有些浪费。

  高丽地区的好,直接使用,能听能说大宋话。

  张国安对日本代理商三原小井说:“流求玻璃是极为昂贵的,那蜡烛也是平常蜡烛的十倍了,在日本不会有太多销路吧?”

  日本代理商三原小井当时马上说:“正是,日本哪里有大宋富庶------我只不过想给几个将军大人购买------”

  张国安有些高兴了,说:“你竟然能还你们那里的将军联系上?!”

  前文说过,日本国现在镰仓时代,是以镰仓为全国政治中心的武家政权时代。

  幕府最初实行征夷大将军独裁统治,三代以后权力转归北条氏之手。

  承久之乱后,北条氏的合议制执权政治达于全盛。

  此时镰仓幕府政权与京都朝廷政权并存,实行二元统治。

  幕府通过守护、地头掌握全国军、警权;朝廷则通过国司掌握全国一般行政权。起初势均力敌。

  不过承久之乱后朝廷被置于幕府经常严密监视之下,现在的院政有名无实,二元统治实质走向一元化。

  就在今年的七月,将会有一个三岁的小孩子当上征夷大将军,成为北条式的傀儡。

  所以,作为一个三原御家人的家臣,如果三原小井能认识将军,哪怕是一个守护,对张国安来说,都是好机会。

  三原小井莫明其妙地说:“我回家主那里后,直接把货物上交了,家主当然会安排售卖之事了------”

  张国安心里有些失望,但是,他面上没有露出来,说:“这样,我先给你拿上一些,你也先看看销路,不要积压在手里。”

  三原小井感激地说:“张船首,不要为我担心,只要在大宋畅销的物件,在日本就一定会畅销------”

  好吧,三原小井说的是真的,日本贵族对大宋的产品那是尊崇之极,确实好卖。

  张国安说:“那你除了用女子外,准备还有什么交换呢?”

  张国安肯定不要他们的折扇,也不要他们的棉布和麻布,都比不上大宋所产。

  “------在下可以用日本纸和日本刀交换。”

  张国安只能同意了。

  张国安还需要他们的铜,但是有些迟疑,要不要把足尾铜山和别子铜山告诉他呢?

  要知道,在后来的17世纪八十年代,日本凭借这两个铜矿,曾成为世界铜产品出口第一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