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贩卖军火是不是好生意?

第二百二十七章 贩卖军火是不是好生意?

  日本代理商小原三井原本马上就要回去,但是,他这个十天的休息日时,偶然看到了火绳枪社团像往常一样进行的射击赌博,当时就瞪大了眼睛!

  竟然可以这样?!

  他看到十几步外的椰子被打的粉碎了!

  要是换成带头盔的海盗呢??

  他躬躬敬敬地上前,对着打完一轮后正忙着装子弹的社团成员说,自己可不可以看一看此物。

  但是那社团成员不太礼貌地拒绝了。

  也不能说不礼貌,社团枪手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正在比赛用的枪,不允许别人碰,一切都要自己经手。

  小原三井有些生气,他马上又去找了张国安船首,说要好好看看那个物件。

  张国安船首痛快地答应了下来,火绳枪根本不是什么机密了,在大宋,每天打造的,可要比自己多多了。

  他带着小原三井去了八道河军工厂,进了大木门后,直接去了组装车间。

  所谓的组装车间就是装配火绳枪的最后一道工序,把已经装配好的铁件再装上木枪托和枪柄,最后再涂上桐油晾干。

  这个车间里的人大多是木匠,他们一起停了工,向张国安作了一个揖。

  张国安挥手让他们继续工作。

  三原小井这个时候欣喜若狂地拿着一把已经晾干的火绳枪认真观察,他学着他看见的样子,扣动了扳机,看到另一侧的一根小铁条果然转了一个半圆后,扎进一个开口铁盒里。

  三原小井问道:“这个火绳枪售价几何?”

  张国安想了想一贯铜钱的重量,说:“二十斤铜换一把,黑火/药另算------”

  这个时候,日本经常从大宋进口一些烟花爆竹,数量虽然不多,但是也弄明白了黑火/药的制作。

  更何况三原小井在大宋住了多年,也熟悉此物。

  三原小井说:“难到张船首的黑火/药不寻常?”

  张国安说:“是的。不一样------只有配上我这种黑火/药,才能有效果。”

  三原小井马上说:“可以,我能否先买上几支?铜,我可以下次带来------”

  张国安笑着说:“当然可以。你是我的代理商嘛。”

  张国安喊来一个木匠,让他带着三原小井去试枪场试枪,并教会他使用。

  他到底没有把两处铜山告诉他,感觉还不到时候,利用价值不大。

  现在。张国安不得不仍然加大了火绳枪的生产,因为这种类型的武器仍然适用于防守,现在可能还多了一个用处,外销也是个好办法。

  二十斤铜,大约相当于两贯半的铜钱,这可是纯铜,购买力与会子之类的纸币大不相同,高太多了。

  所以,通过琉球岛的中山国和三原小井的购买兴趣看,他打定主意了。同时要发展军火买卖。

  只要他的武器始终比这个时代高上一两个代差,他就放心。

  他的火帽式米尼枪仍然在加工中,可是他带的宗申正向三轮上的中碳钢板不久之后就会用光了,而适用于打制v字弹簧的“好铁”仍然没有找到。

  张国安给军工厂厂长胡镇北提出的标准是:只要能正常压弹三百次而不疲软或断裂,就算是合格了。

  张国安根本没有金属检测手段,只能有实证的方法来找合适的材料,好在那v字弹簧也很容易打制。

  所以,他有意从大宋各地买进所谓的好铁,但是到现在为止,胡镇北厂长试着打制的。竟然没有一个能达到标准。

  胡镇北铁匠刚被提拔成厂长不久,也急着见成果,他对张国安说:“张主家,几十下。上百下的也有,先用着,若是不行了就换一个威字弹簧可否?”

  张国安也发愁啊,他算了一下一场战斗中可能发射的子弹的数量,感觉一百次左右也是可以的。

  他说:“这样吧,你可以先将就用上。我再想办法。”

  胡镇北厂长别有用心地笑了,说:“我就知道主家定有办法,不应该来难为我老胡------”

  张国安没有理他,转身就走了。

  张国安确实要自己找办法了,这个时空与自己的时空不太一样。

  在现在的时空,大宋的铜比锡要贵上一倍多,所以,他们往铜钱里加锡,减少铜的重量,最高能达到百分之十四!

  但是在自己的时空里,锡要比铜贵上一倍多了,在那面人的眼里看来,这就是一种很傻的行为。

  时代和需求决定了物质的价格。

  张国安查了一下弹簧材质的资料,决定上马锡磷青铜。

  人类历史使用最早的合金,就是铜合金了,古人很早就发现,加上锡后,青铜的硬度加大,熔点降低------这个技术到大宋时期已经有两千多年的时间了,大宋的能工巧匠们现在还在用这个技术铸佛像、大钟什么的。

  也就是张国安改良了黑火/药的爆燃力后,给改成了近代意义上的火炮,否则他们就是能加工出来,也是大喷花的水平。

  锡磷青铜是含2%~8%锡、1%~4%磷,余为铜的铜合金。

  在那面的世界主要用作耐磨零件和弹性元件,它具备很强的抗疲劳性,弹力好,同时具有优良机械加工性。

  张国安想,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中碳钢,就得在大宋工匠最善长的领域里想办法。

  他首先去了鸟粪石堆场,那里现在差不多已经堆了五千吨以上的鸟粪石了,而且还正在运送。

  这工作是常态型工作,他们不只在一个岛屿上发现了宝贵的鸟粪石,而且他们还有好几百个被判刑的免费劳动力。

  纯正的鸟粪石毫无异味,是世界上最好的天然缓释肥,但是需要碾碎。

  所以,在那堆场上的水泥石板碾场上,十多头水牛拖着沉重的石碾在来回碾压着。

  从成分上来讲,鸟粪石是多种钙磷酸盐的混合物,包括钙磷矿、三斜磷钙矿、白磷钙矿。

  根据氮磷的含量不同,又可分为氮质鸟粪石与磷质鸟粪石两种,其中磷质鸟粪石含不溶磷酸盐,存在在大宋南海的岛屿上,那里是多雨、氮成分流失较多的地区。

  含有较为洁净的磷酸盐是白色晶体,成分比较混杂的则是黄黑色,甚至是黑色。

  张国安首先找出几块比较白的晶体,然后喊来几个劳工,让他们拿着那晶体当标本,在鸟粪石里挑选。(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