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三十章 运气和训练

第二百三十章 运气和训练

  鞑靼水军的那条双桅快帆船刚来到一道河地区海域时,就被城堡上的观察哨发现了。

  这里投放了三百名流求卫队队员……但是,他们其中好像没有张船首的家养小子,所以,这里的队员总有自己是一种二等成员的感觉,他们要做的比别人好才行。

  他们于是在陆地上巡逻得更远,“说服”了一股土著下山干活后,又击溃了一股想抢点什么的土著,可惜俘虏抓到的不多。

  结果,他们经常得到张船首的表扬……至少得到的补给和八道河地区是一样的,这一点很安慰人心。

  他们在海面上也坚持海巡,这一天刚巡视了一圈,刚回到一道河内,就接到了警报,说是有敌船在外面觊觎……他们回头一看,真有一条双桅快船!

  如何办?!

  带队的小队也认真观察了一下,说:“我等冲上去!可以将其拿下!”

  流求卫队的自信心不是盲目的,双桅快船不同战船,它上面没有床弩,最多是弓箭,而且人数也不是比他们多多少……他们几乎天天在单桅船上练习射击,一开始,只是在河面上,然后又在海面上。

  同样,他们把船头的虎蹲炮也练熟了,海岸上那伤痕累累的礁石,可以见证他们辛苦的训练……同样,他们知道八道河地区的队员们也正在如此的训练,年底,他们还会有军事演操。

  所以,他们不怕鞑靼水军的快船!

  那个小队长的话音刚落下,队员们毫不迟疑地掉转船头扑了过!

  这时,城堡里的其它队员也打开了大队,十五个队员也冲了出来,他们在码头上飞快地解开绳索,飞快地升起船帆……

  但是,他们队长的单桅刀鱼船还是抢先划出了一道河河口,向着那双桅快船尽了全力猛扑!

  鞑靼水军的那条双桅快船船长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条十几个人的小船向着自己划来……他们要做甚?自己这船上可是有三十多人,刀枪弓箭全有……当他看见后面又有一条小船也冲出来了。笑了,那条小船足足在半里之外了……

  他没有命令启碇回航,却对船上的五个弓箭手说:“等他们到了射程内,乱箭射回……我等不要他们的破船……”

  快船上的人都笑了。是的,白给都不要……但是看他们的衣服倒是齐整,只有巨商才会舍得给家丁如此打扮……

  快船上的弓箭手忙着把生牛皮弓箭上好……海上实在是太潮湿,不可能事先上好了弓弦来等着做战……弓弦若是变软了,必须用火烤干才行。船上一般不会用明火,所以,只能先把弓弦收藏好,待要做战时先挂上。

  床弩的弓弦也是如此。

  全快船的人都在微笑地等着那小小的船儿上前,一百步,八十步,五十步……这个时候那个小小的船儿自己停下来了,降了帆,上面的人不知道在忙着什么。

  全快船的人哄笑起来,你倒是上前啊。莫非你冲出来是吓人不成?!

  但是这个位置让弓箭手难受……若是在陆地上,可以抛射到,可是在海面上,这风力定能将弓箭刮跑……二十步内最好了,可以直射了……

  那个鞑靼水军快船的船长当然也知道弓箭手的为难,他看到后面的小船还要有一段时机才能上来,于是喊道:“启碇!我等靠近他们……”

  哈哈哈,船上的人又笑了……他们飞快地拉起大石头锚,然后调整船帆……咱们也冲上去!

  这个时候,单桅刀鱼船上的小队长看着队员们都准备好了。在起伏不定的船上,他们稳稳地用火折子点着了火绳……这条船上,可惜只有三把火帽式灭你枪,要不然。他们还可以离更远一些。

  小队长也看到船头的炮手把霰弹包也装好了,用长长的木锥子在火门处扎到了里面的丝绸药包,并把火折子吹旺了后插到了木锥子头上。

  小队长命令道:“集中射击他们的操帆手和掌舵手!废尔!”

  在起伏不定的船上,无论射箭和开枪、开炮只能拼运气和平常的训练了。

  小队长是在他们的小船跌进浪间的低谷时发出的命令……这是他们平常训练时得到的经验,宁可打高,不可打低……

  那艘快船刚刚提速时。快船上的人看见小船船头上的铁管子冒出了一股火光,“轰”的一声,无数黑点冲着自己的船帆去了……他们想做甚?!

  小船上的炮手懊恼地拍了一下船舷……他的这一炮只是把对方的船帆打出了几个破洞,那些在船甲板上,手持刀枪,集中站着的人,一根毛都没有打到!

  太不走运了!

  快船上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他们又看到那小船上的人,有仍然坐着的,还有站起的,都举着一根什么的物件,忽然也冒出了火光!

  感觉还挺好看的……但是立刻就有人不这样认为了,一个操帆手突然一声不吭地向后倒在了的甲板上,一动不动了!

  那个船长身边的一个兄弟则闷哼了一声,倒在甲板上大声惨叫着,他的肩膀很快洇出了大片的血……

  所有人都呆了,这是怎么了?!

  单桅刀鱼船上的小队长也顿时大恼,才中了两个目标……这根本不是平常时的射击成绩!

  其实若是以整条快船为一个整体目标的话,他们的射中率已经超过一半了……

  这时那快船上的弓箭手马上扬起了弓箭,狠狠地向着又在低头忙着什么的人射去!

  一阵海风袭来,那箭顿时飘乎起来了,只有一只箭是斜斜地扎在了小船上,入船身还不到一分……三十步还是太远!

  同样的,海风中,那些装弹的队员们也受了影响,他们有好几个人的引火药被吹散了,甚到有一个队员的枪通条都掉到海里了,他不得不从船舷边上取下一个备用的。

  由于他们天天训练,这样的情况经常出现,确实已经有经验了……

  那个小队长现在稳稳地站在小船上,双脚像钉子一样扎在船上,身子随着小船的起伏而起伏……他沉稳地装好了弹药,最后看都不看,随手就把火帽也装上了。

  快船上的弓箭马上又射了第二轮箭,这时海风小了些,双方的距离也缩小了,这五只箭有了力道,三支射中了队员,两支射到了船舷上。

  那个小队长没有理会擦身而过一支弓箭,他冷眼看到大约只有五名队员能举起枪了……他这时瞄住了一名弓箭手,稳稳地开枪了!

  不到三十米的距离,火帽式米尼枪发挥了巨大的威力,这一枪射穿了那个弓箭手的胸膛后,又打中了后面的一个操帆手!(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