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岂曰无衣

第二百三十四章 岂曰无衣

  鲍威队长、郭勿语副队长和黄祖副队长终于把他们的作战报告写出来了。

  这是三个人集体的结晶,而且,听从张主家的命令,在十几个半大小子们中间宣读了,让大家挑毛病。

  他们在一起久了,说话也不在意,挑毛病的人很多,有对的,也有不太对的,反正当时的场面就是挺乱的,黄祖副队长也在其中争到了脸红脖子粗的程度。

  他们的依据就是姚麦所画的水寨地图,这个已经得到第三方的多次认证,毕竟水军俘虏还是有几个的。

  他们三个设计的方案大体上分成两个波次的进攻。

  首先是要那条被他们俘虏的双桅快船和先前的五条战船,让这几条能骗开他们的水寨大门,只要不是强攻进去,而且对方事先没有防备,那么,他们就可以在水寨里打打杀杀了……

  当水寨燃起火来后,随队的第二波次的海船这时候从隐藏的地方赶来……

  完成毁灭水寨之后,他们把当地的造船厂和工匠,一切物件和人员都带走,时间上他们很充足的,距离他们一百五十里地内,只有胶西和墨城两地有不足百人的步兵或者其实就是大宋厢兵一样的水平的杂役们。

  只要击败了那些水军,几天或者十几天,整个黄岛地区,全是他们说得算了!

  张德培当时就说:“你们别忘了鞑靼强盗大军有骑兵啊……”

  郭勿语副队长当时就把他手里的大圆规,以黄岛为中心,又把圈子画大了一倍,说:“就算三百里地吧,最多是高密……哪里来的骑兵?”

  侯东方说:“我们如何能让对方相信我们是海盗呢?!”

  黄祖副队长解答了,说:“张船首给我等设计了一幅旗子……”

  这个时候黄祖副队长掏出一幅黑旗子,展开了,众人一眼看见,像是印了白色的骷髅头,和两根大骨头!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打这旗的人,哪里会是好人……

  黄祖副队长低声说:“一看就不是好人吧?我当时也是这样认为……但是张船首说,人好坏和旗子没有关系,反而是打着漂亮旗子的人可能更会干坏事……”

  好吧。如果大家都打这旗子,没有办法不让别人把自己当成坏人。

  侯东方想了想说:“那么以后会不会走露了风声呢?”

  黄祖副队长说:“那要很久了……或许事物就会发生不同的变化。”

  其他人又就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纠缠了一会儿,最后算是写下了比较严密的行动报告。

  这正是张国安要求的……集体的商讨虽然很容易陷入扯蛋的局面,但是,它有利于激发每一个人的参与欲望……参与欲望是表现一个集体是否团结的基本评价。如果总是一个人在唱戏,别人没有参与感,那么这个集体很快会崩溃的。

  这三个队长带着他们的报告书来水坝找张国安了。

  张国安此时正在和许多工匠试车。

  骡机式水力棉纺车现在已经完成整装,就等着开闸放水了。

  在原本漫水式水库的基础上,张国安指挥着众人利用冬季水位最低时,把整个坝体提高了近两米,这不得不让他整日在工地上忙碌着……这个工程量可不小,不是加高就行,还要考虑整个水面的围堵事情。

  工程量大了也有好处,可以自流灌溉的地方更远一些。

  对八道河地区来说。现在向更西南的方向发展才是正道。

  张国安叫他们三个也来帮忙,去水轮机那里加润滑油……他先前图方便,直接上马了平轴传动,这个大宋的木匠和铁匠都熟悉,好加工,好修理。

  平轴传动到车间里后,张国安再按照需要改成立轴传动……

  张国安知道这个时空的纺棉技术。

  他们是先梳棉后,将棉花用手搓成条状的棉絮状的线,再经过绕线棒,那是一种中间有眼的木棒。线通过木棒的眼倒吊着,使其旋转着,速度还算快,这样就扭成了线或是人力手摇式纺车进行不断地缠绕。

  但是这些方法的效率都太低。都比不上珍妮机,至少是四个锭子在纺纱。

  这台骡机则有两百个锭子,不管是麻纺还是棉纺,它可以抵上五十个使用珍妮机的工人了,而且,还可以昼夜不停。只要水力跟得上,照明跟得上。

  因为现在是枯水季节,加上春耕更需要水,所以,只能先是试车,看看有没有需要改动的地方。

  他们把收来的皮棉先都梳理好,接上罗拉牵引。

  张国安命令打开水闸门,结果近三米高的水头打在了硬木水轮上,借助人力辅助启动了一下,水轮机开始吱吱做响的轮动起来,空气中很快就有了鲸油的香味,那润滑油起做用了……

  张国安在车间里看到大家都做好了准备,便搭上了立式传轴,同样和几个工匠人工启动了一下,所有的两百个纱锭在传动齿轮的带动下,开始了转动。

  不管是木匠还是铁匠,他们都是眼睛亮亮地看着这台机械的运行,一条条棉纱都像是自动的一样向着纱锭走去!

  没有棉纱就没有棉布啊------大家心旌摇动地想着,若是张船首真的能把什么水力织布机也能造出来,那这里出产的棉布真是天下一绝了!

  张国安却有些失望了,他能看到有的纱锭转动时出现了轻微的跳动,这说明蜗杆齿轮和传动齿轮的结合有问题,更重要的是,目前看,也就能带动二百个纱锭了。

  一切等到丰水期再说吧。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水头下降了,存了好多天的水,一会就用完了。

  张国安让人关了水闸,然后让众人看看那纱绽上的棉纱。

  工匠们赞不绝口,纷纷赞叹张船首真是有鬼神莫测之工!

  这样的赞扬对他来说是无用的,他要的是他们能明白传动的几种基本方法,他们能真心理解了,才能真正提高整体机的质量。

  如果他们都不知道怎么运行,根本就不会有提高的想法了。

  接下来,就是在水坝的另一边,再解决水力织布机的问题。

  张国安对那三个队长说:“你们看到了什么?”

  鲍威队长说:“看到了效率!”

  郭勿语副队长说:“看到了节省人力!”

  黄祖副队长悠悠地说:“若是推广开来,天下也许无人再说‘岂曰无衣’了------”

  张国安点点头,说:“愿意和我学的,我不反对------”(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unansongtonghang/6075917.html